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8

Hida Takayama and Shirakawa

燥火上身

第二天從名古屋前往高山(Hida Takayama),Organe的心情不是很好ㄝ,因為她已經便秘第三天了,昨天晚上還頭痛。誰叫她在飛機上看波特小姐不睡覺,因睡眠不足而導致此結果。她還直問我為何妳不頭痛?不便秘呢?還對我發脾氣呢!奇怪哩!假如二人都生病了,那誰來照顧她?

我又被曲解了....唉,懶得反駁.

高山古街所在位置是日本北陸的飛驒山脈,商店都有二百年以上的歷史,整條街都是觀光客。臨行前,我聽了同事的建議,買了赤味噌和花生味噌再加一瓶醬油的組裝包。行李背的很重,都是我同事害的。後來味噌是送給Organe的媽媽,我媽又不煮飯。

她喜歡購物的感覺,卻不一定是買給自己,所以大部份東西變成禮物送人。雖然她是花自己的錢,可是我一想到要全部打包拉回台灣,便常常想踩煞車.

我看上一對木碗,他們的做工很細,但她不肯,並且威脅不幫我整理行李。我改變主意,另外挑幾盒名產外加仙貝吧,結果她又當場發火逼我放回去,索性就不買了。她真的很小氣, 反而是她自己買了古街素描的明信片。

我問過她,為什麼喜歡惹我發火?她就是很痞子,如果我太安靜了,一定要過來「戳」我一下,看到我有反應(不管好壞),她才高興.

午餐是傳統日式的定食:菜都是涼涼的不是很好吃,外加二片荷葉墊著五花肉叫做「味噌燒肉」,太肥了,只好都給Organe吃。丸子有肉味ㄝ,我無福消受,再加上醬菜太鹹,只好吃小火鍋的料。有熱湯,又有些配菜,我還把那些冷掉的菜再丟入鍋內煮一煮。

常被她當成肉食動物來餵養,太肉味的餐點都是由我來珍惜資源.但是,我怕吃雞爪、豬腳...具象化的食物.在吃方面,我是視覺高於味覺.

和團友聊天,團友非常的有禮貌叫我們為阿姨。我愣了一下,叫姐姐就好了,幹嘛叫阿姨呢?我只不過是白髮多了些,而且,我還沒一枝花耶!人家還小哩!!!

她是少年白,原來染的紅毛獅王間隔久了點,白髮藏不住了.我的頭髮則是烏黑濃密,帶些微自然捲.可惜膚色跟著深了點,有次從墾丁曬回來,被計程車司機錯認成東南亞華僑.

下午被拉到「新的世界遺產」-白川鄉的合掌村。其實還沒到現場,我完全沒有畫面。到那,我覺得又是古蹟。之前同事告訴我,說那裡很棒,但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哪裡好?不過是一堆屋頂用稻草蓋的木頭房子。聽說屋頂每三十年換一次,要花不少錢哩。

說來慚愧,我行前沒有時間做功課,很多門道反而是回國後慢慢摸索.Fruit這傢伙看起來像是白目的觀光客,哈日方式卻頗為極端,愛看夢枕獏妹尾河童的作品.

一下車,導遊說七八個人輪流進屋內聽解說。我和Organe先去上洗手間。咦!當我出來時,整團的人都往右走了,當導遊解說完畢了,Organe還沒出來。人呢?再跑回洗手間喊了一下,她有回應才放心,但整團的人都不見了。算了,還是等她出來吧!Organe開心的走出來,我問說小狗便便沒?看她的笑容,我知道問題解決了。

真是的,這種事也講出來....不過,一路上的洗手間都用繁體中文字請華人遊客用後把衛生紙直接沖掉.我以前旅行就研究過為什麼國外與台灣洗手間的公告完全相反?其實衛生紙是可以沖入馬桶內(請見此頁說明),但是有些台灣公廁未提供衛生紙,反而在門口販賣小包裝面紙,根本是大錯特錯!面紙的用途不是入廁,面紙才不適宜沖入馬桶.

結果只剩下我和Organe二人孤零零的在入口處,我們脫隊了。後來憑直覺走向大馬路繞了一圈才看見團友往山上走去。我們二人走得喘呼呼的,我告訴她走慢點,呼吸才不會困難。到了山頂才發現合掌村的全景真不賴,在買回的明信片上才看到白雪靄靄的合掌村,真像個欧洲的聖誕村耶!左圖取自網路公開照片

我們買了二件T恤,一黑一白。Organe選擇黑的。她皮膚比較黑,若加上她不笑時的面孔,活像黑社會的老大,可惜她就是矮了點。這次回來在車上,從後視鏡照出Orange被白雪曬黑了,沒辦法誰叫我天生麗質!

她習慣出國時,買二件當地的T恤為情侶裝.怪了,她完全沒有提到我們自己去參觀某戶合掌村建築內部的情景....

傍晚到了兼六園,導遊帶我們去看綠色的櫻花-菊櫻。可惜他發音有誤差,我以為是吉野櫻,可惜還未開花,我只看到綠色的葉子。

真是的,每次到兼六園都是快傍晚了。其中有一家店更酷,當我們才走過去就關灯了打烊,那還逛啥啊?再兼六園裏面晃晃,上面的優點:宏大、幽遠、懷古....我覺得還好耶!除了櫻花不說,宏大嗎!也還好。幽遠嗎?So So。唉~反正對我這個不解風情的人來說,沒啥感覺!

妳沒感覺,那為什麼要挑這個行程啊?(右圖取自導遊網站的照片)

晚上吃燒烤自助餐,在飲料機前我和Organe爭辯,Aquarius是日本飲料?還是可口可樂公司出產的美國品牌?那日本大帥哥福田雅治代言的是哪一個啊?

這也要爭辯?我很清楚地記得當年它在台灣的電視廣告是埃及人面獅身金字塔拿起一罐來大灌.回來查到它的行銷歷史,發現可口可樂最早是在日本上市,以匹敵日本的國民品牌寶礦力,所以讓她誤以為水瓶座是日本土生的商品.

當天,一進飯店,Organe眼睛為之ㄧ亮,發現飯店大廳可上網,一百丹10分鐘,我們趕快把行李放下來上網。Organe要查流量分析表,順便看是否有新的留言和信件?感覺她好像在行銷的報告,看看今日的營業額似的!

來自內地的流量突然大增,原來伊甸園調整了我的貼子位置,再加上刺青下載檔案流傳開來,那篇影評的點閱率再度增加.不過,我和Bad Girls Annex合作的文章碰到瓶頸.

富山竟然有輕便的電車,蠻漂亮的,讓我想起瀋陽的電車。

她曾陪爸爸回東北老家探親,她說當時攝氏零下不知多少度,那幾天日本的氣溫對她而言簡直小巫見大巫.

晚上在房內看到了蠟筆小新的卡通,雖然我不會日文,但我會看圖生義。好像是慶祝日本映畫15週年的特別節目。嗯,台灣一定還未上映。

Orange開始整理行李,目前還未抱怨,因為行裡還裝的下,還未發飆!!但是到第四天就爆點了!

我在整理行李時,通常都把她「托兒」給電視機,免得她在旁邊亂出主意,讓我心煩.次日就要上立山看雪壁了,我更要花時間思考,隨身背包怎麼帶才會方便.

4 意見:

Iviven 提到...

orange
这一路看来,越发觉着你很是幸运,fruit生性开朗大方。仔细考究起来,竟有些衬托出你古板生硬,不知是写这游记故意要对比还是平日就是这一贯的“正派作风”,看来,你那次说若全由你写,必定浮云蔽日,确实有些道理。
你和fruit性格互补,所以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不过,我相信,你和她在一起,尤其是不为我们所知的二人生活细节上,你还是一个既严肃又活泼的家伙呢(怎么感觉吧我写最后这句就像是鲁迅,是错的,写出来也可以让人揣摩成对的,反正就那个味儿了)。

Orange 提到...

哈哈,我們現實生活大致如此.不過,往下看再做結論吧.

邦邦 提到...

廁所衛生紙習慣的確讓每個去日本的台灣人很驚奇,我表妹去玩回來也是特別跟我講了這件事"日本人都把衛生紙沖入馬桶耶"。
出去玩就是想買東西嘛,我能理解,你們可以買到一定份量就在當地先寄回來啊(不在意郵費的話),而且我很怪,我覺得在旅館看看當天買的東西很有滿足感,人對沒買到的東西事後常會遺憾(得不到的最好?),就買吧,反正大老遠都來了。
很親的人出遠門起爭執好像是無可避免的事啊,我想是因為兩人各執一詞,永遠沒有結論,我的經驗都是,若有旁觀第三者的意見,兩人就沒得吵了,兩人吵,三人不吵,都是這樣,可是情侶要怎樣找第三人?看來這個問題又回到無解。
看版主你在文末加註為自己辯解真是有趣啊,哈哈。

Orange 提到...

有一年我們在台灣不過是到新竹城隍廟,當天中午前東西就已重到揹不動,我突發奇想在便利商店打包宅配回家.郵寄的方式不是沒用過啊,可是從日本寄回來?算了,恐怕郵資還比東西貴.少買就好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