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Sarah Waters:粉絲集中營

有關華老師的書評、影評、動態,豐富又多樣,這裡是中文網站最狂熱的一站。

人物故事: 友同友直友多聞

特別喜歡考古,網路上找不到的中文資料,從英文大海裡找出來。

電影和電視,橘色眼光來說戲

講電影的網站太多了,這裡只談同志主題,專注到好像是世上只有同志影片。

社會: 電腦看久了,總得走出門外

不喜歡談政治,但是很生氣明明一樣繳稅,權利就是矮一階。

2011/09/27

Postcards Collection:Chicago

P.Y. Liao寄來這張芝加哥的明信片,令我百感交集,因為那個地方代表我上個戀情的正式結束。



當時兩人同意雙方的關係要回歸到朋友的狀態,但是仍然要以朋友的身份最後一次共同旅行,因為這是我們認識之初就做好的約定,只是沒想到竟是分手之旅。

原始影片是V8拍攝,後來我再轉錄,畫質難免有些流失。我重新剪輯過影片,我們都不會出現在畫面中,但是破例保留畫外音。旅行結束一年多後,我認識Fruit,沒多久對方也結婚了,雙方各有歸宿。我還拿V8拍攝她的婚禮,拍完之後,機器就報銷,之後便進入DV的時代。

要有結束,才會有開始。

Postcards Collection:Canada

以下這一組明信片都是加拿大的的風光。

過張是維多利亞省The Butchart Gardens(布查花園)。很多寄件人沒署名,我只好在這裡表達。我知道,你喜歡Pillow Talk,我最近會有篇小短文。


下面這三張是我的高中學姊寄來的。我們因為喜歡Sarah Waters而結識,進一步才知道兩人就讀同一所高中。她為部落格提供過不少文字,是這裡的匿名作者。不過她比我有成就多了,到過很多地方旅遊,而且不厭其煩一路上為我收集明信片,下次我還會特別為她做個英國專題。

這張明信片出現雙層巴士,但不是在倫敦,而是在加拿大維多利亞省,後面的建築物是她下榻的旅館。


很漂亮的溫哥華海灣。嗯,The L Word就在溫哥華拍攝,現在應該早己人去樓空。

2011/09/25

Postcards Collection:Slowpoke

Slowpoke曾是我們的舊金山特派員。我很欣賞她的攝影作品,感性細密。很高興她已經回到台灣,希望她能繼續發揮專長。

介紹過她之前寄來的明信片,接下來這三張都有她一貫的風格。

這張圖片是GLBT Historical Society 收藏1973 Gay Day 紀錄照Dykes on Bikes。


背面上方下圖是紐約The Stonewall Inn,下方是位於石牆酒吧前的Christopher park,George Segal作品“Gay Liberation”(1980),據說這是一件以同志平權為主題的公共藝術。


看過Milk(自由大道)就知道這位就是知名的Harvey Milk在1978 Gay Freedom Day Parade的歷史留影。


上方彩虹彩帶攝於華盛頓特區,下方豎立於費城的紀念碑文:Gay Rights Demonstrations July 4, 1965-1969. Annual public demonstrations for gay and lesbian equality were held at Independence Hall. These peaceful protests and New York's stonewall riots in 1969 & Pride Parade in 1970 transformed a small national campaign into a civil rights movements.


這套衣著看似不起眼,卻是同志時尚大師Alexander McQueen(1969-2010)的作品,請自行到網路上查本他的創作,令人目眩神迷。多虧這張明信片,讓我增長新知。


Orange 郵件地址:
10099 台北市台北郵政第276號信箱
P.O. Box 276 Taipei 10099, Taiwan, R.O.C.

2011/09/23

Postcards Collection:Kris

Kris是位神秘客,我沒有線索可以聯結出他是何方神聖.他在2010年寄來三張明信片,三個地點天南地北,很好奇為什麼他要在短時間長途旅行.

第一張是加州的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約書亞樹國家公園,他在初春時寄來,上面輕描淡寫,景觀不錯,但不適合夏天來訪,因為是沙漠地區,太熱了.


二個月後,第二張明信片自希臘南方小島寄來,透露一些訊息.他是來出差不是遊客.


再一個半月,我收到第三張來自葡萄牙里斯本的明信片.他這次用中文分享更多了,他覺得里斯本和舊金山很相似,一樣的緯度、氣候和跨海大橋,只是少了卡斯楚街,但很訝異半夜電視節目出現Ellen Show脫口秀.


之後我沒有收到Kris的第四張明信片,或許我收過,但不知道是他寄的.

Orange 郵件地址:
10099 台北市台北郵政第276號信箱
P.O. Box 276 Taipei 10099, Taiwan, R.O.C.

2011/09/22

Postcards Collection:Hei Hei

有些網友寄給我不只一張明信片,住在挪威的網友寄來兩張遙遠的祝福,每張開頭都是Hei Hei,因為挪威人打招呼都說嗨嗨。

我原本只是依稀記得,有一位留言過的讀者YC現居挪威,後來在臉書,偶然看到另一位網友Sharon提到她住挪威(奇怪,他們怎麼都互相認識?),我把寄件人、臉書、留言者全部聯結在一起。有了其他資訊輔助,她不再是個平面的「讀者」,挪威所代表的距離感變得更為具體,二張明信片越過千山萬水寄到台北。

當然,我默默地偷瞄那麼多人的動態,有時真為大家高興,你們都很努力地生活,雖然喜怒哀樂皆有,但將來回頭檢視,這些都會成為你難忘的軌跡。

很有趣的是我收到的來信通常不會只寫給我,而是寫給我和Fruit,希望我們一直給它幸福下去。我以前以為影評是重點,Pillow Talk是小菜,其實對很多人而言,Pillow Talk好像才是主菜,常獲得迴響,好像光是我們12年沒有分手,就值得當成稀有動物呵護。

我也想多帶她出去走走,我們才有遊記可以寫,不過最近時間不易安排。所以能收到大家寄來的明信片,算是另一種補償吧。


這一張是北極光,現場觀看一定很震撼。

這個圖像是挪威民間故事Troll,是指山怪,網路上可以找到不少cute版造型。她寄給我的版本是挪威插畫家Theodore Kittelsen(1857-1914)的作品,風格特殊。

Orange 郵件地址:
10099 台北市台北郵政第276號信箱
P.O. Box 276 Taipei 10099, Taiwan, R.O.C.

Closer and Quicker +

如果你有Google帳號,而且經常使用Google的服務,可以考慮使用Google+,它已經全面對外開放了,可以把我( orange169369@gmail.com ) 加入到你訊息圈名單中.如果你害羞,可以維持單向的追蹤,就像臉書最近推出的訂閱功能.

很多人把真實生活都放在臉書上,至於你要把臉書一樣搬到Google+,還是把Google+變成另一個網路身份,你有機會重新思考.我沒有人格分裂的問題,但是會儘量讓現實和網路做出區隔.

2011/09/20

Emmy Bits

我不輕易看影集,最近週末空閒時間觀看Glee,難得讓我對艾美獎產生一點興趣。這次主持人是Jane Lynch,這位在The L Word裡令人討厭的律師,怎麼都想不到她後來在《男人四十》展現喜劇身手,在Glee紅的發紫。I.C.真是很不會運用人才。

艾美獎頒獎前,電視台拍了一系列促銷廣告,Jane Lynch開起主持一姊Ellen DeGeneres的玩笑。有時候我們會嘲笑美國人太保守,但是拉子在電視圈的這般地位,著實令我另眼相看。真的,可以在電視看到兩位結婚的女同志,光明正大地中性打扮,而且主持大型節目,歷史意義不凡,不曉得後繼者還有那些人?


艾美獎開場有段主持人的個人季,在星際爭霸戰飾演尖耳朵史巴克的資深男星 Leonard Nimoy讚美她男女通吃,因為 "to men, you’re womanish. To women, you’re mannish.“對男性觀眾而言,妳是女性化,對女性觀眾而言,妳又是男性化。原來,這樣就可以省下兩人搭檔的費用了。

Jane興緻大發,決定要來段歌舞,對方一度懷疑:可是Glee都不讓妳唱呢?沒關係,我用對嘴。她一路經過許多電視節目場景,我依稀辨認出「我家也有大明星」、「實習醫生」、「流言終結者」。她在「廣告狂人」(其實我一集都沒看),出現時代差異的笑點。這些舊時代的男人要她倒咖啡,還建議她去學學打字,並且開除掉她的髮型師。Jane辯解,在她的時代女人可以和另一個女人結婚,順勢對戲中的Peggy拋了媚眼。Peggy倒是提了個問題,「是不是已不再需要和男人上床才能爬上高位?」Jane的答案很反諷,「妳還是得權宜運用」。

短片中的歌詞仔細聽來有點離經叛道:電視是仙境,別讀書,運動太傷身...希望這是某種我不太理解的美式幽默。



沒機會看全版轉播,就看英國衛報提供這段精采剪載版。1:49出現Jane本次典禮中最佳台詞: "A lot of people are very curious why I’m a lesbian.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cast of Entourage."「我家也有大明星」的一班角色把人家逼彎的。

英國演員Ricky Gervais擔任金球獎主持人,把英式毒舌發揮到極致,他在預錄且被故意剪輯的短片中依然透露不曲不撓,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6:12 Modern Family 上台致謝,提到有對同志伴侶表示感謝:你不只讓觀眾歡笑,也讓觀眾學會忍容。

2011/09/14

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

網友「麻瓜」寄給我一本近期上市的翻譯文學:《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譯自Jeanette Winterson 的名作"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他一看到"Oranges"和"Fruit",就決定要送給我,祝福我們的愛情。

BBC曾將本書改編成迷你影集,是我早期收藏外國VHS的品項之一,我在台北Page One書店買到"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原文書,可惜一直沒有時間讀完。我知道這部作品時,還不認識Fruit。我把自己的網路名稱取名為Orange,其實與這部作品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個故事大概提過幾次了,Orange本是Fruit的小名,她的朋友都這樣稱呼她。為了示愛((和宣告),於是我用她的名字作為部落格的命名。因為我沒辦法用她的名字為天上的星星命名,但用在部落格,事情就簡單多了。由於Orange被我佔用,她只好改用Fruit。

回到書吧。為什麼書名要談到「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柳橙當然只是千萬種水果的一種,而它竟然可以變成「唯一」,因為它是種強制的選擇,根據女主角養母狹隘而絕對的宗教觀篩選而來。簡而言之,書中的柳橙象徵著「偏執」。

不是所有的教友會對別人強加偏執,但不可否認基督教會很容易陷入強勢主觀,放任凡人來決定「愛上帝」與「愛同性」必須擇一選擇。小說是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出版的作品,看來猶如中古世紀的傳說,然而對照近期不斷有極端教會勢力反撲,顯見現代人雖然拿著smart phone,卻仍然身陷黑暗時代。

說到宗教和歷史,我推薦另一本80年代老書新譯:《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麼?》(The Lessons of History)為歷史學家威爾杜蘭《世界文明史》的最終篇。其中一章,他認為宗教對社會安定有很大功能,因為「神最初是由恐懼而產生」,神職人員順勢利用宗教來支持某些道德規範和律法。其實大自然的勝敗與善惡無關,也與宗教無關.然而宗教會隨著時局變化而消長,不可能完全消失。宗教厲害之處是能為一般人帶來想像和希望,「只要貧窮存在,上帝也會存在」。我認為其中的「貧窮」是種代名詞,凡是對現狀無所適從者,容易向宗教尋求慰藉。

或許我們的人心在處於黑暗時代,這是因為事情本來就難以理解?還是有人抗拒理解?

"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電視版女主角是Charlotte Coleman,她最知名的作品可能是《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妳是我今生的新娘,1994),飾演休格蘭的妹妹,愛頂著一頭彩色短髮.很可惜她在2001年因病去世.

電視版的養母由Geraldine McEwan飾演,後來她演出陳可辛在美執導的《The Love Letter》(情有千千結,1999),片中令人芳心大亂的情書其實出自Geraldine McEwan的角色。

關於《The Love Letter》,請參考我之前的文章:

2011/09/11

The Moon Represents My Heart

中秋佳節愉快

2011/09/06

The Marridge in Your Mind



最近注意到伊莎貝爾喜餅推出三支系列電視廣告:「結婚其實還不錯」。這三支都以女性為目標,訴求婚姻能解決女人居住和工作的困擾,因為提議結婚的男性是最好的避風港。

先描述一下廣告情節吧。故事一:女主角在廚房拯救漏水的水龍頭,向惡劣的包租婆求救.包租婆推諉是女主角自己弄壞,女主角想起男朋友向她求婚,要她離開那間爛房子,於是她鬆手讓水龍頭狂噴,留給包租婆處理。

故事二:女主角面對發脾氣的老闆,老闆大罵倒完咖啡就滾,她索性把咖啡全倒完滿溢在老闆的桌上,因為男朋友剛向她求婚,何必工作那麼辛苦,他一個人承擔就好了。

故事三:女主角在高檔藝品店受到店員奚落,那個妳買不起,她卻叫店員留下買不起的那一件,其他全部打包結帳,因為男朋友向她求婚,由她佈置未來的新家吧。

這些廣告如果沒有男朋友求婚的前提,這些女人的反應會讓我拍案叫絕,但所有的動機歸究於結婚,讓人涼了半截,這樣的性別刻板印象至少倒退了十年,女孩們仍是經濟和態度的弱勢族群,沒有男人撐腰,那來這些為所欲為。

站在男性同胞立場來看,他們說不定只能勉強苦笑,因為年輕男子根本沒辦法獨力負擔家計.爛房子?如果便宜,可能就變成兩個人一起住了。

廣告公司自以為創造了結婚話題,卻是個很糟的話題.婚姻很難成為解決問題的答案,有時它本身就是另外一個問題.或許廣告公司只需訴求兩人共患難同享福的依存就好了,不須把女人的幸福建立在男人的痛苦上。

台灣的廣告公司(還有廣告主)可以再開放一點,喜餅定位不一定限於表現結婚的甜蜜,可延伸為所有二個主體之間的「承諾」都能用喜餅表示(只要重新包裝),例如兩家公司合併,客戶買下長期的保險....或許有一天,廣告就會看到一對同志伴侶拿出喜餅宴客,畫外音出現:某某喜餅,見證天長地久。

國外以女同婚禮表現的廣告就以Johnnie Walker這支知名度最高,酒商以「走自己的路」為主題,讚揚這對新人不落俗套,對照台灣廣告還在讓女人用結婚逃避困難,證實我們太需要性別平等教育。


同場加映,這是新娘在受詛咒的婚禮上臨時轉彎: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