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Sarah Waters:粉絲集中營

有關華老師的書評、影評、動態,豐富又多樣,這裡是中文網站最狂熱的一站。

人物故事: 友同友直友多聞

特別喜歡考古,網路上找不到的中文資料,從英文大海裡找出來。

電影和電視,橘色眼光來說戲

講電影的網站太多了,這裡只談同志主題,專注到好像是世上只有同志影片。

社會: 電腦看久了,總得走出門外

不喜歡談政治,但是很生氣明明一樣繳稅,權利就是矮一階。

2011/04/28

Sunshine Cleaning


Sunshine Cleaning
《Sunshine Cleaning 陽光練習曲》有段非常小巧的女同插曲,讓我聯想到《Crying Game》的誤戀,可惜本片少了該有的句點。

Rose(Amy Adams飾)與Norah(Emily Blunt飾)姊妹倆從事「身後事」環境清潔。她們清除事過境遷的血腥場面,但心裡揮不去自己母親割腕自殺的童年記憶。Norah把喪母的眷戀延續到母親留下的小東西,甚至是母親未抽完的香煙。在私領域,容不得「清掃」的專業空間存在。

2011/04/25

For no reason

韓裔德國小提琴家Viviane Hagner將於5/15來台演奏。我完全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拉子,只是她的外型非常吸引我的注意。提出來讓大家品頭論足一下。



2011/04/19

Figure Skating in Taipei

ISU 四大洲女子花式滑冰賽的觀後感

Orange:這篇寫作過程非常艱辛。我們在二月看的比賽,Fruit答應要寫感想,但是她這學期工作忙,當然需要的時間較長,不巧中途發生她父親緊急住院,前前後後忙了快一個多月。她很重視這項約定,於是有天就趕稿到半夜一點。對你們年輕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於連睡眠都是奢侈的人,犧牲可大了。或許她已寫到意識混亂,我得幫她順一下稿子,結果輪到我的工作忙到昏天暗地,沒時間整理。你們可能發現我最近寫得少,於是這篇就一路順延到現在。


我原本不知有這個比賽的,是因為半個月前我家那口子突然傳簡訊來說:二月有兩張小巨蛋的女子滑冰比賽的票,可以一起去看比賽。我想好啊,又不是看不懂,那就去吧!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只問了Orange說:哪來的票?你買的嗎?Orange說:公關票!我當然是好啊!

2011/04/16

Brigitte Fassbaender

Brigitte Fassbaender真的打破我對褲角只取美型的概念,大家都說她的玫瑰騎士是極佳的歌劇版本,我就表演的角度來看,挺欣賞她的演出方式,很自然而有現代感.玫瑰騎士的最後一場戲,我在站上放了好幾個版本,但是1979年的慕尼黑版,穿暗色皮衣的Brigitte Fassbaender真令我耳目一新.

特別告訴沒看過舊文的新朋友,她是拉子界的音樂前輩,現在還擔任劇場導演.我找到一篇文章說她曾嫁過人,但後來離婚了.

2011/04/13

Ariodante

大概最近提到跨性別角色和音樂寄情,喜歡古典樂的Entangled寄來給我看這張CD封面。噢,套句Lang的說法,又到了「褲角」時間。

我不是古典樂迷,只能簡單介紹這張專輯是Händel(韓德爾)歌劇《 Ariodante 阿里奥丹特》,裡頭有二個角色是由女聲來演出男子:"Ariodante"及Lurcanio"Polinesso"。CD封面上雌雄同體的是瑞典次女高音Anne Sofie Von Otter表演"Ariodante"。

說到Von Otter,Lang早在這篇文章的留言便建議我看看她年輕美型時演出的《玫瑰騎士》(Der Rosenkavlaier),我一直忘了去搜尋,直到這次。沒想到她在1994年演出的版本竟然就是當年半夜在NHK看到的影片,我終於想起為什麼會目不轉睛的原因了。她現在成熟了,早已是兩個孩子的媽。:



*Lang介紹另外一種軍裝改編版,其中的Polinesso讓我印象深刻,有點年紀,還有點壞壞惹人愛,表演得很傳神:

2011/04/09

Girls' version of Ticket To Ride

Beatles的歌曲被各式各樣的團體重新翻唱,我想介紹的這個版本可能挺符合小拉拉的胃口。

The Kennedy Choir是阿根廷的合唱團,成員多為年輕的少女,她們有一張專輯Choral Beatles,全部翻唱Beatles的歌曲,除了改變編曲外,對原有歌詞倒是忠實保留,於是這首 Ticket To Ride,描述女友離去的悲情,由少女的聲音演唱,讓拉子可以有點小小寄情。(噓,圖片都是網路借來的,請安靜享用)

2011/04/05

Queer Women in art :15

希臘神話中有位牧羊人Mirtillo暗戀女神Amarillis,他得到對方青睞的方式頗為有趣。

他一開始不敢以真實面目現身,在一旁偷偷觀察Amarillis和身邊一群女侍玩起 il gioco(接吻比賽),看誰的吻功最好,就能得到女神賜予花冠。於是牧羊人便男扮女裝混入比賽,得到最後勝利,獲得花冠。

這個主題被許多繪畫和戲劇延用。義大利詩人Giovan Battista Guarini (1538-1612),改編成戲劇:Il Pastor Fido (the Faithful Shepherd)。後來George Frideric Handel(韓德爾)在1712年進一步改編成歌劇。*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此篇英文介紹


2002年,同志研究學者在The Renaissance of Lesbianism in Early Modern England,用不同的角度重新審視這個故事﹣﹣至少是重新檢視相關的繪畫。

這本書的封面就是取材自Sir Anthony Van Dyck(1599-1641)的畫作:"Amarillis and Mirtillo"(1632)。原畫的中央是著男裝的牧羊人高興地接受女神賜予的花冠,就在你以為畫家把異性戀情當作重點,但是右下方卻是一位裸露上身的女子仰頭與身後另一位女子吻得渾然忘我。



荷蘭畫家Ferdinand Bol(1616 - 1680)也有一幅性別模糊的”The Crowning of Mirtillo“(1650)。變成是著女裝的牧羊人,戰戰兢兢接受花冠,旁邊每個人的眼神都很有趣,好像各有想法。

The Crowning of Mirtillo, 1650

Jacob van Loo (1614–1670) 的“Amarillis crowning Mirtillo”性別和性慾界線更為模糊,女神Amarillis吻得異常投入,看不出來是個趣味競賽。注意她的左手,好像要發生激情的下一步。

Bartholomeus Breenbergh(1598 - 1657) “Amarillis crowning Mirtillo with a Floral Wreath” 與第一幅Anthony Van Dyck的詮釋方式相似。左邊是著女裝的牧羊人得到最後冠軍,右邊另一對侍女並不理會比賽結果已經揭曉,仍然處於熱吻進行式。

2011/04/01

Different Looks

Blogger最近提供幾款檢視方式,可以用不角度來閱讀本站。這幾款都相當圖案導向,我幾乎在每篇文章配圖,所以還算搭配得起來。不過有些屬於視頻或是photobucket的圖片無法顯示,可能Blogger日後還需要修正。(請點以下的文字塊


Flipcard


Sidebar


Snapshot


Timeslid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