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7

時間焦慮

有人說年過五十是人生最快樂的階段,想要的都有了,沒有的也不想要了。如果就這樣得過且過,確實很快樂。


照片來源
我終於放下魔羯座的矜持,開始追求不一樣的人生,去學習奇奇怪怪的知識。例如我最近揮汗在寫第二本書(本人沒有上咖啡館寫作的習慣),關於如何自助出版。較之第一本從純文字發想的步驟不一樣,這次是圖文並重。這才發現電子書上的圖文安排和網路發文是不一樣的閱讀體驗,還有很多CSS的技巧在裡面。


網路文章並沒有嚴謹的「分頁」概念,頂多是分篇。電子書是reflowable (我不是做fix-layout),仍然有書本分頁的結構。我現在回頭看5月更新後的《拉子時代》電子書,覺得慘不忍睹,圖片與圖說分離,圖片與內文的節奏變得不如預期。我會用新學到的技巧重新調整,但是得等到第本二書出版後。

我在國外ePub討論版看到有人詢問圖片與圖說分離的問題,一開始大家只談如何強迫分頁,其實會有些後遺症。後來在另一個專門製作ePub內頁的網站看到他們傳授的方式是讓一個段落不要分離page-break-inside:avoid。我還在實驗如何拿捏,因為用太多等於沒用。大致上效果不錯。(有人告訴我,還有figure、figcaption可以使用。)

在網路搜尋意外看到下一個想要學習的目標,學習Python來做資料分析⋯⋯現在文組學生也要學會寫程式,我實在很好奇如何用它發現新大陸。

最近我覺得這種追求第二人生的背後仍然隱藏魔羯座典型的時間焦慮。

上個週末傳來四姨丈過世的消息,母親聽到有點難過,因為她本來計劃八月回花蓮慶祝四阿姨八十大壽,沒想到這回喜事變喪事。前幾天母親參加教友的殯葬彌撒,她回來告訴我那位教友還不到六十歲啊。

母親經常支援殯葬彌撒,她總是會惋惜,這個還年輕,那個年紀已經很大。總之我們不乏生老病死的話題。或許是講多了,我常懷疑萬一只有幾年的生命,我會留下了什麼?

這時候我就覺得同婚不立法還真誤人一生。我們喪失了大半的人生選擇權,前半生只有一個人,後半生已來不及裝滿一屋子家人。那就好好發揮一個人的價值吧。

Fruit還在論文計劃的階段打轉。我幾乎每天都在鞭策(打)她努力。最近再度被教授退件,我有點火大了。妳趕快給我發揮個人價值啦。

以前她一直不准我動書房,上個週末她終於讓步由我來大掃除(中途她還跑去午睡),我把教授不要的研究方向,所有資料全都收掉,依據後來的研究方向,把資料重新分類整理,寫上標籤。我從來不相信書桌亂,腦筋會清楚。那只適用少數特異人士。你的桌面和電腦分類系統是腦中思考結構的外現。

Fruit是個很少焦慮的人。她在處理學生和教學的問題,展現非常驚人的時間壓迫法,但是在我面前好像永遠在開小差,今朝有酒今朝醉。連晚上睡覺都沒有效率。

戶長呼叫副戶長。
很煩呢
我是室長,妳是副室長。
還有呢
我是床長,妳是副床長。
時間不早了,趕快睡啊

4 意見:

金钊溟 提到...

为什么在博客里看不到发文时间?只能在FB上看到博客更新的时间

金钊溟 提到...

哈哈哈哈,鞭打陛下!你鞭打的时候有没有穿紧身皮衣啊?还有黑色渔网袜?有没有准备好护士帽和手铐?哈哈哈(后边省略50字...)

金钊溟 提到...

“我是床長,妳是副床長。
時間不早了,趕快睡啊”

早上发现,你在床上,我在床下
腰好痛,好像着了凉...

删个留言还要留下“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和痕迹...囧😳哦

Orange Fruit 提到...

這篇發文是2017年7月,現在11月了,我的第二本書到了最後階段,Fruit的論文還在她的腦袋裡。我都自顧不暇了,最近沒有鞭策她。不管她如何抱怨我活力衰退,今天早上為她做了愛心早餐,兩人日常還是很恩愛的。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