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3

Beyond the drama of Anne Lister:Supplement C

要說是Anne Lister系列的補充委實牽強,這篇較像是瑪莉皇后的衍伸.

在Beyond the drama of Anne Lister:Part 7 最後有一張插圖值得介紹一下。標題為:"Love-à-la-mode, or Two dear friends",作者為英國插畫家James Gillray(1757–1815)。他最擅長於政治與社會的反諷作品,在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時期,隔海發揮不小的影響力。

這幅畫的左邊女主角是影射Queen Maria Carolina of Naples (1752–1814)那不勒斯皇后瑪莉卡羅琳娜,右邊是Emma, Lady Hamilton(1761–1815)艾瑪漢彌頓爵士夫人

圖中女子正卿卿我我:"Little does he imagine that he has a female rival" (他根本不知道他有女性情敵).樹叢後方一位神似Nelson將軍的男子說道:"What is to be done to put a stop to this disgraceful Business?" (該怎麼制止這項不名譽的情事?)另一位男子接口:"Take her from Warwick" (把她帶離華威   )

為什麼插畫家要畫這幅女女漫畫?

我們先來復習一下歐洲歷史.Naples(那不勒斯)位居現今意大利的南方.1860年之前的意大利有許多封建勢力,從北到南分屬於不同的王國,輪流被歐洲幾個大國劃入勢力範圍.南義稍後成為西班牙、奧地利的屬地,主要分為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兩國.

瑪莉卡羅琳娜(右圖)是奧地利的公主,也就是法國瑪莉皇后的姊姊.她也是歐洲皇室政治婚姻的棋子,為了西班牙與奧地利的關係,嫁給那不勒斯國王Ferdinand(費迪南).

但這位瑪莉皇后比較強勢,她插手政務,排除異己,享有極大的政治權力.通常這樣的女性絕不會受到當時社會所喜愛.瑪莉皇后一直想擺脫西班牙的影響,為了合縱連橫,她選擇與英國結盟.這個策略意外讓皇后與艾瑪漢彌頓夫人聲息相通.

艾瑪為英國人,出身貧困,年輕時做過女僕,當過舞者,還為畫師充作模特兒。她長得非常美艷(左圖),被一位爵士看上,雇用她在自家派對娛樂賓客,甚至裸身table dance。可想而知,後來她成為爵士的情婦,還生下一女。

她認識了其中一位賓客 Charles Francis Greville (1749–1809),是古老貴族Warwick的年輕傳人。她認為兩人相愛,期望明媒正娶,於是離開爵士。卻再度成為另一個男人的情婦。他倒是教導艾瑪許多東西,例如上流社會的禮儀,還讓她成為畫家George Romney的模特兒.畫家為她創作多幅美麗人像,艾瑪逐漸在上流社交圈闖出名堂,成為知名的交際花.

Greville雖是貴族,不過手頭急需現金,他打算娶進富有的妻子,根本不可能娶艾瑪為妻.等到婚事快要談定了,他為了擺脫艾瑪以及解決自己的債務,1786年竟然央求自己的叔叔Sir William Hamilton (1731–1803) 漢彌頓爵士接手.

漢彌頓爵士是英國派駐那不勒斯的外交使節,他的第一任妻子已去世,當然願意再娶小他30歲的年輕女子續弦,更何況她的交際手腕能幫助他拓展關係.於是1791年,艾瑪得到名份,成為漢彌頓爵士夫人.

在她所拓展的關係中,有兩位重要人物,一位是那不勒斯的瑪莉皇后,另一位是英國傳奇的海軍大將Horatio Nelson(1758-1805).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漢彌頓夫人向瑪莉皇后提供不少建言,影響那不勒斯的政治態度,於是皇后確立反對革命的立場,與西西里王國成立反法同盟,並與英國保持友好。

1793年漢彌頓夫人初識納爾遜將軍,他正在集結反法勢力,漢彌頓爵士熱情款待英雄同鄉,並幫助他尋求當地政府奧援,他也在沒有英國援助之下,為皇室平復當地的革命勢力。接著納爾遜將軍征戰多年,立下許多戰功。在1798年Battle of the Nile,雖然擊敗法軍,但失去了一臂一眼。他再度來到那不勒斯,受到漢彌頓爵士歡迎,並由夫人親自照顧療養。或許是英雄美人相惜,兩人墜入情網,而漢彌頓爵士則是一旁睜一眼閉一眼。兩人情事傳遍歐洲。

納爾遜將軍和長官之間的關係有點緊張,甚至一度抗命不想回到英國,而是借住瑪莉皇后的行宮。這難免給好事者想像空間,漢彌頓夫人是不是與瑪莉皇后有特殊關係,為了皇后向納爾遜將軍施展美人計?但隨著漢彌頓爵士回任,三個人便一齊回到英國,甚至同住在一起。漢彌頓夫人在1801年為納爾遜將軍產下一女。1803年漢彌頓爵士去世,但因納爾遜將軍未與原配達成離婚協議,兩人始終沒有機會結婚。1805年,納爾遜將軍在Battle of Trafalgar大敗法軍,但重傷不治。英國政府什麼都沒留給漢彌頓夫人,她最後貧病交錯而死。

再回頭來檢視“為什麼插畫家要畫這幅女女漫畫?” 看來是出於畫家的反諷,還有傳統男性對於女性權力的鄙視。如果有任何女性擁有強大的影響力,總被披上某種陰謀論。在法國大革命那段期間,叫做瑪莉皇后的女性,就算怎麼看都不可能有女同傾向,全都逃不掉被抹黃的命運。

4 意見:

Hsin 提到...

謝謝橘子大連續兩位瑪莉皇后專題*今天又上了堂精彩的歷史課呢!
看完10篇賞析很佩服橘大對Anne Lister如此用心精透的鑽研,謝謝您~
另外想請問關於the night watch橘大還會繼續寫書評嗎?已過了兩年BBC還有要製作影集嗎?讀完Helen篇還意猶未盡,很期待您更多的撰文介紹:)

匿名 提到...

在對SW的採訪中提到BBC要將the night watch拍成電視劇,已經買了版權,the little stranger也有電影公司買了改編權(http://book.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25413287/),就是不知道什麽時候能拍好。
說句題外話,今天無意看到2010年man book prize的長名單已經于7月底發佈了,lesbian作家Emma Donoghue的作品首次入圍,雖然這不是les小說,但對這位獲得過多項同志文學獎的作家以及同志文學界來講都挺重要的吧。

Orange 提到...

謝謝有人幫我們補充。

寫文有時需要點靈感,當時寫the night watch,考古不太順利,中間就暫停了。像這次AL,畢竟是史實,資料找得較順手。

Hsin 提到...

謝謝匿名的熱心回覆*謝謝~
那就期待電視劇上映後橘大又能文思泉湧靈感再現唷!!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