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Sarah Waters:粉絲集中營

有關華老師的書評、影評、動態,豐富又多樣,這裡是中文網站最狂熱的一站。

人物故事: 友同友直友多聞

特別喜歡考古,網路上找不到的中文資料,從英文大海裡找出來。

電影和電視,橘色眼光來說戲

講電影的網站太多了,這裡只談同志主題,專注到好像是世上只有同志影片。

社會: 電腦看久了,總得走出門外

不喜歡談政治,但是很生氣明明一樣繳稅,權利就是矮一階。

2010/02/26

Macau Getaway Day 3

澳門走馬看花之三

第三天醒來精力充沛,不過醒來時傻笑,覺得粉不好意思,因為昨晚累得睡著忘記關燈,真是不符合節能省碳的標準。醒來才六點不到,決定關燈繼續睡去,一直到八點,肚子餓了才起床。

這一次我們到另一家餐廳用早餐券,不到昨天人山人海的那一家。它是屬於南美風味的餐廳,感覺還蠻不錯的,至少不會太擁擠。最特別的是,一大早就用烤肉串供應肉類。你可能以為我吃早齋不能碰肉,但我不是教徒,我是許願健康素,決定打破五年來未碰肉的早餐戒規,一邊心裡念著佛祖對不起,一邊想著我不吃這一頓南美風味的早餐,下次不知何時才有機會享用。吃得有些心虛,打算回台再補吃一頓素晚餐好了。

當服務員用一把大鐵架串著肉片,在桌邊現場為我們切下肉片時,我是有點訝異,畢竟在華人的早餐文化,少見燒烤的排場。

兩人回房間準備中午退房,待在房間的空檔,我們坐在沙發上回憶初識的時光。想到剛認識沒多久,在KTV「摸摸茶」,被女服務生撞見,把Orange嚇得半死。

好討厭,講這種糗事.不過,我要提到Fruit有個異於常人的特質: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我從來沒看過她有緊張害怕的表情。

聊著聊著,我跟Orange說,來「開房間」嘛!住這快三天,而且要退房了,都沒有充分「利用」,於是我們從沙發滾到床上……… 嗯,粉開心,有初戀的感覺,我喜歡 (下次我還要)。

為什麼我不覺得當時她很開心呢,起身時居然還看桌邊的小鐘,說我歷時只有15分鐘,是小老頭的耐力,嗚……

回程是傍晚的班機,辦完退房手續,先將行李寄放在飯店櫃台.航空公司的套裝行程還送了一頓午餐,所以中午又有去處。或許太久沒有在早餐吃肉,中午的buffet,無福消受。.

接下來去附近走走,參觀了早期葡人住屋的博物館,在那裡還看到不只一對新人在拍婚紗和出外景,好甜蜜喔!不知我倆拍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她常常跟我提及拍婚紗照,真不懂有何吸引力?很多人的婚紗照最後關在雜物箱中不見天日.

嗯,繼續逛下去走到書上介紹的官也街,吃到榴槤雪糕,真是人間美味啊!我叫Orange嚐一口,不試還好,結果讓她反胃,沒有胃口吃東西,到了旅程的尾聲還發了大火。

我一直不喜歡榴槤的味道,心想只是一口,結果整個下午打膈都有榴槤味.

我們買了一些伴手禮,還看到了有名的豬扒堡專賣店,客人還真不少哩!但因為才吃飽,只好做罷!

大概是區域差異吧,我覺得豬扒堡若想在台灣小吃爭排名,可能會很辛苦.

逛完官也街還有不少時間,想跑個遠程到路環去,但找不到合適的公車,乾脆搭計程車殺過去結省時間。這車資可不便宜,大約兩百多快的新台幣。車子直接停在聞名的瑪嘉烈蛋撻台門口。不可思議,東西那麼有名,但店面卻不起眼。計程車司機先生還用我給的車資拜託我幫他買兩個呢!

現做的瑪嘉烈蛋撻挺好吃的,難怪會在台灣引起一陣炫風.我很欽佩能在路環誕生這樣轟動的商品.但不知與我們來的季節有無關聯,那裡有點像是人煙極少的淡水碼頭.如果是在台灣,在瑪嘉烈蛋撻周遭早就開了一堆店面,賣各式各樣的小吃.而路環只有瑪嘉烈蛋撻一枝獨秀,令人不可思議.

接下來在附近逛了逛,然後搭了公車轉到有飯店接駁車的地方,再回去拎行李。飯店到機場的專車令我失望,得靠自己爬進去把行李拿出來,好個待客之道!

就像是:來的時候是搭電梯,走的時候自己下樓梯.

行李通過機場檢驗後,爲了表示我的節儉和賢慧,我立刻跑到兌幣窗口把全部澳幣換回新台幣,反正飛機上會供餐嘛!誰知道,Orange想要吃點東西,手上沒有零錢,開始生悶氣。

我不知怎地說道當年和爸爸過境澳門,老爹的預算是無上限供我使用,而Orange是窮小子,還有限額。哇!不得了,沒有飯吃、沒有澳幣、還被我如此比較,Orange一發不可收拾,我怎麼哄她都不聽,只是悶不吭聲的一路躲開。我緊張了………

她有時就是會口無遮攔,惹我生氣.

我緊張的不是Orange生氣,我擔心的是護照和機票在她的背包中,萬一她氣得把我的機票撕掉,或把我的護照直接帶上機,讓我流落異鄉就麻煩了!這事非同小可,想辦法跟著Orange在機場候機室走來走去,活像個小跟班或是保鑣似的,厚顏地跟她說,至少把我的護照和機票還我啊!

問她是不是要買點東西填肚子?她賭氣回答:不需要!又挨罵了,難不成「魔咒」又出現了?我也發火了,很不高興的把錢包丟還給Orange,就自己去逛別的地方,一點興致也沒有。

她發明「48小時魔咒」理論,就是全天黏在一起48小時,我一定會發一次脾氣.

終於登機,但上機後很失望,是小飛機,不能看電影。我對飛機餐一向不感興趣,Orange倒是肚子餓全吃完。內心的罪惡感出現了,我害我的阿哪答餓肚子這麼久,真是不應該.沒多久,Orange累得睡著了,我卻睡不著。

活該她沒有電影可看.

當飛機準備降落,我往窗外一看,台灣的夜景真美。Orange吃飽睡足,不再生氣了,我們又和好如初,兩人一起牽手回家!

我知道她心想著:大會報告,解除颱風警報!

PS:至於從澳門寄回的明信片,前兩天我才收到,足足寄了一個月。這篇遊記寫得很辛苦,也拖了一個月的時間才終於寫完。唉,但是市場反應不是很好,下次不要隨便答應Orange的邀稿了。

這也不是我的錯啊,就一堆悶葫蘆嘛.

  • 澳門走馬看花之一

  • 澳門走馬看花之二
  • 2010/02/23

    Orange British Academy Film Awards

    英國影劇學院電影獎項(相當於美國的奧斯卡金像獎)於2月22日頒發了.雖然不是同志影展,但從同志社群的觀點,以下得獎人值得我們同聲慶賀.


    Colin Firth 柯林弗斯以《A Single Man 摯愛無盡》獲得最佳男主角.台灣院線預定於3月5日上映.(*請參考本站有關Colin Firth的文章)



    Kristen Stewart(克莉絲汀史都華)得到Orange Rising Star Award,大概是最佳新秀之類的獎項.唉,都是因為那部吸血鬼影片嗎?不過訪問者提到很期待她演出Joan Jett.我看她的站姿,好像還沒從那個角色抽離出來.《The Runaways 翹家女聲》預定於4月23日上映.



    Vanessa Redgrave (凡妮莎蕾格烈芙)獲得Fellowship of the Academy.她是目前演過女同角色的演員中,最德高望重的一位.這項榮譽是實至名歸.

    2010/02/13

    Habitación en Roma

    本站Room In Rome相關文章

    英文片名:Room in Rome.這部西班牙影片剛於一月下旬在馬德里首映,它的預告片立即引起各地網路騷動.臉紅、心跳、氣喘是共通的反應,在劇情片的預告中出現如此多裸露鏡頭還真不常見,而且全都是兩位女主角的情慾戲.

    這不是泛泛之輩的情色影片,這是西班牙新近最有實力的導演Julio Medem(胡立歐麥登),被美譽為歐洲電影大師接班人.在台灣以作品《Sex and Lucia 露西雅與慾樂園》最為人熟悉.提到他的大名,許多影展常客恐怕會立正站好,要不然就是趕快推開別人去搶購電影票.(噓~~Plurk已有風聲,有台灣片商買下代理權了.)

    胡立歐麥登劇情片作品年表:
    2007 安娜床上之島 Chaotic Ana
    2001 露西雅與慾樂園 Sex and Lucia (故事有點混亂,請見影迷自製角色關係圖)
    1998 極地戀人 Lovers and the Arctic
    1996 人間昆蟲記 Earth
    1993 紅色松鼠殺人事件 The Red Squirrel
    1992 牛 Cows

    想要用最快速度了解這位導演,我推薦這篇文章:迴圈與無限性 -- 漫步胡立歐麥登的獨特宇宙

    花了這麼多篇幅,我只是希望大家看完預告之後,對於《Room in Rome》要有不同的期待,它可能非常藝術,時序很混亂.我則是很期待,這位在異性戀感情故事中總是塑造堅強女性角色的男導演,除了賦予女同活躍的情慾之外,在同性的愛情裡,有沒有值得玩味的觀點.

    本片是根據2005年德國/智利共同出品的En la cama(In Bed)重新翻拍.電影的標題是:Where you love. Where you betray. 看起來應會有意想不到的起承轉合.




    感謝wildeny提供以下另一個預告片版本。這一個版本應該較能顯示電影本文的質感和重量。注意看:黑髮妹想要躍到天花板去碰觸愛神邱比特。她後來在浴缸中流出鮮血,金髮妹為她拔出無形的箭。不曉得這是否為導演的喻意?電影海報用了兩人在浴缸的畫面,初次看,頗為搧情。在這一版預告,我們看到她們兩人輪流閉氣潛入水中轉圈子,我突然有種生死輪迴聯想。可能這一景比我們想像得更有弦外之音。

    註:上一版預告中,兩人在陽台穿著浴袍的畫面,出現幾次“綠幕”。那是電影後製技巧,用來嵌上別的畫面,例如旅館是棚內攝影,再用”綠幕“加上戶外景象。我不知上一版是未完成作品,還是導演故意表現虛幻的意思?

    Some old friends

    The L Word 結束後,那些演員有何後續發展?我注意到最近在大銀幕上有二項值得關注的動態。

    (Shane) Kate Moennig在《Everybody's Fine 天倫之旅》與Drew Barrymore (茱兒芭莉摩)飾演一對拉子伴侶。根據AfterEllen的介紹,她的戲份極少,女同劇情輕描淡寫,重點是勞勃狄尼洛飾演的老爸最後接受女兒的選擇。

    這部影片是在美國感恩節檔期推出,家庭團聚和解的氣氛濃厚。但在華人地區,同樣是大團圓的春節,我們片商絕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推出這種「賀歲片」,國情不同啊。但是香港在一月下旬已放映,台灣片商暫定於4月16日上映。


    (Bette) Jennifer Beals (珍妮佛貝爾)再度出現在大銀幕,她在目前上映的動作片《The Book of Eli 奪天書》飾演壞蛋的盲眼情婦,為了女兒忍氣吞聲。

    電影是虛構的未來時空,她沒辦法像TW裡,發揮積極英挺的特質。這是我對一般主流影片最不能理解之處,為什麼女人都要像個可憐蟲?就算現在有些女性角色的身手可以和男主角平起平坐,但也只會留給年輕女演員。

    拜託,看看她在首映會時的照片,保養得多好啊!台灣某報記者竟說她自嘲已經人老珠黃。看看旁邊兩個老男人多麼暗淡無光?那個不知名的年輕女子還不及她亮麗呢!

    為了宣傳本片,媒體訪問她時,最常提到的就是舊作《閃舞》。但一提到The L Word,記者的語氣好像就變了.....

    我喜歡她在Vanity Fair 的訪問 。記者並沒有直接提到這部影集,而是談到她一直習慣紀錄參與演出影劇之幕後攝影作品,她便順勢提及她把TLW紀錄照在一些TLW影迷大會進行公益義賣,她形容大會盛況彷彿Star Trek 星際爭霸戰影迷大會,是一股能量可以持續捐助公益。

    我很欣賞她對自己和這部影集一貫正直的處理態度,女同影劇最需要的就是這樣特質的演員,而不是只想著靠演出女同角色來搏取版面。

    2010/02/11

    Macau Getaway Day 2

    澳門走馬看花之二

    我在出發前感冒了,爲了不影响行程,出發前一天還去看醫生打針,避免傳給心愛的阿哪答。你可不要小看這一針的威力喔!可以讓我有體力遊玩,並且在出入境時通過體溫檢測,萬一我玩的太累發燒了,別說搭機出國搞不好還被隔離哩!

    你可能會問:有沒有帶口罩?我平常在學校上課就是全程帶口罩,我常常被悶壞---只好抹綠油精。感冒期間,更在背包裡,口袋裏多帶著幾個,以備不時之需。在機上除了用餐時,才把口罩拔下,唯恐機上冷氣讓我咳嗽,萬一造成全機恐慌,那可不得了了。

    老師的職業病就是氣管弱,再加上去年H1N1流感,學生感染防不勝防,讓她壓力很大,更容易感冒.

    但我一服下感冒藥半小時,整個人就變成軟腳蝦了!得靠茶和咖啡來提神了!粉可憐吧!我們家哪口子傻呼呼的,根本不知有這樣子的事啊!夠憨直了吧!沒辦法,誰叫我就是愛她這種個性!

    說我不知道感冒藥的副作用,這樣很不公平噯.她在我面前都裝得很神勇,沒事的樣子.

    早上一起床,Orange就催促趕快去吃早餐。天,才八點半吧。早餐的用餐人數還真不少,還好不用等待,不然她一定又會怪我磨菲(台語)太久。

    由於我是吃早齋和午齋(有許願的健康素)因此我的選擇性不多,不外蔬菜沙拉、麵包蛋糕、咖啡和紅茶、有時會加杯鮮奶。

    還好有鮮奶,因為那家餐廳的咖啡是由侍者親自端來的(嗯,表面上是很不錯的服務)但喝了第一口後-----哇,好想罵髒話,中藥的苦也不過如此,爲什麼沒有奶精或奶油球呢?這對愛喝拿鐵的我是種折磨(Orange對我說:可能是怕客人把機器弄壞,所以控管咖啡。至於奶精,自己去倒杯鮮奶吧!)

    終於吃完早餐,發現外面等候用餐的人龍越排越多。Orange早點吃飯的決定是正確的。

    飯店給我們三家餐廳可以選擇早餐地點,有一家看起來像Pub,有一家當時還沒找到,只有這一家位置最方便,而且場地最大.沒想到一堆華人聚在一起,搶食器和食物,活像經歷一場暴動。還好來得早,可以快點脫離越來越混亂的場面。

    接下來,先坐接駁車再換小巴到民政總署去(在哪裡有郵展耶)我和Orange還去郵局買虎年郵票和明信片,分兩天從澳門寄回台灣,做為我倆遊玩--愛的見證。

    我們大概是少數專心參觀郵展的遊客,裡頭的導覽小姐非常熱心地介紹。展覽主題是中國與邦交國間的紀念郵票或首日封。雖然我對這個題目是有點酸酸的,但不可否認,這些郵件的設計和印刷都非常精緻,而月有一些採用特別的印刷技術和材質。最近我在幫Fruit整理她多年集郵收藏,兩相比較,我覺得台灣的郵票設計進步太慢了。

    *剛剛提醒Orange早點睡,想不到她竟然嫌我記憶力不好,漏了很多的細節。還提醒我去翻一下照片。我回說:不是老了,是因爲感冒。況且,我不想寫太多關於飯店的事情,是因為不想幫飯店打廣告每一家飯店有每一家的特色,假如都被我點出來的話,下次有誰想去玩時,會被我的感覺牽著走,要自己去體驗才好玩的。我所寫的是我的想法和我的玩法!

    (我才不會叫她介紹飯店喔~)我們是到民政總署斜對面的郵局買郵票。寄明信片的郵票是從自動販賣機購得。澳門街頭設立不少機器,挺方便的,只可惜吐出來是郵資票,而不是郵票,少了收藏性。

    還是一樣按照地圖走著,走到了大三巴牌樓的古蹟,其實一看外觀(哇,好壯觀)但一靠近時,什麼,只是個牌匾(僅有外表內觀都不見了)還看什麼啊?真是的,等走到裡面時才了解始末(不然我會笑Orange的期待)因為她跟我提過幾次了,

    不知是我缺乏藝術的素養呢?還是我對於新舊的建築合併不太能接受,蠻像台北城門拆除只剩小南門的感覺耶,然後,後面是台灣區保安司令部的背景。

    多年前到雪梨旅遊,看見他們建立新大樓時,會將原來舊建築那一片門面保留下來,既能都市更新,亦能保留歷史。後來在台北市漫步欣賞一些很有風格的老民宅,就覺得應該仿效。只是我們很不愛惜建築(不論新舊),電線、水管、招牌把它們弄得很難看,沒有美感意識。

    逛了好幾個地方,看其他遊客拍照,其中有一對好朋友在炮台前,彼此背對著對方,伸出手臂指向天際玩自拍!我看了之後一個人在旁笑個不停,好有趣的姿勢。

    接著又去逛古宅啦(聽說是屋主無法守成,家道中落被政府用半價買下)和周庄的那位沈萬三大商人很像,我去看了以後覺得還好啦!但我想在那時應該是粉有錢的吧!

    當然,要參觀中國式的古宅還是以大陸地區為主。不過盧家大屋的規模確實是小得讓我有點意外。這時我就要推薦板橋的「林家花園」,規模不小,而且保存得不錯,值得一看。

    還去看了一些教堂,Orange似乎對教堂很感興趣還直嚷著要拍些照片回去給O媽看。

    教堂才是今天的重點戲。這不是很強烈的對比嗎?高密度的賭場加上高密度的天主堂!沉淪與救贖在一線之隔。好奇異的處境。

    走著走著又肚子餓了,該吃午飯了。一時拿不定主意要吃什麼,剛好看到有一攤賣滷味的(我常吃滷味、燙青菜),那個小攤位上有不少人在買,我想應該是俗夠大碗。挑選食物時聽到有人說:老闆我要一份魚蛋,(我ㄧ聽到腦海就閃過港劇的畫面:買魚蛋、吃魚蛋,還有賣魚蛋的攤車老闆推車躲警察追的畫面),馬上跟老闆說:我也要一份魚蛋。當老闆從熱湯中撈出來淋上咖哩醬時,我已經在偷偷的吞口水了---歐伊西!

    一邊享用美食,Orange發現書上有推薦這一家店喔!我的內心不由的跩了起來(你看,就算沒有做功課我還是很厲害吧!馬上拍一張存證!哇哈哈哈哈----像蠟筆小新的動感超人擺起飛上天的pose)那咖哩醬的味道真棒(好想把醬料買回台灣當火鍋沾料)但一想到:萬一打破了瓶子,那可就不好玩了(還好沒有買,不然絕對走不到媽閣廟的)只好忍痛割捨不買了。

    原來繼小丸子上場的是蠟筆小新。

    奇怪哩,我在香港怎麼沒有吃魚蛋呢?喔,我想起來,Orange不喜歡吃路邊攤的東西,那像我通通都好。我曾經和好友說,我們帶一千元從夜市第一攤逛起,然後一直買喜歡東西來吃,吃到最後一攤好不好?實驗結果是---只吃了四攤就不行了,包含潤餅捲、烤玉米、鹽酥雞,外加一杯柳橙汁或珍珠奶茶。而Orange只敢吃某家雞蛋糕。

    啊,還有臭豆腐,不管是烤或是煮的都好,但Orange都不敢吃!我只好自己吃囉!趁她不在時,再去買燒烤啦、烤鴨或深海鱿魚頭......都是油炸高危險的食物,被她知道免不了被念一頓。沒瓣法,那些美食真是吸引人喔!

    我抵抗力弱,從小就容易得腸炎,所以長大不敢亂吃。她也沒好到那裡去,發生過幾次胃炎。有一次是我半夜載著她到急診室,她一邊吐,一邊對我發脾氣。她偏吐,我偏瀉,真是一對。嗯,我們在澳門一邊走,一邊看,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原來她都是靠幻想美食來支撐。

    一邊走,一邊探險,還看著多輛計程車、摩拖車和公車在我倆的面前急駛而過(奇怪了,這麼小的道路是在訓練膽量嗎?)

    因為路窄更顯得車速極快,好像平時就在進行大賽車養成訓練。

    我們在公車站牌搞不清下一班何時來,兩人便傻傻的走著,還好沿路拍照和聊天,就這樣走到了地圖上標明粉遠的媽閣廟(內心歡呼不已:喔,Ya!We made it!)你問我走多遠?我沒辦法回答,但我可以告訴你----從民政總署、郵局逛到大三巴還走上了博物館,還去了大宅,還吃了白糕,好幾間教堂,最後走到媽閣廟(真是太棒了,晚上鐵定會很好睡,而且Orange不會便秘了)

    好吧,用影片回顧一:


    在媽閣廟拜拜和買了個車上的平安符後,走到對面去搭公車。在車上碰上兩個女子吵架(像我看的港劇一樣)但吵得也太久了。我是還好啦,但我開始擔心容易被惹火的Orange。別看她在版上講的頭頭是道,一旦把她惹毛了,就不用去電影院看《艋舺》黑社會火拼。看Orange如何對那兩個女人曉以大義,吵輸了就粉慘囉!公車可能會停在馬路上,然後鎮暴部隊就來制伏她們三個,然後我就得用信用卡預借現金來保釋Orange了。

    一個胖女人A用廣東話譏笑一個年輕女子B,說她輸光了所以上車沒投錢。B女用京片子辯解,因為不熟悉路線,才沒有馬上投錢。接著反擊對方是八婆。吵架內容就只有這些,可是她們可以一直不斷重覆同樣的對話,雙方都不願沈默示弱。真是疲勞轟炸!怪的是車上沒有人當和事佬,司機亦沒有制止她們。

    我們看到熟悉的標誌,決定下車吧!嗯,忘了是反方向下車,只好再找一班飯店接駁車,先被載到港澳碼頭,再改搭自己飯店的車子回去。一到飯店後,稍做休息就和Orange去搭「貢多啦」,還拍了幾張恩愛的照片。但在小船上的專屬紀念照套裝得花將近當台幣一千六百元耶!

    「貢多啦」當然比不上真實版,就是過過乾癮吧。它已含在航空公司的套裝,不用額外付費,但是Fruit對專屬紀念照一向來者不拒,她堅持要帶回我們的合照。

    晚餐吃便宜點吧!那就吃粥吧!用餐的附近,有人一直抽菸和咳嗽,只好搬離她們遠一點。

    今天大概是太累,我們對許多事情的忍耐度都降低了.偶而咳嗽一兩聲,那是人之常情.但是咳個不完,而且聲音奇大,又完全沒有歉意的樣子,簡直讓人快抓狂。

    回到房間,洗完澡趟在床上,才八點半,心想瞇一下,待會兒再起來吧!於是燈火通明保持隨時起床的狀態。最後有愛愛嗎?兩人應該是累翻了,沒想到再張開眼,已經次日天明。

    Fruit還有力氣撒驕,要我提供room service.我就約定先休息一下再說.後來是我先起床,整個房間就像剛睡時一樣,以為才睡了一兩個小時吧.拿起鬧鐘一看:凌晨5:30。我的驚訝只維持了十秒鐘,一股睡意再度湧上.索性捲回床上,Fruit反射性地圈過來幫我加溫保暖,兩人再度沉沉睡去.....燈還是亮著,根本懶得關.

    澳門走馬看花之一

    2010/02/10

    The Secret Diaries Of Miss Anne Lister will premiere on 17 March

    去年11月我介紹Anna Madeley將要演出《The Secret Diaries Of Miss Anne Lister》 (參見此篇文章).

    最新消息是它將於3月17日在第24屆倫敦同志影展首映!根據IMDB的資料,Anna Madeley並非飾演Anne Lister晚年的愛人Ann Walker,而是有夫之婦Marianna Belcombe.Lister-Belcombe兩人分分合合16年,希望劇情不會太感傷.

    2010/02/07

    Chloe Trailer

    去年10月1日介紹Atom Egoyan(艾騰伊格言)重新詮釋法國女導演Anne Fontaine(安芳婷)2003年的作品《Nathalie》(愛上娜塔莉) (參見:Chloe:the remake of Nathalie),當時只有一小段片段。最近片商開始積極宣傳,推出一版限制級預告片,確實與原版的風味截然不同。艾騰伊格言下手又重又鹹,原來口述想像的畫面,似乎全部直接搬演出來了。唯一引起我興趣的是他對Chloe好像有一些暗示的心理描寫。只是.....Chloe為什麼用剪刀抵住人家太太的脖子上?

    2010/02/05

    Family Talk

    Fruit(被迫)參加學校的自強活動,下一篇遊記得等她回來寫.在空檔期間,我突然回想起家人是怎麼看待我們.

    最可愛的當屬Fruit的媽媽,她很早就認定我們的關係.有一次Fruit載F媽找F姨聊天,F媽竟然笑瞇瞇地爆料:「她交女朋友了」.Fruit當場羞得不敢答腔.最好笑的例子發生在上個月,我一個人陪F媽去洗頭,店員問起我們的關係(其實她們是想搞清楚,滿頭銀髮的F媽是奶奶還是媽媽?)我笑著把問題推給她.F媽說:「她是我女兒的好朋友」.這樣回答四平八穩啊.

    沒想到,我們最後坐在門口等Fruit開車接回,她很不意思地向我解釋:「妳比我們家的水果漂亮多了,我不好意思說妳是我的女兒。」哇,真是抬愛了.

    想到認識的前幾年,F媽曾經提過很三條線的建議:「冬天那麼冷,不要兩人蓋一條被子,會著涼,最好是一人一條」.我只能說,她真是不知民間疾苦.不過,這筆可以勾銷.

    我們認識另一對歷史更悠久的拉子伴侶,媽媽就早早規定標準答案:別人問起,要說統統是我女兒,OK~

    我和F爸的關係就較為緊張.我們有段修補關係的歷程(參見Harsh Love).我還想到他曾認為是Fruit在「包養」我,讓我深受刺激,一直咬牙忍耐,終於從成功者的背部變成功者的腹部.

    但是F爸還是有個奇怪的願望,很希望Fruit能生個水果子.好像是F爸以前一直想為Fruit招贅.為什麼不叫F妹去生呢?現在他已管不動水果二代,只好放任Fruit繼續當無子水果.

    其實她有個義子.她少女時期幫F媽照顧一位托嬰男娃,這個可愛小男孩不喚她姊姊、阿姨,而是昇級叫她水果媽媽.後來他出去當小留學生,暑假還會回來看她.現在長到180公分的美少年已經見多識廣,對我倆的關係心知肚明(妳們一直在一起嘛,想也知道).倒是Fruit反過來譏笑他,你不要女朋友交來交去,後來變成gay.唉,我們可能被不自覺的恐同症制約太久,以為這一代解除了,卻隱隱約約遺留到下一代.

    相形之下,我家這邊顯得如履薄冰.可能是我的情史太早熟,通常華人父母不喜歡子女求學時談戀愛,更何況還是當時被視為大逆不道的同志情.我媽的個性嚴厲,又是虔誠的教徒,我很早就學會承受沈重的心理壓力.我成長的時代,還沒有come out的文化和環境.只能忍耐,等待環境改變,等待長輩的意志(和力量)退讓.

    我有點刻意地讓Fruit在我家半隱形.我見識過我媽和嫂子間的關係.我哥離婚後,我媽和哥的女友也沒有互動良好.所以不只是我帶回同志伴侶的問題,而是我媽不容易與人相處.

    不過,Fruit採用空降策略,人雖不常至,但是三不五時用宅配送禮,於是一箱一箱的食物,從芒果、文旦、葡萄、布丁、桂圓糕、香腸、臘肉....你想得到的熱門團購商品,我媽都會收到一份.從父親去世後,這十年來,我媽變得比較溫和,她會招呼Fruit留下來吃飯,反而是Fruit有點彆彆扭扭.

    不曉得這樣有沒有違背最近同志社群come out的主流思維,這種大家都知道,但沒有一個人說出來的默契,是好是壞? 我只知道我們現在過得很好,一點都不想破壞這完美的平衡狀態.

    2010/02/04

    Macau Getaway Day 1

    澳門走馬看花之一

    我每次和Orange去旅行往往是雀躍不已的開始,但刀劍齊飛的結束。為何有這麼大的落差呢?待我慢慢道來。不過我倆卻在這次旅行中有很深的體驗---那就是如果想知道和你的另一半是否能繼續走下去?帶她去旅行個三五天就答案揭曉了!

    橘子摩斯推論,這段話有幾項疑點:1)我並不認為是刀劍齊飛的結束.2)如果會刀劍齊飛,是誰造成的原因?3)既然我們還走得下去,表示文中所說的刀劍齊飛並未發生!

    有兩年沒有出國旅遊了,Orange的北海道之旅是孝親團,因此我只好不敢吭氣的裝大方說:好好的玩吧!(其實內心是捶胸頓足的說----為什麼不帶我去?我很乖耶!最多我購物時自己刷卡嘛!但我發現其實是Orange很膽小,怕被O媽發現我們倆的奸情---我們兩個相處時太恩愛了。她可就解釋不完了,好吧,我就乖乖的在家等你吧!)

    2008年底,第一次手術後在家休個大長假.我那時突然感慨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怎麼自己會搞到切掉一塊肉?所以就趁著銷假前,體力回復得還可以,便帶媽媽一齊去北海道看雪.她的興致很好,我們兩個晚上還走到街上去看細雪紛飛,真是太美了!

    原本是去年七月要去英國的,但新流感的爆發, 加上我不太喜歡搭長程飛機,剛好車子因故需要換新,只好把旅行的預算拿去補車款。由於這輛車子的費用Orange也有分擔,每次載她時,Orange自然而然的成了副艙長了,別看她平時不苟言笑的樣子,當她一坐上那個位子時好像小朋友喔,很乖很安靜地在那不吵鬧,有時要她換手來開,Orange說她喜歡當少奶奶(奇怪哩,為何歷任學姐時,都是她開的車呢?)

    十週年帶她去英國本來是我想了二、三年的計劃,唉.....我以前就算沒有分擔車款也是副艙長啊,忙著換音樂、送飲料、遞面紙,有時候還要按摩她的脖子.我越來越沒有在台灣開車的勇氣,看多了路上不守規矩的駕駛人,還是當乘客比較悠閒.

    出國計劃擱淺,改玩兩趟國內線—武陵富野之旅和九份民宿之旅。到了年底,我還是忍不住向她抱怨:為何我沒有和妳去歐洲或澳洲?Orange的怒火馬上發作:是妳自己沒有假還敢說!!我只好沒氣的說:寒假應該沒有問題吧! 等學校一宣佈我就立刻告訴妳。

    我們去年在台灣才不只這兩趟,還有那些當天來回,那些國外表演團體和展覽活動呢?而且,泰安觀止怎麼不見了?哇,把我講得像狠心的後母一樣!

    當放假日一公佈,我立即和Orange商量地點,原本是沖繩,但上網流覽一下引不起我倆的興趣,於是找近程的---澳門好了!Orange還真的跑去買一本澳門之旅的書。還交待我要看。我心想真是小題大做,澳門就這麼小的面積,又都是講國語的同胞,那還要做功課?找不到不會用問的嗎?誰知就因而沒有先做功課,因此當抵達澳門時完全沒有畫面要去那?還有搭錯車造成兩個小時內搭接駁車往返機場兩次的糗事!

    上海一度在討論的範圍內,她認為此時不宜.後來想想,既然去過香港,再去個澳門,把華人地區補齊.我們兩個都沒時間準備功課,我又對吃沒有興趣,只記得有不少殖民時代留下的遺跡.

    第一天出發時,隨便的塞了麵包和一杯沖泡的咖啡,然後就睡眼朦朧的搭接送的專車到機場,到機場才想起還沒買旅平險,現場挑了一家小動物唱著「每天都是星期天」的保險公司,他們還送一隻可愛小玩偶。嗯,很不錯的感覺,我沒有看走眼。

    她覺得不錯,卻是我在處理玩偶.想想真占位子,要把它拎出國,然後還要記得再拎回來.我這次不知在忙什麼,以前出發前就打理好旅平險,因為機場購買很貴.

    順利出境後,在免稅店逛街,Orange幫自己買了兩盒粉餅,按照往例我應該要幫家人挑些香水啊,粉餅啊,或是腮紅系列的,但前天才和小妹吵架,大姐又沒有交代,老爸又戒菸很久了,酒又不太喝,老媽又不愛紀念品。再加上出國前接到國稅局的補稅通知。噢!心在滴血,我竟然連一個小猴仔的背包都不敢買,連Orange也不買給我(心好痛喔,Orange還騙我說等回台再逛其他的百貨公司再說吧),想我ㄧ個堂堂的Fruit,竟然連一個背包都買不下手,這像話嗎?以前每次出國,我都買全家的耶!都是國稅局害我這麼憋!

    不是我害的,我沒有申報她的稅.

    上飛機後連報紙都拿不到中文報被前排的拿光了,只好拿US Today看看歐巴馬囉!唉,真是人那衰,種胡瓜生菜瓜(用台語).那我看電影好了,調整了一下子,終於可以看電影了----《大內密探:靈靈狗》。飛機餐來了(燒肉飯),又是肉味,又是茄子的,還有胡蘿蔔,差點沒昏倒,我放棄了,只好都給Orange吃吧!至於我則吃飯和沙拉還有熱紅茶和一個巧克力派吧!誰叫我挑食哩!電影還沒有看完,飛機就降落了。

    為什麼她那麼喜歡港片?它們的配音很令人精神秏弱~~~

    來澳門不是第一次,幾年前和爸爸去玩江南五日遊,在此轉機.那天是乘客自己走上飛機,而不是走空橋喔!我以前對澳門的印象不是很好,不是人也不是事,而是澳門航空的食物。台北飛澳門的餐點是燒餅油條和豆漿,哇這叫國際線。可是機上的人都吃的津津有味的,連老爹也不例外。澳門飛上海的餐點也好不到哪去---只有豬排麵和雞肉飯兩種可選擇。輪到我時,勉為其難的說:我要豬排麵,空姐回答說:抱歉,豬排麵在前30排就發完了,只剩雞肉飯了。我打開餐盒傳來一陣肉味,只好放棄了,改喝礦泉水。那就看看節目吧!

    她實在......太難伺候,那像我隨遇而安.

    粉無聊,只有馬戲團的表演,返程亦是如此,為了這機上節目,我還特地寫封信建議澳門航空。得到的答覆是----非常感謝您的搭乘和建議。這次我壓根就不選澳門航空,而改搭出發和抵達都會播放「望春風」的那家航空公司(還記得它的廣告台詞是:你講台語也會通喔)怎樣我們很愛台吧!!

    去程電影沒看完等回程再看吧!但人算不如天算,返程是小飛機,沒有電影欣賞的服務。這時就想起了小丸子的台詞:噢!是不是因為不是美女,所以就算生病了也沒有人相信!啊,我因為不夠漂亮,所以被老天如此的玩弄我----多希得(日文發音)?????

    小丸子上場了,接下來會有花媽和航海王?

    下機搭飯店的接駁車,一到門口就被那富麗堂皇的氣勢給震懾住!Orange去辦check in,我顧行李,不是我不會辦,只是兩個人有一個人去洽談就好了!!我喜歡當Orange背後的藏鏡人(哇哈哈哈)[每個成功人士的背後就是有個偉大的女性---那個人就是我啦]

    妳高興就好.

    等Orange一辦完手續後,我計劃出來玩個21點或吃角子老虎,然後機器上面的紅燈大響----恭喜來自台灣的Fruit,妳贏得本店有史以來最大得的彩金,然後我接受電台訪問,風光的回台。告訴校長說:我就做到今天了,以後當我想回學校時,我會開我的保時捷回來看你們的!

    誰知一看每注最低一百元(相當台幣四百元)天啊,萬一輸到當褲子,我ㄧ定會被Orange休掉,然後為了還債,我白天上課,晚上跳入火坑。然後被黑社會追債(港劇不是都說九出十三歸的---我猜是借九塊還十三塊的那種,沒有還出來,就到你家用油漆寫大字,把你賣給青樓的那種)嗯,沒錯。不過以我的年紀應該是媽媽桑或經理級了,唉呦,好久沒有穿那開高衩的旗袍了,不知穿不穿的下哩!想當初,我大一時還24腰哩!!人家郝思嘉穿馬甲才硬擠成20呢!

    Orange卻一臉大便:我不太舒服,煙味薰得我頭暈。

    我可從沒打算要賭一把,她卻作起春秋大夢了.還是玩玩免費的線上麻將或是夾娃娃機就好了,要不然就等我對中統一發票抽獎吧.噢,那煙味,樓下賭場大廳是室內空間,他們就在室內公然吞雲吐霧,真不可思議.台灣差一點連邊走邊抽煙都要開罰了.

    只好去戶外囉!一到飯店外看到那麼多的接駁車不知選哪一個?有沊(唸蛋)仔碼頭的,港澳碼頭的。我們隨意找了一台車跳上去,剛開始車在路上行駛時,還和Orange說:這些路標剛剛來時有看過,還看到一個叫路環的標誌。嗯,心想真不錯應該可以看到澳門的第一個風景區,不到五分鐘就看到飛機在路旁起飛和降落(什麼兩個鐘頭內又回到了機場, 天啊,我們才剛到耶!多希得?????)只好和Orange 下車再換別家飯店的接駁車離開。

    我發現這些碼頭或是閘關都是對外交通要站,會有一堆飯店賭場的免費接駁車搶客.只要想回飯店,就可以搭任何一家飯店接駁車到這些熱門據點,再換搭我們飯店接駁車回去.

    終於找到漁人碼頭。但我中午沒吃飯血糖低,呆頭Orange看到餐廳居然沒有回應,我不高興地說:我肚子餓了,快昏倒了。她才驚覺我已經餓過頭要發火罵人了,才在附近選了一家港式飲茶。嗯,吃飽了可以繼續上路。我們兩個就像劉姥姥般的逛一間間的賭場飯店。

    我們連續看了五家,很認真地比較他們的裝潢風格和客戶區隔.我最後覺得,澎湖沒有通過博奕條款是件好事.並不是說賭博一定是壞事,而是博奕業為了吸引客戶,得不斷推出更大更豪華的賭場,就台灣的條件而言實在太浪費資源,我們可以有其他的選擇.

    誤打誤撞走到有「吉祥樹」的那一家。在澳門啊----吉祥樹啊、招財貓啊,或是發財狗啊,甚至是聚寶盆啊,都要看一下(這是我沒有先做功課的下場,但不敢跟Orange說怕被她罵)一到那家飯店門口,就看到一堆人圍在半圓形球體周圍,還真不少人耶,公告說每十五分鐘一次表演,當然要看囉!然後啊,就是天花板十二生肖逐漸退場,接下來是類似LED燈的不規則形狀表演,然後一棵巨大水晶吊燈垂下來(是要演歌劇魅影嗎?)不是說吉祥樹嗎?然後那個金光閃閃的半圓形球體就像花瓣般的綻開,從下方升起一棵全身銀色的樹,配合著不同的燈光和音樂變換著四季,此時就閃光燈此起彼落著,好像國際巨星出場。我就叫Orange拿著DV拍下來好回家秀給爸媽看。

    我還沒有剪輯給她父母看,但是在交章的最後,我會為各位剪一段吉祥樹Kuso解釋.

    最後我們又找到飯店的接駁車載我們回自己的飯店去,其實我們住的飯店也不算小間,還要拿地圖按圖索驥的找著,找到貢多拉的換票地點,得到的答覆是:今天的時間已截止。我心中打算---好,我明天粉早就來排隊!

    我們倆人跑去吃飯店內的葡式餐點。Orange和我討論,點了個海鮮炒飯和葡式焗鴨飯再加上一杯生啤,當第一份炒飯端上來時我們傻眼了,哇,好大盤喔,一個人吃不完,兩個人還差不多。那另一份怎麼辦?可以取消嗎?來得及嗎?這怎麼好意思?我覺得服務生未善盡告知的責任,她應該說:妳們兩人點一份就夠了,其它的可以點什麼啊?但是她都沒說耶,害我們兩人在那有點懊悔.

    當葡式焗鴨飯端上來時,我更傻眼了,where is duck?Just only three pieces of susage。那裡加?多希得?天啊,點錯了嗎?兩盤炒飯就算了,連鴨肉也沒,上面就是三棵黑橄欖和三片香腸而已,我懷疑是不是Orange老花眼比錯,還是服務生看走眼了拿香腸飯給我們。

    我想教經理來問一下,但傻傻的Orange竟然逆來順受的拿起湯匙,我說妳動作這麼快,我還沒有問經理耶?Orange臉臭臭地吃飯,我只好不甘心的品嘗著焗鴨飯,大概是香料的緣故吧!怎麼嚐起來像天香回味鍋底的味道?哈哈哈,原來葡式焗鴨飯竟是如此的味道。嗯,我還是吃海鮮飯好了,至於你,就把哪上面的好料挑一挑吃掉就算了,吃太多飯會吃撐了!倔強的Orange爲了證明她沒有點錯就結屎面(台語)的一直吃那道葡式炒飯(我心想,妳吃太多,然後又對我說肚子脹,我又要揉肚子了)

    說我老花眼,給我用PDA記住

    咱家那口子粉奇怪-----每次去旅行都碰巧遇到她的生理期,然後出發的第一天都會便秘,我就粉可憐、粉心疼咱家寶貝受苦了,要哄她、安慰她、還要她多喝水、多吃水果。睡前還幫她揉肚子(不是愛撫喔,這時候她沒心情跟我愛愛)有時Orange還會傻傻的問我說:爲什麼你沒有便秘?爲什麼你沒有頭疼?爲什麼你沒有全身痠痛?我回說:如果連我也生病了,誰來照顧妳?我也便秘了,誰來揉你肚子?連我也酸痛,誰來幫你按摩啊?

    噢,我剛復習過日本立山,妳說過一樣的話了。

    兩個人吃一樣的東西,走一樣的路程,但我的身體狀況就是比較正常,傻傻的Orange連這也要比,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我就是喜歡她傻傻憨憨的樣子。

    吃完晚餐去那個什麼園的買了幾盒原味的鳳凰卷(至少不會空手回家,免得對家人不好意思)回房間洗澡睡覺,才十點半耶!不知睡了多久,矇矓中聽到一個女子的哭聲和一個小孩的哭聲(我心想一定是媽媽賭輸了不甘心,才哭,還不爽地打小孩子,連小孩也哭)我想:好了,輸了就輸了,不要哭,先睡個覺,明天再去贏回來吧!我又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我告訴Orange這件事時,她以為我遇見阿飄,我說不可能啦!我身邊都有帶平安符喔!

    這真是怪事,我沒有聽到什麼哭聲啊?她的耳朵一向很靈敏,說不定真有人在哭。我們沒有做壞事,犯不著去擔心怪力亂神。我只會擔心整理行李和明天的行程。



     

    2010/02/01

    Where Pillow Talk Came From

    我正在為Fruit主筆的遊記下註解.她這次寫得好多,順便把之前幾個小旅程一起算算帳,所以還需要再一點準備時間.

    我們兩人合筆的寫法,最早出現在2007年4月日本立山黑部的遊記,當時大家都覺得很有趣,後來變成Fruit主筆時的標準格式.那一系列文章讓我發覺很多人喜歡看看我們的生活點滴,於是興起成立Pillow Talk的文章主題.

    這兩天我在Pillow Talk的Tag(標籤)下就是找不到立山黑部的遊記.原來當時我設了"Fruit", "Travel",但是還沒使用到"Pillow Talk".因為它是"Pillow Talk"意念的源頭.

    這一次,我把它們補上了"Pillow Talk"標籤.如果你之前沒看過,可以回頭看看當時的紀錄--我們真的改變不大:
    the eve
    Fly to Nagoya
    Hida Takayama and Shirakawa
    Tateyama Kurobe Alpine Route
    Not Ending but Beginning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