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Sarah Waters:粉絲集中營

有關華老師的書評、影評、動態,豐富又多樣,這裡是中文網站最狂熱的一站。

人物故事: 友同友直友多聞

特別喜歡考古,網路上找不到的中文資料,從英文大海裡找出來。

電影和電視,橘色眼光來說戲

講電影的網站太多了,這裡只談同志主題,專注到好像是世上只有同志影片。

社會: 電腦看久了,總得走出門外

不喜歡談政治,但是很生氣明明一樣繳稅,權利就是矮一階。

2008/11/25

An accidental journey

意外地旅程
    我想起母親回憶三十幾年以前的手術經驗:她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醫生要她數1,2,3.....,還沒數到10就不省人事.

11月20日週四早上十點,我打點一心想著五到七天的住院行囊.那天是台灣入冬第一波冷鋒,不自覺地就多塞了冬衣,再加上以為有時間消磨的兩本書.母女倆個如常地搭著捷運到醫院.揹著行李的我看起來比較像是要送母親住院.

病房位在中國人傳統上忌諱的四樓,可是病房號碼卻很討我媽喜悅,她每週就是搭這個車號的公車去教堂.單人病房有一整面開闊的窗景,旁邊是不甚有人煙的工廠,視野所及的樓房高度顯得平易近人,疏鬆閒散地座落.這個地區還沒有興趣去阻擋遠處起伏的山坡.室內雖然有個大型的逃生箱佔位,但我都把整張報紙攤開在上,難得有機會俯視這麼大版的平面媒體.

不要自己嚇自己

下午還有個前哨淋巴定位檢查.前輩曾說那針打下去痛得要命.醫生在我的患處打了三個細針,除了一點刺,並沒有傳說中的疼痛.打針的診間,有個燈泡故障了,醫生很不好意思維修人員還沒來處理.當她們看著我的胸部,我卻在估量燈泡閃爍的頻率.很詭異,看不出有什麼定式,它好像完全隨心所至.

我又被領到另一個大房間,一個超大型機器正等人躺在板上送入它的口中.但是它不像常見的核磁共振儀器有個圓形的吞吐,它比較像個歪嘴,右嘴打斜一個面板.醫生在我腋下畫上記號,叮嚀我不要洗掉.我答應會妥善保留她的簽名.別開玩笑,那可是他們明天的尋寶路線圖.

一般門診病患的通路,和住院病患的通道完全不同,別有洞天.需要服務人員為我帶路.醫院裡許多路徑都不採傳統的90度直角,有種不尋常的「科技感」.我所在的等候區,就像V字的尾端,可以看到兩條路徑在眼前60度以內交會.搞不清楚那一條是回去的路.

衣襟上別著一小枚銀色十字架的外科醫生過來預報明天開刀的時程,他和顏悅色再度告訴我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哦,不是開刀後三天出院,而是從住院起算三天就可以出院.我真是半信半疑.

下午四點鐘左右,我就催促母親先回家,明天早上九點再來.一個人在病房,嫌數位電視頻道難看,大半的時間都聽著我的mp3,以及回覆許多同事發來的簡訊.時間過得很快,眼皮也沉得很快.

護士例常為我量血壓和心跳.她告訴我脈搏很慢,只有六十幾下.我覺得不可能,生理和心理都無異樣啊,要求她再量一次,還是如此.真是奇怪,少掉的二十下心跳,跑到那裡去了?護士開始提問標準題庫:有沒有活動假牙?擦指甲油?藥物過敏?最近服用那些藥物?有開刀經驗嗎?.....我真的不認為她是有心問我,而是在幫我預習問題,因為在明天上手術台前,每一個醫生護士見到我,都會一直重覆詢問同樣的問題.

護士突然問我是不是決定開刀?我噗哧笑出聲來,還有人在這一刻才反悔嗎?她說曾經發生過.
    事後,我對當時的笑聲有另一種反省.我對開刀從來沒有猶豫不決,我對醫院和醫師也沒有猶豫,也不曾考慮中醫或是另類療法.可能是因為癌症不是發生在深層部位,也不是末期.我只是單純而無懼地選擇一種方式.後來接觸到各種治癌訊息,我認同其中很多都有道理,但它必須要在更早之前,甚至是健康時期就成為堅強信念,(像我治療保養呼吸道,是多年經驗慢慢地捨西醫而就中醫),否則在最後決策階段才倉猝參考其他治療方案,易成豪賭,誰能保證成敗?

最後她問我心情如何?很好啊.需不需要安眠藥?我睏得直打呵欠,連說不必了.Fruit打電話催我趕快休息保留體力,就在我關燈準備就寢,晚班護士進來,要為我預打點滴的針頭.

她在我的手上反覆尋找適合粗針頭的位置,找到手背外側小指下方的落針點.那是個奇怪的角度,我一直很難保持不感覺疼痛的姿勢.這下子不得了,睡意突然被趕跑.我努力尋夢,試到最後一次起身上洗手間,發現已經十二點半,連安眠藥都不能吃了.只好沉住氣,右手姆指在食指上不斷畫圈圈,集中精神在這個單調的動作上,漸漸地就睡著了.

母親早上八點鐘就趕了過來.我們兩個看著報紙等待通知.後來實在太無聊了,竟然討論起我們要挑那一種新餐桌.接著一位志工進來,詢問我的心情如何,聽聽她之前面對乳癌的奮鬥歷程.她經歷手術、化療..所有的療程,現在看起來無異於常人.中醫通常不贊同西醫的療法,但我覺得主要關鍵仍在病人一念之間.

我現在要出征

一直到十點多才起身.我拿下眼鏡,坐上輪椅,在朦朧視線中任由護士推著走.我們三人走到一扇雙推大門前,護士請母親先留步,把我推進門裡.

我站起來躺上一張推床,幾個人過來詢問同樣的題庫,但是這次加上一個新題目:妳知道要動什麼樣的手術嗎?我毫不猶豫回答:右邊乳房全部切除.我突然有個可笑的念頭,你們先前可以不知道我有沒有活動假牙,但總該準備好我是要進行右邊乳房全部切除吧.

推到手術室前可以仰視走廊上大型的天窗.可能是有色玻璃,我覺得藍得不可思議.熱鬧的手術室,傳來一陣音樂,我問是什麼曲子,有個女生幫我問了旁人,再轉身告訴我.我一直想要記得,事後卻怎麼也記不起來.

手術台比我想像得溫暖.腳底有一塊電熱墊,表面有著一大顆一大顆的圓形凸點.我身上還是蓋著被子,仍然感覺溫暖,雖然他們開始剝開我的衣服,拉出左手給麻醉師,拉出右手去消毒.在我身上貼上心電圖片,我可以聽到手術室迴響著儀器傳來的嘟嘟聲.

我看到那個女生頭上不是戴著一般的手術帽,而是黑底花色的頭巾,我問她那是什麼圖案,有沒有經過什麼特別處理(我是指消毒)?她有點意外,這是第一次有病患注意到她的頭巾,她低下頭,湊到我眼前(我是大近視),告訴我上面是稻草人的彩繪圖案,她從美國買回來的.

左邊的麻醉師曾和我在門診interview,我記得他的口音,便問他是不是香港人,因為他有著鮮明的廣東腔.他笑笑沒有正面回答.我記得他在門診時告訴我會在麻醉中放入插管,事後我只會覺得一陣子痰多,頂多喉嚨有一點怪怪的.當時我看著那一段不短的插管,心裡是有一些毛毛的.不過,事後證實真的只有二三天痰多.

那個女生放上來淺藍色的透明氧氣罩,我開始不停咳嗽,大家突然緊張起來.我之前曾不斷告訴他們我最近氣管過敏,很容易咳嗽.麻醉師胸有成竹,不知道加了什麼東西進來,我不再咳嗽了,同時覺得眼皮重得像千金頂.我討厭這種失去控制的感覺,很努力的想把眼睛張開.我太專注在對抗昏昏欲睡,根本沒有意識去決定是否要放棄,沒有機會去數1,2,3,4,就陷入黑暗之中.完全不曉得在那一個時間點完全失守?

水果派.暖暖包.撫慰系腳底按摩

我怎樣知道自己醒過來?因為我聽到了Fruit的聲音.她以前常怪我聽到她的聲音就會打呵欠,這次證明她也有喚醒我的能力.

送回病房,被脫下手術衣,擦拭身上的碘酒,換上乾淨的病患長衫.我聽從護士的指令,咬牙左翻右轉還要抬起屁股.記得她用力扯著衣服幫我拉到正確的床位,我才了解為什麼病患的衣服要做得這麼結實耐拉扯.

她們問起我痛不痛.我知道其實可以稍微忍耐一下,但不想這樣辛苦.我記得是這樣要求:「我們不妨來打一針止痛針吧!」

斷斷續續地撐著眼皮,也不管母親還在跟前,就叫Fruit去洗乾淨雙手(要記得清潔啊),再伸到被子裡來溫暖我已經冰冷的雙手雙腳.Fruit是天生的暖暖包,馬上讓我覺得溫暖,受到呵護.斷斷續續瞇著眼,到了四點鐘,我又催促母親先回家.

我很舒服地睡一覺起來,Fruit把我撐起來坐著,說我剛剛還打呼了.點滴已經拆掉,我喝了一些水,而且很努力的自己拿筷子吃掉半碗稀飯--有史以來最食不下嚥的稀飯.我還下床,確認膝蓋是穩直的,自己慢慢走到洗手間.我和Fruit在沖馬桶時,一起觀看這歷史性的一幕,因為醫生說會有些藍藍綠綠的顏色排出,我們品論了一下:只有一點點藍啊!

頭痛夾雜著暈眩,好像腦袋不聽使喚地插在脖子上,隨便轉頭就擔心它會掉下來.我叫Fruit幫我打簡訊,我再發給同事報告進度.有人反應很高興,有人反應很訝異:現代醫術真是太驚人了,已經可以發簡訊了!

我坐在床上剛好看到數位電視在播放我很少觀賞的「星光大道」,參賽者大致上實力不錯,但有一個男子咬音不清,聽了很不舒服,引起一陣反胃,趕緊叫Fruit拿來面盆,我就唏嚦嘩啦地吐掉喝下的水和稀飯.這時反而開了胃口,我們開了一罐安素補給飲品,再吃了兩片應該是禁忌的油油核桃穌,真令人心滿意足,外加犯罪刺激感.

刷完牙重新躺在病床上,Fruit又在我的腳上輕輕地游動.她的腳底按摩真是自成一格,和外面流行的疼痛式治療系完全不同,我認為她是溫和式撫慰系.我常常在她的按摩下安穩入睡.人只要睡得好,就不會有精神煩惱.

曾經中風的計程車司機

剛住院時我不相信只需要三天,昨晚頭暈眼花時,我還是不相信只需要三天.早上一醒來,沒有點滴,也不需要服藥.現在沒有拆線的問題,也沒有傷口感染的現象.護士只是為我換了一片乾淨的紗布.我和Fruit突然覺得再繼續待下去,似乎自討沒趣.

Fruit幫我辦出院手續,我換上了便服.為了這次開刀,還特別去買了開襟式的針織衫,方便穿脫.Fruit說外面氣溫回昇,只需要穿二件即可.厚重外套塞回袋子,Fruit背負回去的行李顯得更大一包.

我們叫計程車直接回娘家.剛上車,我們還討論了一下開車的路徑.沒多久,司機打開話匣子,聊到他約在四個月前才發生中風.當時他右半邊都不能活動.他不相信自己會中風,因為平常都有運動,自認體能狀況不錯.原來他是因為血脂肪過高,血管發生阻塞.經過一陣子治療和復健運動,已回復正常狀況.

他有一點得意地說:「如果我不告訴妳們,妳們根本看不出來」.

如果是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可能會覺得為什麼乘客要被迫收聽計程車司機的所有言論?不管是政治評論,還是健康心得.

可能我的心情真的不錯,可能是因為外面陽光普照,可能是他開車真得也很穩.一路上他還打了幾次手機,準備中午呼朋引伴.我不知道他描述過幾次中風康復的英勇事蹟?他是樂在其中,還是藉此鼓勵他人?






幾天以後,當傷口不再疼痛,沒有頭痛暈眩,也不覺得疲倦時,我打開電腦,開始敲打著這段意外地旅程.

覺得英勇嗎?至少醫生在開完刀後的那天晚上,過來訪查時曾經稱讚我很勇敢.我只是沒有想太多,單純地完成一項生命的任務.誰知道後面還有那些好事壞事等著發生呢?但我知道Fruit一定會在我身邊,就算她遲到了,她也隨後就會趕上來.

2008/11/19

dare speak it's name

疾病造成的最大影響,不是肉體的痛苦,而是陰鬱的負面情緒:面對未知的驚恐,措手不及的慌亂,無法掌控的憂慮.幸好,知識讓人可以處在理智的波幅之內,只是要花一些時間調適心理的起伏.

我必須要來談一談正在面對的病症:「乳癌」

向公司申請了長假,除了職務交接,還向部門內的同事開誠佈公的說明.我不想用口訴的方式,以免在一來一往之中,被別的情緒攪亂平靜的波幅.我寫了一份email,冷靜而有條理的(這是他們形容的)解釋:發現的經過、病情、治療的進度、我個人的準備、探病時應注意事項,以及我的心情.....我擔心會對第一次聽到的人帶來心理衝擊,必須要給他們足夠的訊息,減緩震撼.

為什麼我要對他們如此,為何不讓別人開開心過日子?這個經歷是難得的學習機會.因為我發現四周對此事有兩種全然不同的反應.

第一種是驚訝.通常他們未曾接觸,也甚少耳聞相關病例,不敢置信有一個活生生的癌症病患就近在眼前.是的,一開始我也是這樣.因為陌生而心生恐懼.
    (別提我們那天殺的<The L Word>根本就是要便宜解決Dana的角色,故意搞得她乳癌病故,還美其名是提醒大家注意乳癌防治!)

第二種是,嗯,典型地說法如下:「這是癌症中最容易處理的一種,切除就沒事了,那個某某的老婆兩個都切除了」,或是「我媽十幾年前就切除了,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接下來,你很會訝異地聽到,一堆誰的某某都罹患乳癌,也都痊癒了.漸漸地,我發現這跟同志出櫃很相像,你不提及,他們都好像是隱形人,一旦公開,結果這個也是,那個也是同.....同病相憐.

如果我們越能公開,就越能坦然接受.一旦見怪不怪,就不會有太大的心理負擔,減少負面情緒.而且經驗的公開,能助人及早提高警覺,我就是受益者.....

突然地,莫名地,警示訊號

十月初某一天,鄰座同事A,有天發現同事B戴著口罩,便慰問她感冒快點痊癒,後來同事B悄悄打來電話表示正在進行乳癌化療.同事A向我表達她的擔心,我從那一刻起就不對勁.

我是曾感到自己乳房有些小小腫塊,但看過一些文章,並沒有不對稱、凹陷、流膿、疼痛之類的情況,再加上Fruit從沒有表示過第一手的異樣,於是心生輕忽.我上週六還對Fruit開玩笑罵道,妳每次都在摸什麼,怎麼沒有發現毛病?她就一臉無辜樣.其實是我的警覺性不夠,不能怪別人.

同事B化療消息之後,我的腫塊部位立刻異常刺痛,好像在催促我趕快去檢查.終於選定醫院,預約掛號.當我坐在醫師面前時,居然很神奇地完全不痛了.Fruit當時還說我是不是受心理影響.

醫師還是建議我進行乳房攝影.很多人說乳房攝影很痛.想想,要把半圓形的脂肪,儘量壓平在兩塊面板之間,當然不舒適.相較之下,我覺得吞胃鏡,甚至是直腸鏡檢查,都比乳房攝影難受.但不論如何難受,都是極短暫的痛苦,事後都能拿來當作勇敢事蹟宣揚. 

急轉直下

二個星期之後,Fruit和我用春郊的心情手牽手踏出捷運站,準備要去門診看報告.就在出站沒幾步路,她接到電話通知她父親摔倒骨折送醫.我請她立刻趕回家,自己去門診.門診醫生語帶保留,希望我進一步接受乳房超音波檢查.我的心就開始往下沉.

我記得是個短髮小T模樣的女醫生為我進行超音波檢查.她很專業地在我胸部上收集資料,我仰視診間內微暗的天花板,想像有沒有醫院會想到在天花板裝置達文西似的壁畫?一定能轉移注意力.我又有一個念頭,很難想像那些醫護影集的拉拉何來心情談辦公室戀情?

超音波結束沒多久,我就被資深的放射科大夫直接請到某個黑暗角落機器旁邊,指著那些像外太空照片,黑色雲層中的灰色白洞,又一句「極有可能」.....希望我次一工作天來接受乳房切片檢驗.

醫生動作頻頻,我也跟著加快腳步.開始對直屬長官,下屬同事預告病情,讓少數人先有心理準備,並著手安排一些事情,例如收集療程的資訊、研究保單的理賠內容、計算家中近期流動資金、到銀行處理提前預繳或結存.....Fruit老說我這小個子是大女人主義,有很強的控制慾(亂講,我也有讓她在上面啊).沒那麼嚴重啦,只是覺得,如果由我來處理的結果比較好,就應當仁不讓.而且,展現自己的價值,可以帶來正面的情緒.

逐步揭曉的過程

在確定要開刀之前,至少經過三次門診,中間夾雜好多的檢查及不同醫護對象的interview.我感覺這些過程都是就一個確定的目標,逐步描述它的嚴重程度和範圍.我要的第一個答案來自切片檢查.

在醫院裡,看到與聽到的部份,要把實際上的感受強烈.切片前先作局部麻醉,護士先讓病人聽抽針的聲音,免得嚇到病人.其實它聽起來像大型釘書針的聲音,我感覺還好,牙醫的電鑽聲才是聞之色變.切片過程中並不覺得特別痛,但看到他們每一針拔起,感緊幫我壓制止血的神情,然後說我血流得還不少....是那個樣子才令我覺得好像應該要害怕.

在診間外面看到其他病人事後咬牙切齒的模樣,那才令人感到害怕.

如果有親人在外面等侯,一臉憐惜的模樣,那應該也會令人感到害怕.

我很慶幸大部份是獨自面對.我不必看見自己有沒有害怕.我想大概沒有吧.

確認是癌細胞後,我向家人說明.我最擔心我母親會受不了,但是她聽完我所有的安排,情緒非常平穩,我們決定隔一天去看看醫院的環境.我母親曾經多次進出開刀房,因為骨折、外傷、早期的子宮腫瘤....再加上父親生前發生過幾次急診及加護病房的經驗.我們對病痛並不陌生,對苦難習以為常.我甚至覺得我這小小的一刀,怎能與母親這裡與那裡的傷痕相提並論.在身體的經歷上,我還是個小孩罷了.

雖然知識帶來力量,Fruit的開朗讓我一直好心情,我母親傳給我勇氣的基因,但我還是有個脆弱的小角落.Fruit問我有沒有偷偷哭過?我騙她說沒有.其實是有一次.

(右圖是一對網友繪製的卡片,她們當時還不知道我的病情)

我難免有鼻頭酸酸,或是淚珠在眼框打轉的時刻.但是吸一口氣,或吞杯水就過去了.但以我看電影這麼愛掉眼淚的紀錄來看,這樣過份理智的行為是有點不健康.

Fruit在11日「贈票」的留言中提到我生病的消息,開始引起注意.好像應該要預告一下,免得大家過於意外.13日確定要住院進行全部切除,我上來公佈住院日期,看到大家的留言,那麼多的牽繫,再想起這件事對Fruit的衝擊,當天晚上就結結實實地發洩一頓.隔一天眼又腫、頭又痛,昏睡一下午.我就覺得平時還是要維持少量洩洪,過猶不及都是不健康.

Ok, that's It

(左圖是高中校友聽到我的病情,寄來她去德國旅行看到的站牌:Orangerie,讓我會心一笑.)

最近才知道公司一位資深長官前一陣子就是因為乳癌而決定提前退休.我和她聯絡,她給我很多經驗,也補足我沒做好的功課.由於是第一手經驗,而且才剛發生沒多久,她給我的訊息強度遠非二手轉述所能達到的.

她當初並不願意將病情告知他人,只是沒想到公司剛好有同事接二連三患病,她也覺得應該要喚起大家的警覺性.所以我自己決定用開誠佈公的方式來面對,希望有助於大家及早警覺.

回頭來檢視沒有疼痛感的醫學資訊:

目前判定是原位癌,尚無轉移至淋巴結的現象.由於腫瘤略大且接近乳頭位置,不適合局部切除,建議全部切除.手術時會確認是否有轉移至淋巴結,屆時再決定是否要一起切除淋巴結.手術後再評估是否需要後續輔助療程(化療、放療、賀爾蒙療法).前輩說一般手術傷口在二週大致復原,患側肢體大約在一個月內可達正常狀態.病患將配有專屬的「個案管理師」,協助出院後續五年的追蹤回診,確定有無轉移或復發.

根據我們衛生署2007年統計,台灣十大死亡原因雖以癌症居首,但乳癌只是女性死因的第四位.早期發現的治癒率相當高.五年追蹤期間,統計成功率達到90%以上.

我會做個聽話的病人,努力遵循正常生活起居,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動就動.未來,當我有煩惱時,我知道那些都不是生命的重點,應該快快打發掉,工作比重更該降低,把生命用在美好的人事物上.

怕痛是難免的,但就像曾經痛澈心扉的失戀,終會成為過去的記憶,日後三不五時被拿出來笑話當年;手術遺留下的疤痕當然不美觀,還好是藏在衣服裡,不必公諸於世.萬一要穿起小T的束胸,更可理直起壯.

就這樣了,請不要為我擔心.我會努力康復!


台灣相關網路資源:

2008/11/13

We got a few days

我真的無意把這件事搞得很感傷,事情既然發生了,就得好好面對.

請原諒我暫時沒辨法一一回覆留言及來信.我今天才確認下週四住院,住院期間不會太長,但是休養會需要一段時間,在12月中旬之前,我應該不太可能上線操作.最近有一些事情要處理,空檔時間我試著至少寫一篇較完整的交待,談一談我心裡的「佛地魔」.

2008/11/12

A little break

不知道Fruit昨天會來偷偷告知我要開刀的消息,可想她的雙重壓力比我還大!本來想等到診斷報告確定後再來說明,既然如此,還是先來提一下吧.

我大約在十月初感覺身體有異,經過檢查,初步證實得到某一種「流行的」病症.說是流行,因為幾乎每一個聊過的人都可以提出二手資料,誰的某某罹患同樣病症,後來經過.....最後就痊癒了.現在醫學進步,我可以了解大部份的疾病都可以獲得解決.

但是重點在那一段「.......」的過程.就算再簡單的方式,也是一段時間、一陣皮肉疼痛、一場心理衝擊.不論多長多短,都是當事人冷暖自知的親身經歷.

有一天我笑著對Fruit說,台灣今年冬天的第一場瑞雪降落在她的頭上.她原本就有黑裡飄白的少年白,為了愛美,跑去染了一頭紅毛獅王.最近看她長出來推擠著紅毛的原生頭髮,卻是白叢裡透著幾許青絲.我有些不捨,卻更要打起精神來開開彼此的玩笑.

她常常要我比較我交往過的對象,還問我為什麼會看上她?一開始,我只是覺得Fruit是個慷慨大氣的人,漸漸地發現她是一個能夠患難扶持的伴侶.最後,我卻最愛她樂觀歡樂的特質,不論處在那一種壓力下,她都能逗我哈哈大笑,甚至笑到全身抖動. 

總而言之,我將會有一段時間暫時停機.等到訊息確定後,再來正式通知.那段時間將委由Fruit來管理我的Google Account,意思是她會兼管orange169369@gmail.com 的email往來.至於Orange's Review,因Fruit沒有Blogger的經驗,就別再為難她了.

我希望之後有些事情不會改變:我不會變得讓人坐立難安的悲觀、不會令人噁心想吐的樂觀、能夠保持疑神論的立場、繼續我們相親相愛的感情.....而最大的改變可能在於:我需要重新學習與自己的身體和平相處.只有健康的存在,我們的感情才有實質的意義.

2008/11/07

Free Tickets, again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本人這次預購金馬影展的票,基於我的因素、Fruit的因素,再度沒辦法成行,只好忍痛免費贈送給同好.(請不要誤會,我們不是因吵架而不去,我們仍然相親相愛)

贈票內容:
11/14 (五)20:40 日新威秀:焦點影人- 亞歷山大佩特洛夫 (1張)
11/15 (六)12:50 新光影城:拉拉向前衝 (2張) 已額滿
11/15 (六)15:10 新光影城:國際數位短片競賽入圍(A) (2張)
11/15 (六)17:30 新光影城:國際數位短片競賽入圍(B) (2張)

請於下週二(11/11)前來email至orange169369@gmail.com ,註明:期望索取場次/郵寄地址/收件人.
請注意,大部份是二張聯號座位,並不表示一人可索二張,仍然是一個人頭限一張.我只是要讓你先有心理準備,旁邊坐的也是Orange's Review的讀者.希望你們能彼此認識.需要暗號嗎?喝橘子汽水,怎麼樣?

2008/11/06

Dr. Erica Hahn is out

為了整理電視影集出現的拉拉醫護,我正在消化<Grey's Anatomy>,Dr. Erica Hahn (Brooke Smith)與Dr. Callie Torres (Sara Ramirez)的女女戀情.編劇在第四季花了很長的時間鋪陳,到了第五季終於讓她們更上一層樓.雖然我一直覺得編劇在Dr. Torres的態度上保留伏筆,感覺這段戀情會無疾而終.沒想到第5季第6集播完,就爆出Brooke Smith被解約,所以故事將草草結束.

這件事雙方各執一詞.製作公司讓為她演得不稱職,Brooke Smith則抱怨編劇不再為她的角色下功夫.電視公司趕緊說明沒有歧視拉拉戀情的故事.....我並不認為Brooke Smith演得討喜,但是她從第四季就是如此,用不稱職的理由為免太超過了.

第5季第6集1:40~3:34片段,事後兩人對這一次性事讚不絕口,接著Dr. Hahn有一段「妳是我的靈魂之窗」真情告白:

    No. When I was a kid, I would get these headaches. And I went to the doctor and they said that I needed glasses. I didn't understand that. It didn't make sense to me because I could see fine. And then, I get the glasses and I put them on. And I'm in the car on the way home, and suddenly, I yell. Because the big green blobs that I've been staring at my whole life? They weren't big green blobs – they were leaves… on trees. I could see the leaves. And I didn't even know that I was missing the leaves. I didn't even know leaves existed. And then… leaves! You are glasses. I am so gay. I am so, so, so gay. I am extremely gay!


2008/11/05

Prop.8 : A ban on same-sex marriage

與美國大選大時進行投票的加州Prop. 8 (八號提案),最後計票結果,支持「禁止同性婚姻」占52.5%,反對「禁止同性婚姻」占47.5%,保守派勝利.婚姻:被限定於一男一女結合的關係.

下面這張圖取自LA Times線上分析表,一看就發現,支持同性婚姻者只在沿岸城市勝出,而且支持者有高教育程度、高收入的傾向,顯示同志平權意識的普及仍待長期努力.但要到什麼時候,才有真正不限性別、族裔、階級的平等人權?


同志仍需努力
民主社會的權力,不是靠武力革命,是靠每一個公民的選票,有窮人、富人,有高學歷、低學歷,有的住都市、有的住鄉村.意識的改變,需要很長的時間,需要很多人擴散到不同層面的生活圈子.取得越多人認同,才能越順利地改變社會意識.

美國選出第一位黑人總統要經歷多少歲月?當年他們遭受黑白不能通婚,不能同車的族群歧視,現在回想都覺得不可思議.歐巴馬不是以52.5%些微多數獲勝,而是壓倒性大勝.同志平權也應有為者亦若是,些微獲勝不是勝利,只是處於兩極化的爭議,不會長治久安.一定要細水長流,綿密地改變大多數人.公投是一時的,但人心才是長長久久.

參考:同性婚姻相關文章

2008/11/03

Lena Headey in The Broken part 2


9月29日曾介紹Lena Headey的新片:「Lena Headey in The Broken 2008」,這是另一款電影海報,彷彿她才是Terminator.不知是那一個國家的海報,上面標明影片在2009年1月上映.

這張圖片取自:"The Lena Headey Archives",這個部落格專門收集Lena Headey的精美圖片.目的簡潔,非常賞心悅目.喜歡Lena Headey美貌的影迷,一定不會失望.

另外,提醒你在本部落格邊欄「人物」文章類別,提供"Lena Headey 莉娜海蒂 1973~:影片介紹索引"


以下是日本推出時電影預告:


歐洲版預告:

2008/11/02

Russia's First LGBT Film Festival

回頭看到10月初有一則同志影展的新聞,讓人突然警惕到同志平權的發展,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步調.

Side by Side Lesbian and Gay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是俄羅斯第一個同志影展,於10月2日~5日在St. Petersburg聖彼得堡舉行.由非營利性組織Side By Side主辦,希望藉由公開的活動,提昇同志平權的公眾意識.

他們從年初宣佈籌劃同志影展以來,備受政府單位的壓力.受邀參展的外國貴賓Basil Tsiokos,在影展親身體驗他們面對的阻撓,後來寫了一篇報導登在indieWIRE網站.文中說道,俄羅斯在1993年才停止對同志的歧視,直到1999年才認可同志不是精神障礙,保守政府對同志影展仍舊持反對態度.

主辦單位希望在公開的電影院舉行,但是公家的電影院全部拒絕,好不容易有家私人業者願意支持,卻在影展前二週,因為「技術問題」取消約定.那家電影院後來還是照常營業,一切都是市政府背後運作.

他們決定放假消息,故意宣佈不辦影展,但是偷偷轉移陣地至兩家夜總會舉行.被市政府發現後,以消防法規法辨夜總會老闆.情況變得越來越艱困.受邀貴賓甚至不能公開出席記者會,因為市政府威脅要逮捕參與非法集會人員,連私人保全公司都不敢承包記者會業務.

Side by Side被迫轉成地下影展,他們只能在同志圈內小規模傳遞訊息.終於在一個教育訓練中心借到場地,以DVD播放的方式代替影片放映.作者特別指出,他們得在鞋子上套上藍色的塑膠袋,以保護現場的地毯設備......

看看影展的片單,份外有種艱辛的感動,7部劇情片分別來自法國、德國、西班牙、以色列,以及台灣的<刺青>.

這一個私人部落格有許多會場照片,我雖然看不懂俄文,但是他們的表情卻道出全球共同的語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