2007/07/03

Just Edward Yang

小小離題,話楊德昌

這幾天報紙都談著台灣新浪潮導演楊德昌去世的消息.我的心情很複雜.我有時在道德和才氣二者之間找不到平衡點.他就是個例子.

在台灣新浪潮二大導演:侯孝賢與楊德昌,我承認比較喜歡後者.他的現代都會風格,讓城市中成長的我比較有共嗚.看他的<青梅竹馬(1985)>、<恐怖份子(1986)>、<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1991)>、<獨立時代(1994)>著實令我熱血沸騰.不像後輩所說,受到他作品的啟發,立志出國學電影.當年看完<恐怖份子>,我「恨死」楊德昌,它完全破壞我的電影夢:台灣有人可以拍那麼好的電影,我不必走這一行了.

我的某一任女友(Fruit又要吃醋了)珍藏一幅<青梅竹馬>限量版電影海報,整底碎花綠葉,上方只放了幾副小黑白劇照.編排很特別,卻看起來非常有韻味,市面上恐怕不多見了.

(*我寫這段時Fruit正從大連機場打電話回來,嚇了我一跳.當地此時氣溫攝氏22度,我的屋內則是29度.真的比大台北盆地要涼爽多了.)

另一方面,蔡琴是我頗為敬重的藝人.可能同樣身為山羊座,會特別讚賞敬業和堅持的美德.當一堆女歌手最後不是嫁入豪門,就是星光暗淡,像蔡琴如此單槍匹馬,勇往直前的專業藝人,真是有為者亦若是.我曾看過蔡琴執筆的一篇文章,她寫到有一位青梅竹馬的男性好友,是位男同志.兩人相知相惜,彼此扶助,在不順利的時候,甚至會互開玩笑:我們結婚吧.或許,是因為她的gay-friendly,不知不覺對她增加好感.

你可想像楊德昌背棄蔡琴的事件讓我多心疼.我們不能干涉別人的家務事,但是我受不了一個好女人受到傷害.從<獨立時代>之後,我便自動對楊德昌的作品不聞不問.對一個電影愛好者而言,我犯了藝術的大忌;但對一個性情中人的山羊座女子而言,誰都不可以欺負我的姊妹!

3 意見:

wx 提到...

关于杨导的看法和你一样 我很惊叹他电影对社会对人性的理解同时又无法理解他对与蔡琴婚姻的态度

Orange 提到...

YAMAHA山葉電子琴的廣告常說,「學琴的孩子不會變壞」,其實藝術並不會「馴化」道德(或是人性),甚至是背道而馳.照理應分別視之.我把這個事件的二個不同標準牽扯在一起,其實不是好事.

Iviven 提到...

"你可想像楊德昌背棄蔡琴的事件讓我多心疼.我們不能干涉別人的家務事,但是我受不了一個好女人受到傷害."

我们这边也是那时才掀起的"楊德昌热",我是极为喜欢蔡琴的.说实话,对杨的了解是最近的事.
orange,你冲着你这句话,这篇文就该写,也不管什么专业素养与个人私德的分立评价的标准了。这篇写得真性情!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