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5

《書店的黛安娜》之百合情誼

《書店的黛安娜》(本屋さんのダイアナ)

我不是天生敏感,而是被環境養成。沒說出口,沒寫出來的訊息,總是對著我「大力揮手」。新書區有成堆的新書,這個不起眼的青綠色書皮,可能就這樣一掃而過。然而她那縷印金的長髮,和相擁的黑髮子女,很神奇地立刻抓住我的眼睛。中譯版的美術設計是朱疋,比日文原著封面更貼我心。

日文原著封面像是我閱讀前三分之一時的寫照,太過甜膩的少女故事,讓人懷疑自己的判斷力:我讀這種書是不是太老了?中譯版的封面風格則是預告漸入佳境的過程,破碎人生的成長回甘。這樣才值得「書店大獎」(本屋大賞)第四名的價值。



我搜尋網路上的書評,盡是出版社在2015年12月推出的試讀活動,全部是不痛不癢的複製圖書說明。

「一般讀者」可以把它視為女性成長的故事,包含親情、友情、生澀的異性關係。日本人溫和的性格,讓這個出現哈利波特、Uniqlo羽絨衣,發生在現代的故事,呈現東方式壓抑內斂的情感。看多了同樣是講少女成長的西方作品,突然要調整一下心理焦距。

這本書的主軸是兩位女主角,金髮的黛安娜和黑髮的彩子,因為不同的家庭和學校環境,表現「環境決定論」和「命運主掌權」不同的相對論。

對我而言,黛安娜和彩子之間隱含著強烈的百合情誼。書中描述最多的是黛安娜如何形容彩子出眾的丰采,彩子如何傾心黛安娜不落俗套的美麗。雖然兩人在國中因為誤會和吃醋,突然中斷交往,但是彩子後來透過匿名的網路讀書討論版,猜到隱身幕後的黛安娜。兩人磁吸之強烈,足以讓人忘掉一直在旁邊守候的武田同學。

《書店的黛安娜》全書有著巧妙工整的結構,最後黛安娜終於見到親生父親的揭密,有水準之上的安排,不致想當然爾。不過,我覺得有些動作細節不夠,偏重對話來推動劇情,小說的影像感太單薄,缺乏景深。

書頁最後一頁,重點不在與家人修好,或是接受武田同學的求愛,而是兩人重拾感情。彩子終於來到黛安娜工作的書店,彩子在一旁「假裝翻書」,故作輕鬆地開口:「吶,黛安娜,那個,妳今天工作幾點結束?」

最後這一段不是百合,不曉得什麼才是百合:
總覺得對方怦然心動的心臟聲,傳進耳朵。彩子用她染成淡粉紅色的指尖,刷刷地翻著一頁頁的全新白色紙張,彩子及黛安娜深愛不已的那種味道,像是花瓣一般地散落在四周。

2 意見:

匿名 提到...

書中間也描寫的相當百合,
例如當彩子的例假來的時候,
因為不小心滲漏在裙子上,
黛安娜馬上帶她到美術教室清理裙子,
彩子就那樣躺在戴安那的胸懷中....
啊阿啊阿~~~~超級百合!!!

Orange Fruit 提到...

我有時對「百合」感覺很複雜,到底是社會壓抑下不得已的出口,還是含蓄民族性的普遍現象?開放的西方社會就很難領略這種情感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