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4

Queer Women in art 19 : Natalie Clifford Barney﹣part 1

Natalie Clifford Barney 1920Natalie Clifford Barney (1876~1972)

有關娜塔莉的中文介紹,最知名的一篇出自大陸女作家毛尖《娜塔麗,她的沙龍和女人》,此文曾在台灣出版,收錄於《沒有你不行,有你也不行》.我對沙龍招待客人的「黃瓜三明治」印象,源自於此.大陸網站多有轉載,若要尋個乾淨頁面,我推薦在豆瓣的這一頁

20年代巴黎女同要名留青史,如果沒有才氣,就得依靠財才.娜塔莉的父親是美國俄亥俄鐵路大亨的繼承人,還是接近華府權力圈的紅頂商人,她幸運繼承龐大財產,在巴黎當起藝術界的天使投資人.只是常常公私不分,牽扯情慾關係.或許她對別人的藝術創投並非主要目標,她一生最在意的是實踐自己的女同「行為藝術」.

《The Wel of Loneliness 寂寞之井》(1928)作者:Radclyffe-Hall曾經對娜塔莉的「博愛」歎為觀止:
    "Her love affairs would fill quite three volumes even after they'd been expurgated" 就算經過刪減,她的情史仍會寫滿三大冊。
我個人判斷,每一冊都像大部頭百科全書般厚重。可能情史百科全書需要分門別類,於是她將情人分成三種:(右圖攝於1939年,約62歲)
  • Liaisons 緊密關係:按照認識的時間先後為 Olive Custance(1874–1944)、Renée Vivien (1877-1909)、Elisabeth de Gramont(1875–1954)、Romaine Brooks(1874–1970)、Dolly Wilde (1895–1941)
  • Demi-liaisons 半生不熟:Colette、Janine Lahovary等
  • Adventures 激情嚐鮮:Eyre de Lanux 等
娜塔莉的長壽讓她的「博愛」顯得更為傳奇。據說在1959年,她高齡79歲,仍在法國Nice(尼斯)位於Avenue des Anglais的公園遇見最後一位戀人Janine Lahovary,而且還請求羅曼布魯克斯能再容忍她接納小三。羅曼忍無可忍不再理她,沒多久就去世了。

要了解她狂野的一生得回頭看看這小女孩是如何成長。

如果熱愛藝術和自由是來自遺傳基因,那對基因肯定是源自母親Alice Pike Barney。她有德國、荷蘭、法國的血源,而Alice的父親熱於贊助藝術,自己也從小就顯露音樂天賦。但她真正發揮的舞台卻是在繪畫,而且是由女兒娜塔莉牽的線。

1882年巴氏全家到紐約長島飯店渡假(左圖為1882年姊妹合照),剛好碰到Oscar Wilde(王爾德)來美國演講。王爾德看見小娜塔莉混在一群小孩跑來跑去,便把她抱起來放在膝上為她講故事。後來他見到娜塔莉的母親,兩人相談甚歡,王爾德鼓勵她大膽逐夢。1887年她真的不顧先生反對,帶著兩個女兒遠赴巴黎習畫,最後成為專業畫家。

為什麼巴夫人要帶著兩個千金離鄉背井?巴黎有較好的習畫環境是原因之一,但我隱約覺得她和娜塔莉都很不適應美國上層社會的壓力。

巴夫人差一點要嫁給非洲探險家,顯示她有點浪漫主義的傾向,只是幾經考量嫁給有錢的鐵路大亨。不過她父親是酒商,職業不夠高尚,總有人說閒話。

natalie-barney-1另外一例是去巴黎的前一年,巴氏全家在緬因州的Bar Harbor避暑,10歲的娜塔莉常不按牌理,引起地方側目,有次還登上當地報紙頭條,只因她在路上騎馬飆速,不像淑女般側騎,而是雙腳打開跨騎。(這張馬上英姿很收歛地採取側騎)

據說她在巴黎,天天到郊外Bois de Boulogne公園騎馬,而且是不上馬鞍。後來羅曼布魯克斯在肖像畫右下方畫了馬匹,用於點題娜塔莉的騎術。
Romaine Brooks, Miss Natalie Barney, L'Amazone, 1920


他們每年去Bar Harbor避暑,有篇非常有趣的考古研究這一家子是搭那些交通工具到達Bar Harbor?由華盛頓搭乘紐約中央車站的支線Bar Harbor Express來到Hancock,接著再搭汽船橫越Frenchman's Bay 來到 Bar Harbor。那艘船名,你一定不敢相信,就叫做The Sappho,原來希臘女同詩人從小就在召喚娜塔莉,長大之後,她也真的前往 Lesbos想在當地為女子興學。


娜塔莉跟著母親來到巴黎,就讀當地的女子學校,讓她熟稔法文,以致於她的著作幾乎都是法文,長期以來英語系國家並不清楚這號人物。但沒關係,她已把巴黎當成家鄉。

娜塔莉12歲就確認自己是拉子,早早決定要光明正大出櫃。她對同志身份的態度至少領先半個世紀以上。在她宛如「慾望城市」專欄中的討喜短句,常會出現這樣的文字:

    “My queerness is not a vice, is not deliberate and harms no one” 我的同性傾向不是罪惡,非我能控制,但予人無害。
    “I am a lesbian. One need not hide it nor boast of it, though being other than normal is a perilous advantage.” 我就是女同。不必掩飾,也毋須吹噓,雖然「非主流」是項具有風險的優勢。“
我覺得她的少女模樣非常現代感,頭髮自由蓬鬆,穿著短褲,袖子捲起,根本不像上個世紀初關在家中的富家千金,而像80年代的搖滾女星。(下圖攝於1899年)

她的狂野不僅於此,在那個古早時代還跑到樹林裡拍攝業餘全裸寫真照。她對自己身體充滿自信,可以想像她在床上一定非常活躍。(下圖攝於1900年)
有多活躍?20年代的情人Dolly Wilde寫信給她:
    "Do you love me? I wonder! Not that it matters at all. Perhaps I shan’t even mind when you leave me - only then there could be no love making - impossible thought. … Did you know that it was nearly four o’clock when I left you last night? I ache with tiredness and darling I am bruised." 妳愛我嗎?我懷疑。其實一點都不重要。若妳離開,我甚至不該介意,只是沒有了性愛,真不敢想像...妳知道我昨晚離開己是凌晨四點?全身痠痛疲倦,親愛的,我還瘀青了呢。

3 意見:

entangled 提到...

Wow, three volumes. Then how long will this project be? :P

Wealth did play an important part here. Without the financial support, how could these women live like that at that time (when women even didn't have right to vote)?

Orange 提到...

關於娜塔莉的部份,我預計寫兩篇,最多不超過三篇.但是周遭衍伸出來的人物相當多,我覺得都很有趣,真希望有時間有耐性可以慢慢寫出個規模.

匿名 提到...

Picture of Empire State Building in rainbow colors goes viral

http://chicago.gopride.com/news/article.cfm/articleid/19901401/picture-of-empire-state-building-in-rainbow-colors-goes-viral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