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Sarah Waters:粉絲集中營

有關華老師的書評、影評、動態,豐富又多樣,這裡是中文網站最狂熱的一站。

人物故事: 友同友直友多聞

特別喜歡考古,網路上找不到的中文資料,從英文大海裡找出來。

電影和電視,橘色眼光來說戲

講電影的網站太多了,這裡只談同志主題,專注到好像是世上只有同志影片。

社會: 電腦看久了,總得走出門外

不喜歡談政治,但是很生氣明明一樣繳稅,權利就是矮一階。

2018/05/19

Tully:選了個穩固的板凳?我已不在乎妳是否後悔至死


《厭世媽咪日記》很適合搭配Netfix脫口秀《黃艾莉:鋼鐵老婆

黃艾莉很不高興大家只會質問母親如何兼顧家庭與事業?當父親的從不煩惱這種問題,只須專注事業。他稍微抱一下小孩,好像所有人都要起立鼓掌。

Ok,昂貴的保姆就是一切問題的解答,而且最好是62歲以上的保姆。要不然年輕的女保姆會讓老公凍不住,年輕的男保姆會讓老婆受不了。

以前浪漫電影的保姆都嫁給死了老婆的男主人,後來女性意識抬頭,換成小帥哥保姆追求離婚的女主人。

家庭電影的保姆把焦點放在小孩,從失職的父母手中拯救他們。直到《Saving Mr. Banks 大夢想家》解析最知名的保姆電影《Mary Poppins 歡樂滿人間》,原作者的動機不是拯救小孩,是拯救不才的父親。

電影對作者創作背景點到為止,我介紹〔P.L.Travers〕,原來她本人是位不婚又不擅養的拉子。

回到《厭世媽咪日記》吧。

它顛覆了保姆電影的公式,年輕的女保姆Tully(塔莉)主要是來照顧辛苦的母親Marlo(瑪蘿),而不是小孩。

我相信現場的異性戀女觀眾越看越奇怪,甚至有點緊張。怎麼辦,Charlize Theron (莎莉·賽隆)和Mackenzie Davis(麥坎西·黛維斯 )越來越情投意合火花四射。塔莉出場前,瑪蘿正在觀看《牛郎到我家》實景秀,暗示瑪蘿對塔莉有潛意識的投射。



片中瑪蘿的同性情史如蜻蜓點水。早在她於咖啡館遇見漂亮的非裔女子,兩人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們馬上就心知肚明。

直到落水意外,觀眾發現塔莉只是瑪蘿精神病發作而想像出的人物。有些人會呼了一個氣,可以把心情聚焦在「媽媽好辛苦」的母親節應景題材,不用煩惱要不要對瑪蘿感情出軌進行表態。



這場落水意外也近乎是場死諫,用以喚醒「只會打死人,不會管活人」老公回心轉意。這傢伙像是包了超長夜安型一覺到天明,既沒注意娃娃半夜要喝奶,也不曉得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是編劇寧願女主角受傷也要不離不棄,癡癡盼到男主人最終願意抱抱小孩,一起洗碗。

Stand by your man的劇碼,只是委曲求全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安排女主角有精神病?瑪蘿難道連個幸福都不能去想像嗎?想要關愛和傾聽就被視為腦子有病,到底是女性有問題?還是編劇Diablo Cody的現實生活有問題?

Diablo Cody 在《Jennifer's Body 辣的要命》大量偷渡女女情節,但是為了替男友復仇,兩個女孩可以相殺致死。這次塔莉必須退消的理由竟然是年紀越長就不能再自由自在,趕快找個「穩固的板凳」吧。

Diablo Cody 可以名列我最不歡迎的女編劇名單。

另外我也想問問莎莉·賽隆,為什麼在你片中的女女感情,一而再,再而三地老是有人死亡消逝呢?

2018/05/14

Killing Eve:難以滿足的胃口與癮頭

影劇裡吃吃喝喝的鏡頭都很有意思。它不只是填補畫面上的動態,也常用來強化影像的意義和角色性格。Villanelle每一集都在大口咀嚼顯得非常可疑。其他劇中人都不像她常常嘴巴塞滿食物。

Villanelle的飲食有多重意義,最常連結的是追逐與殺戮的癮頭,以及愛欲的渴望。

她在第一集開場便吃起冰淇淋,觀眾察覺她的強烈自我,連對小女孩也不手軟。別忘了緊接著就是第一個受害者被刺身亡。



她在托斯卡尼行兇前有場華麗揮灑紅色蕃茄丁的美食秀。與其說是事前補充體力,不如說是殺戮的前戲。

大鬍子禁止她上工,建議她從事其他正常活動。她和法國小情人邊走邊吃冰淇淋,小師哥鼓勵她「完成夢想」。正巧Villanelle看到一頭膨鬆黑髮刺激到她的死穴。


她轉頭顯出「眼睛吃冰淇淋」,提出求歡。這個畫面有多重暗示,這既是香水殺戮的前戲,也是對膨鬆黑髮的愛欲偷渡。



她的食物有時也是個擋箭牌。她的果汁機就是刻意阻擋大鬍子的嘮叨。


她偷翻Eve的手提箱,還要一手麵包搭配追逐的癮頭。她對箱內東西的不以為然,同步顯現在她對麵包疵之以鼻的表情。


三個殺手裡只有Villanelle有張口吃東西的畫面。除了證明她是嗜血的大胃王,也表現她完全融入了「平常心」的優勢態度。


這是目前唯一次看著Eve「眼睛吃冰淇淋」,就像特芮絲在午餐約會每一口都直視著卡蘿。



相對於Villanelle自主飲食,其他劇中人怎樣吃喝?

Eve在會議桌忍不住想偷吃可頌是人之常情。這一季的Eve常常吃別人的東西。助理的可頌、和比爾交換午餐盒、中國情報人員的晚宴。好不容易擔任過一次女主人,還是迫於Villanelle的要求,拿出老公做的剩菜。

至於神秘的軍情局高層Carolyn很少在鏡頭前飲食,卻常在店裡買牛奶、買豬肉,負責採買食材,或是招待食客用餐,不論是在外面餐廳還是家中宴會。

Eve必須借助別忘人的資源才能吃到東西。Carolyn是提供資源的角色。

你怎能不注意和食物有關的鏡頭呢?

2018/05/10

Killing Eve:男性原創,女性製作的女女張力對峙


BBC America常常帶來出人意表的傑作,女性角色不只是Strong,而且是真正Well-written。我們見識過《Orphan Back 黑色孤兒》由姊妹們攜手掀起激昂抗戰,推翻想要長生不死賺黑心錢的老白男。我唯一的忐忑是製作團隊除了有位女性科學顧問,故事掌舵者仍以兩位男性為主。

《Killing Eve》的情況不太一樣了。

2018/05/06

Cameron Post:原著的影視次文化導讀-05/23更新


中央社將《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on Post》改編影片譯為《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我亦沿用稱呼原著。

它不是浪漫愛情小說,別期望有個終於在一起的快樂結局。這是部女同志青春成長書,十足叛逆口吻,處處黑色幽默的故事。卡麥蓉面對不安份的荷爾蒙,那五年來的壓抑、飢渴、焦躁、迷惘。我很少見識如此生猛有趣的拉子角色,相形之下其他愛來恨去的類型故事,讓人覺得蒼白。

作者Emily M. Danforth非常喜歡吊胃口,每次推展到令讀者期待好事快發生,情節突然急轉彎,讓人忍俊不禁。要不然就是澆了一盆冷水,實情沒有想像中的美好。

Emily M. Danforth


原著分成三個段落,第一段是1989年夏天,主角12歲初識愛戀之際遭逢父母雙亡。第二段是1991-1992高中時期,頗為爆笑的情欲啟蒙過程。第三段是東窗事發後,1992-1993被阿姨送去矯正性傾向。

電影故事從她被抓到和高中校花在汽車後座親熱開始(原著沒有如此戲劇性)。主要場景都在矯正中心再穿插回憶。從演員名單來看,卡麥蓉的初戀和諸多細節無可避免地省略。

卡麥蓉愛看電影,租了一堆錄影帶,書中有很多80-90年代影視和明星,有是女同經典之作,有些是通俗文化裡的弦外之音,于我心有戚戚焉,像在小說裡他鄉遇故知,簡直就是《拉子時代》第一部的另一個世界,在蒙大拿州的那時彼刻。

我覺得故事太有趣,但懷疑它永遠不會有中譯版,乾脆將原著裡的影視次文化導讀一番,了解那時的拉子看什麼 。這一系列文章沒辦法完全迴避情節,在意spoiler劇透的朋友,請在此打住不要往下閱讀。(後續連載都集中在這篇更新)

另外我也就性傾向矯正這件悲情歷史進行中文梳理,當做是看電影的附加價值吧。

故事發生地正是作者的故鄉。蒙大拿位於美國西北方,就政黨投票屬性來看,被視為保守的紅州。從地圖往下看,我忍住不住連想:
《My Own Private Idaho》(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大學生Matthew Shepard被兩個仇恨同志的年輕人活活打死在懷俄明荒郊野外;《Boys Don't Cry男孩別哭》是發生在內布拉斯基的悲劇⋯⋯



1989年夏天

第1章


小說起頭第一句:「爸媽去世的那天下午,我和艾琳正在順手牽羊。」

Irene Klauson(艾琳)是卡麥蓉最要好的玩伴。她們各戴著一條廉價金屬的項鍊,在皮膚上磨磨蹭蹭會留下綠銹。墜子是半個心形,上面刻著雙方名字縮寫。妳戴一半,我戴一半,合起來才是一顆心。
插一句話,說到同戴一條BFF 項鍊 ,《Jennifer's Body 辣得要命》堪稱是最佳範例,這部片根本在偷渡Jennifer對Needy的女女戀。
兩人不像一般文靜的女孩,常常相互較量,從體育項目比到學科測驗,隨手出題目挑戰對方膽量,比賽各式各樣「賭你敢不敢做的事情」,例如潛入鐵路橋下的河川,偷拿道路盡頭的路標,或是在雜貨店摸走一些小零嘴。書中用 ”It’s was best friends or sworn enemies with no filler in between.”傳神地形容充滿腎上腺素的關係。
她們挑釁比拼的樣子,神似《Fried Green Tomatoes 油炸綠蕃茄》廚房大戰延長版,根本是另一種挑逗,而挑戰成功的興奮彷彿催情素,把雙方越拉越近。你在《Show Me Love 同窗之愛》看過,Elin只會口頭說說去流浪,當沈穩的Agnes真的攔下車要遠走他鄉,兩人在後座一發不可收拾狂吻起來。
終於,艾琳順勢挑戰卡麥蓉:I bet you wouldn’t try to kiss me. 我賭妳不敢親我。
不知怎地,我想起《Imagine Me And You 》花語:I dare you to love me。
卡麥蓉的初吻混合著鹹味、麥根沙士和暈頭轉向。卡麥蓉結束親吻挑戰,艾琳卻在沒有挑戰的情況下,主動第二個吻。這可不是《Curel Intentions 危險性遊戲》的習作。她們很清楚這是禁忌,被別人發現是會惹上麻煩,所以要小心守密。

大部份的秘密,總有一天都會被發現。

但是艾琳提議,可不可以找機會再吻一次。兩個人不到13歲,還沒到穿胸衣的階段。

我想跳回到第一句之後。

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形容夏日燥熱。卡麥蓉住在蒙大拿州Miles City(邁爾斯城),位在內陸北方。洛磯山脈擋住太平洋的水氣,六月下旬每天攝氏32度以上高溫。她家沒有冷氣,熱得受不了,只能把T-shirt泡冷水再擰乾穿在身上降溫。

這股燠熱壓根兒是指青春燥動,費洛蒙不斷在體外蔓生糾纏,預告這場夏天按捺不住的初吻。

卡麥蓉是游泳好手,游池身手是鮮明的青春印象。艾琳伸手觸探卡麥蓉曬得黑白分明的線條(我不想告訴你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發生),注意到即將從平板小娃開始成熟的胴體。艾琳比卡麥蓉顯得更早熟自覺。
說到青春水漾的畫面,電影《Lilly 愛上壞女孩》,《Thelma 魔女席瑪》能提供相近的視覺參考。還可以再加上克蘿伊・摩蕾茲演出新版《 魔女嘉莉》游泳課。
這一章最大重點是卡麥蓉從沒現身過的父母。故事一開始他們就去世了。

死訊來得很戲劇化。兩人初吻後,等特第二次機會的尷尬空檔,艾琳要求卡麥蓉重述她父母去Quake Lake露營的故事。卡麥蓉的開場白是:「老媽本來會死在1959年的地震。」

外公外婆帶著她媽媽和媽媽的妹妹Ruth(茹絲),一家四口去黃石公園露營,中途遇見另一家人。老媽和那家年紀相仿的Margot(瑪格)成為一輩子的好友。這家人力薦外公外婆趕到某個城市夜宿,他們因此幸運逃過一劫。但是瑪格一家在慌亂中失去哥哥。那天晚上發生強烈地震,高山湖水沖刷下來淹沒營區,最後形成另一個堰塞湖Quake Lake。許多人埋在湖底。

從此以後卡麥蓉父母每年都會前往Quake Lake露營,而且很多人也如此。父母出門時,就由祖母照顧卡麥蓉。卡麥蓉和艾琳覺得不可思議,認為Quake Lake是不祥之地。我們較能夠理解,它像華人的掃墓,或是墨西哥的亡靈節,重返舊地追思逝者。

瑪格這個角色是有趣的伏筆,她還會出現,透露重要的秘密,並為小說的結局帶來光明的想像。Quake Lake也在結局再度出現。這些很難視覺化的情節大概都不會納入電影。

電影的結局只點到卡麥蓉和兩個朋友從矯正中心逃出來,像電影《畢業生》結尾的情境,主角搭上車迎向不可知的未來。

小說第一章尾聲,艾琳得到家人同意讓卡麥蓉留在Broadus(布羅德斯)牧場過夜。他們家經營觀光牧場,房間都設有空調。兩人在艾琳涼爽舒適的大床從第二次接吻起步⋯⋯

你要習慣作者的寫作風格,她喜歡在關鍵點打住。

她們一邊說著兒女情長,一邊聽到半夜門外傳來急促的電話鈴、艾琳母親驚恐的聲音,以及艾琳父親猶豫地腳步停在房門口。卡麥蓉以為他們知道兩個女孩的關係了。

「爸媽去世的那天下午,我和艾琳正在順手牽羊。」把父母的死亡和偷竊的罪行放在一起,好像暗示這是對卡麥蓉的懲罰。

實情比這一句更複雜:「爸媽去世的那天下午,我和艾琳正在順手牽羊。消息傳來時,我和艾琳正在親熱。」

當你覺得同性戀是罪行,有什麼比害死父母還要更大的懲罰?

別鬧了,這兩碼子事沒有任何關係。不過卡麥蓉要走完21章才會釋懷。

第2章

(美國警花、驚世狂花、情比姊妹深)

卡麥蓉以為艾琳爸媽知道她們的關係,才會半夜急著開車把她送走。根據Google Map,布羅德斯距離邁爾斯城將近1小時又17分鐘的車程。

艾琳爸媽一路上沒有透露驅車疾行的原因。卡麥蓉不由自主地縮在車門邊,內心緊張地盤算該怎麼撒謊,掩飾那不過是兩個女生好奇練習。

卡麥蓉回到家,在祖母抽抽答答的懷抱,聽到父母在山區發生車禍意外雙亡。

第一時間,她的腦袋裡仍然是罪大惡極的同性戀。卻有種奇怪的如釋重負:既然他們不在了,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犯過錯。不過她會不斷記得自己的「錯誤」,不值得家人疼愛、旁人憐憫。

阿姨Ruth(茹絲)緊接卡麥蓉父母雙亡後出場。

Kerry Butler飾演Ruth
她穿著像是賭城發牌員的空姐制服,在穿廊哭得梨花落淚。卡麥蓉覺得像是小丑戴上哭臉的面具。過去她和阿姨一年只見一兩次面。聽說她在佛羅里達信了基督,「獲得重生」。爸媽背地裡不以為然地直翻白眼。

在阿姨推門進入之前,卡麥蓉陷入五味雜陳的內心交戰,客廳電視正在毫無意識地重播《Cagney & Lacey 美國警花》(1982-1988)。
《美國警花》曾在台灣播映。早期警匪片都是男性的天下,它是第一部由兩位女主角領銜,叫好叫座的影集。黑髮的Christine Cagney(由Sharon Gless演出)是事業為重的單身女警,Mary Beth Lacey是結婚有小孩的女警。那個年代不可能有拉子警探,它吸引美國富於想像力的拉子觀眾把感情投射在Cagney。
Sharon Gless後來嫁給這部影集的製作人。她知道有很多拉子觀眾,2009年在《Hannah Free》演出想找回舊愛的老T。
對我而言,印象最深刻是《Bound 驚世狂花》Gina Gershon(吉娜.葛森)飾演的Corky在酒吧裡被女警阻止和女客打情罵俏,Corky故作瀟灑丟下一句:"When you get tired of Cagney and Lacey, find me.”(等妳玩膩《美國警花》再找我。)
阿姨在外忙著張羅喪事,卡麥蓉一直窩在家裡療傷止痛。有天她做了這本書最重要的第一件事情:獨力把爸媽房間裡的電視機和錄影機搬到自己房間。她才12歲,一個人搬著傳統CRT電視機,還要把AV端子線都接好,真是高難度任務。

她拿著零錢立刻到騎著腳踏車去錄影帶出租店。她要找一部和媽媽在電影院一起看得淚水直流的電影,隔天還和媽去買了原聲帶。後來她和艾琳又看了一次。

這部電影就是《Beaches 情比姊妹深》(1988)。

我在〔30年後依舊是「閨蜜」死後託孤〕解釋過本片在美國同志社群具有獨特地位。在本書倒不是用作inside joke,雖然她和艾琳爭執兩人誰像片中的Bette Midler(貝蒂·蜜勒)與 Barbara Hershey(芭芭拉·荷西)。大家都搶著當貝蒂·蜜勒,只是她們太小還不知道她可是眾人崇拜的gay icon。

這次卡麥蓉投射的角色是芭芭拉·荷西的女兒,和貝蒂·蜜勒在喪禮上手牽著手。
片中飾演貝蒂·蜜勒童年的女星是Mayim Bialik,後來她在《The Big Bang Theory》(生活大爆炸、宅男的異想世界)飾演男主角Sheldon(Jim Parsons飾)女朋友。我覺得太妙了!Jim Parsons是出櫃的男出志,誰最適合演出他的螢幕情侶?當然是年輕版的貝蒂·蜜勒啊。
茹絲阿姨算不上是壞人,甚至還帶一點刻板化的「美國小姐」性格。她的角色就像所有吃力不討好的後母,和原生家庭舊有的價值觀格格不入。她帶給卡麥蓉最大的壓力是對宗教的態度。起初茹絲只是溫和地建議卡麥蓉多多向上帝禱告,由「我們以外的世界」來引導方向。

卡麥蓉不相信上帝,甚至是不想相信上帝。說不定是上帝造成車禍,為了懲罰卡麥蓉的錯誤。也說不定是別的因果關係造成,和上帝無關。不論是那一種,她都不想去思索,只想躲在錄影帶的天地裡。

卡麥蓉發現「我們以外的世界」不只一個,有成千上萬個,只要花99毛美元租片,就能唾手可得。

第3章

(Personal Best)

七年級第一學期,茹絲阿姨要求學校安排卡麥蓉接受輔導。引導青少年面對親人死亡和調適悲傷。她總是嗤之以鼻,只想看看小說,做做功課,吃著秘書從教師休息室偷來給她的點心。

她在錄影帶出租店比較有成就。店員幾乎不過問卡麥蓉挑選的片子,R級影片也沒問題,她想租什麼,就租什麼。店員可能比輔導室還要了解卡麥蓉。她不想過問阿姨和祖母未來怎麼撫養她,反正任人擺佈。她只想埋在電影裡躲避現實,她租過《Little Shop of Horrors 異形奇花》(1986)、《9½ Weeks 愛你九週半》(1986)、《Reform School Girls》⋯⋯

卡麥蓉一直故意迴避艾琳,直到喪禮兩個月後,才勉強答應艾琳爸媽邀請她一起去遊樂園市集。

我很喜歡這一段情境,很有電影感。

她和艾琳身熱鬧的遊樂園,兩個人沒有交談。四周張燈結綵炫光閃耀,到處是歡笑尖叫和音樂,空氣中瀰漫爆米花、棉花糖的味道⋯⋯一切都像煙霧般漂浮。

艾琳買了摩天輪的票券。兩人膝碰膝沈默地坐在小包廂。摩天輪轉到頂端可以看得到腳下遊樂園全景和遠方黑色的山脈。到了第三圈,艾琳伸手握住卡麥蓉的手。卡麥蓉還是沒有講話。第四圈,艾琳哭著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時卡麥蓉內心交戰。她覺得艾琳真是美極了,想要吻她。同時她又覺得非常不舒服,快要吐出來。

卡麥蓉最後告訴艾琳,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做朋友,因為我們長大了,不能做那件事(too old for that stuff)。

她們從摩天輪下來表現得若無其事,甚至一直維持到開學後,有時會坐在一起上歷史課,有時會一起吃午餐,但再也沒有「賭你敢不敢做」的景況。沒多久艾琳結交新的朋友,吻了別人。

卡麥蓉花更多時間在錄影帶,她在《Personal Best》(1982)看到兩個女人相吻,而且比相吻還要更進一步。她不斷倒帶重看,次數多到她覺得錄影帶快要斷掉了。

當她租這部片,店員忍不住問她知不知道劇情?她強作鎮定,不就是田徑選手的故事嘛!

《Personal Best》沒有進入台灣院線,1982年9月11日「聯合報」報導它已在錄影帶市場流通,當時有不少電影文章談到這部影片。中文譯名很混亂,有《奪標女傑》、《金牌女將》。《Friends 六人行》羅斯忌妒前妻的女伴蘇珊,他忍不住提到《Personal Best》,字幕譯為《超越巔峰》。
千禧年後我才看到影片,它像古希臘社會崇拜健美的運動員,許多特寫呈現男女躍動的線條,極具肉體美感。這也是美國主流電影第一次正面描述女女情欲(女主角沒有死,只是後來愛上別的男運動員)。
Mariel Hemingway(瑪麗.海明威)變成拉子ICON人物,1994年她在《Roseanne 我愛羅珊》和女主角羅珊有段轟動美國電視圈的女女吻,開啟女女吻拉抬收視率的風潮。
這部電影變成女同通俗文化的重要符碼。Ellen DeGeneres(艾倫・狄珍妮絲)在影集《Ellen 艾倫愛說笑》(1994-1998)主角出櫃那一集,和心理醫生討論性傾向,搞笑到提到 "Oh God, why did I ever rent Personal Best?" (天啊,為什麼我要去租《Personal Best》?)同年有一部熱門的同志影片《It's in the Water》,女主角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傾向,也租來一堆女同影片,其中就有《Personal Best》。
美國知名跨性別人物Chaz Bono(母親是Cherr雪兒)在談話節目提到,他13歲還是女兒身時看到《Personal Best》,他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喜歡的是女性。

茹絲阿姨暫時回到佛羅里達州,賣掉公寓,辭掉空服員的工作,準備回到蒙大拿定居。卡麥蓉父親原有的承包工程公司由合夥人接掌,對方答應僱用茹絲阿姨。

就在茹絲離開的空檔,卡麥蓉母親的好友Margot(瑪格)專程來會見卡麥蓉。她兒時見過瑪格的次數當然比茹絲少,卻印象深刻。

瑪格這個角色沒有出現在電影版。

瑪格身形修長高大,曾經是半職業的高爾夫球選手,後來進入大型運動服飾製造商,常到世界各地出差,最後在德國柏林定居。瑪格曾教她打高爾夫球,陪她去游泳。不像茹絲只會送她根本不會穿的淑女裝。

週五晚上瑪格從機場租車過來帶卡麥蓉上餐館。她留著不對稱的短髮,一邊塞在耳後。手上戴著男式腕錶。下身穿著黑褲、黑靴。(讀者的gaydar馬上發出警訊)

瑪格在席間拿出兩疊卡麥蓉從沒看過的照片,她爸媽婚禮的照片,瑪格不自在地穿著伴娘禮服以及她直接拿起酒瓶灌飲。另外一疊是媽媽和瑪格青少年時期。瑪格讓她選擇想要保留的照片,卡麥蓉選了爸媽在婚禮跳舞、媽媽和一個缺門牙的男孩、媽媽和瑪格的合照。

瑪格說她的下個行程是去Quake Lake。卡麥蓉根本不想去那個傷心地。瑪格道出她的理由:「我一直愛她」。英文裡的我愛她是中性的句子,但是我們猜得出來這份愛更刻骨銘心,愛到可以照顧對方的小孩。在瑪格離開餐桌的空檔,卡麥蓉偷偷拿走瑪格在婚禮拿起酒瓶灌飲的照片。

第一個學期還沒結束,艾琳宣佈驚人的消息,她的父母將她送往東北部康乃狄克州的女子寄宿學校,早點進入菁英學習環境。艾琳離開家鄉前的最後一個週末,邀來卡麥蓉到牧場。牧場因為發現恐龍骨骼遺址,原有的牧場景緻都被考古人員的帳篷所取代。牧場未來將改建成主題博物館。

卡麥蓉內心掙扎是不是該告訴艾琳,那天她在摩天輪說錯話,想要重修舊好。當然這件事沒有發生,初戀永遠是失戀收場。

艾琳居然提議一起去新學校,因為她可以申請特別的獎學金,因為⋯⋯ 她的爸媽去世。卡麥蓉知道聽聽就好,她不可能追得上艾琳有錢人家的生涯規劃。

第4章

(致命的吸引力)

卡麥蓉的爸媽是半休眠狀態的長老教會信徒。只在復活節和耶誕節上教堂應景。祖母也不沒有上教堂的習慣。她認為自己不上教堂也能上天堂。

茹絲阿姨覺得附近的First Presbyterian(第一長老教會)過於暮氣沉沉,沒有像樣的青年團契,卡麥蓉沒機會認識同齡的基督徒小孩。

卡麥蓉心裡疑惑,這裡的小孩全都是基督徒啊。但是茹絲眼中的基督徒是在學校每堂課都抱著聖經的乖寶寶。茹絲一直喊著要改換教堂,祖母認為卡麥蓉才剛失去爸媽,讓她暫時維持原有的習慣吧。

聖誕節是兩種價值觀衝突的起點。

卡麥蓉媽媽一向用真樹作為聖誕樹。茹絲怕麻煩,也或許是住在溫暖的佛羅里達太久了,她喜歡的是塑膠合成的聖誕樹。礙於祖母要求暫時蕭規曹隨,茹絲勉為其難接受真樹。

真樹有個小小副作用,葉子會枯萎掉落。所以聖誕樹下方都會舖一圈「樹裙」,除了放置聖誕禮物,就是用來承接落葉。茹絲顯然無法克制心理障礙,她會坐在樹前,動手拔掉枝葉。卡麥蓉大為不解,讓葉子自然掉落就好,最後再用吸塵器處理,為什麼要動手拔掉?

這不只是形容茹絲為了潔癖而訴諸於塑膠聖誕樹,也暗示她無法接受自然界的不完美的。

茹絲不為所動,表明下次改用塑膠聖誕樹,而且卡麥蓉下週就得去Gates of Praise(我譯為「大祈門」好了)。

為什麼茹絲和卡麥蓉爸媽對教會的態度差異那麼大?我覺得和茹絲在佛羅里達信了基督「獲得重生」大有關連。

蒙大拿屬於政黨取向保守的紅州,但是人民宗教取向並沒有太保守。佛羅里達雖然只是有時偏紅的搖擺州,它的宗教取向則是非常保守的Southern Baptist(美南浸信會)。
Bible Belt(聖經帶)意指美南浸信會在美國南方盛行的區域(如下圖紅色區塊)。他們是堅持「聖經絕對沒有錯誤」的基本教義信徒,不認同那些用自然考古、社會演變重新詮釋聖經的現代派。美南浸信會非常入世,積極地傳播福音,熱衷社區推廣,甚至參與政治活動。他們認為70年代自由派政府讓美國社會動盪,性解放崛起,教會必須參與政治和社會活動「撥亂反正」。
圖片來源


卡麥蓉對「大祈門」的印象很有趣,它的建築像是大型的工廠,舖著辦公室常見的藍色地毯,可以容納四百個人以上聚會。她覺得這裡的和過去唱唱聖歌的主日學完全不同。光是講對人和善,不要違反十誡是不夠的。「大祈門」強調要持續不斷對抗周遭的「邪惡」,而且要成為上帝的代理人,把福音傳到全世界。

卡麥蓉隱約感覺到她對艾琳的感情不符合社會規範,但又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某天上完主日學,在家裡研究聖經到底怎麼看待同性戀。她還打開錄影機,播放《Fatal Attraction 致命的吸引力》作為「背景影片」。

她看來看去,聖經只有提到男同性戀,並沒有提到女同性戀啊。可是她的少年聖經讀本在旁邊附註,man with a man可用來泛指所有的同性愛慕和同性關係。

卡麥蓉很沮喪地趴在床上,腳放在枕頭上,頭靠近電視螢幕。螢幕的電磁正在一根根拉引她的頭髮。
《致命的吸引力》雖然沒有同志情節,片名卻很呼應卡麥蓉發現聖經把同性戀講得罪大惡極。有趣的是兩位男女主角後來都演過同志角色。
Glenn Close(葛倫·克蘿絲)在《Serving in Silence: The Margarethe Cammermeyer Story 沈默的處罰》飾演1992年因為坦承同性戀遭到免職的高階軍官。
Michael Douglas(麥克.道格拉斯)在2013年《Behind the Candelabra 熾愛琴人》飾演活躍於60﹣80年代的藝人Liberace(1919﹣1987)和Matt Damon(麥特戴蒙)演出老少同志戀人。

第5章

(Desert Heart、 末路狂花)

卡麥蓉上高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艾琳已經遠離家鄉,兩小無猜的初戀已成過去。故事逐漸開展,圍繞在卡麥蓉周遭多的是男性同伴,還有新認識的朋友。她將要面對一場情欲的大探索,到底她對艾琳的感情,是否只是過渡階段。

茹絲阿姨為了養家餬口,另外找到一份新工作,擔任Sally-Q Tool的業務代表。產品內容就是居家修繕的五金工具,像是榔頭、起子之類的。不過全部都是粉紅色的。茹絲強調它們經過特別設計,適合長指甲、小手掌的女性。
粉紅色工具

這張網路照片證實市場有這類產品銷售。若是搜尋Sally-Q,只會找到它是情趣用品的品牌。

卡麥蓉覺得不可思議,五金工具幹嘛要使用粉紅色,區分性別使用。
自從看過《Legally Blonde 金髮尤物》(2010),我不會隨便輕視粉紅色。
卡麥蓉的交友圈不乏男性同伴。她成天和運動校隊的男生一起打混。有天Jamie Lowry (傑米)(Dalton Harrod飾演)提議幾個人帶著酒瓶和手電筒一起去荒廢的Holy Rosary Hospital探險。

Dalton Harrod飾演Jamie 

Holy Rosary Hospital真有其地,它在1800期間建造,歷經20年代、50年代改建。到了90年代因為另外新建醫療大樓,原址廢棄不用,直到2009年整修後列為美國國家級古蹟。
Cornerstone Apartments, Miles City (3939322565).jpg
By David Schott from Redmond, Washington, USA - Cornerstone Apartments, Miles City, CC BY 2.0, Link

傑米曾和哥哥進去一小段路程,這次他帶著四個人走進昏天暗地的破大樓,大家輪流喝酒壯膽。卡麥蓉則是一直想起她看過的殺人魔恐怖片,不由自主地緊抓著傑米。他們終於到達舊大樓一處還有餘電開燈的大廳。

幾個男生像開玩笑般拉扯打架。傑米對著卡麥蓉大喊來救我,卡麥蓉戲謔地回以髒話:Fuck off ! 但是傑米故意裝傻:你是指要幫我打手槍嗎(jerk me off)?

傑米進一步試探:我們來表演《麻雀變鳳凰》鋼琴場景那段戲吧。

卡麥蓉可不是省油的燈,馬上改變態勢:你想要保羅還是墨菲來演茱莉亞.羅勃茲?

從Chloe Grace Moretz粉絲網站流傳的照片,電影版好像有這場探險,只是情境不像是荒廢的醫院,而是類似報廢的倉庫。







卡麥蓉在危樓探險不只一次,下一次她邀來Lindsey Lloyd(林西)。

電影版出現這個角色,但是演員Joyce Hausermann沒有正式掛名。她的網路照片和原著描述相差太多,感覺電影只是輕輕帶過。

不太像原著裡的Lindsey

林西的重要性不亞於艾琳。如果艾琳在卡麥蓉愛情心田上播散萌芽,林西就像拉子魔法學院的妙麗,指引卡麥蓉101個問題。

林西只有在暑假期間才會隨著父親到蒙大拿參加當地的游泳聯賽。其餘時間她是和母親及繼父住在西雅圖。卡麥蓉過去幾年一直和琳西在夏季泳賽較勁,充滿英雄相惜的默契,但直到艾琳離開後,卡麥蓉才真正注意到林西。

林西在原著裡的形象很酷。她有蝶式游泳選手的寬大肩膀,削短的頭髮染成亮白色,眉尾穿環。

兩個人在比賽空檔常常聊天,林西口中的西雅圖充滿更酷的人事物和音樂。兩人共用一付耳機併肩聽Walkman(隨身聽)。互相幫對方在背上擦著防曬乳液。林西不經意地提到她每年六月都在蒙大拿,總是錯過西雅圖的驕傲遊行。卡麥蓉故意裝傻,是德國驕傲遊行嗎?林西很得意地解釋是同志驕傲遊行啦。卡麥蓉終於找到一位可以放心討論秘密的朋友。

林西已經吻過五個女孩,她準備加入高中的GLBU社團(U代表undecided尚未決定)。林西的媽媽有位朋友是職業裝扮皇后。

林西還對卡麥蓉提供行家建議:《Personal Best》是不錯啦,但妳應該要租《Desert Heart》。

卡麥蓉沒有租到《Desert Heart》,因為它是小型的獨立製片,而《Personal Best》是透過主流電影片商發行,兩者的滲透力道不同。
1997同志影片《It's in the Water》,女主角租來一堆女同影片,除了《Personal Best》也包含《Desert Heart》。
不過電影版用《Desert Heart》取代《The Hunger》作為卡麥蓉第一次性經驗的背景影片,在2018年日舞影展引起話題。因為《Desert Heart》的數位修復版剛於2017年首映,連續兩年出現,眾人覺得機緣難得。

傑米一票男生又打算去荒廢的醫院探險。卡麥蓉為了帶林西一起去,對茹絲撒謊兩人要去電影院看PG輔導級的《Thelma & Louise 末路狂花》。

其實《末路狂花》當時是R級影片,卡麥蓉後來租回家看了N百次。這部電影在女同文化具有神奇的地位,Susan Sarandon(蘇珊·莎蘭登)在片中演出比她在《The Hunger》、《3 Generations 性福不設限》 的拉子角色更有拉子精神。

沒多久她們兩人脫離男孩的隊伍,不畏恐懼爬上六層樓高,找到他們一直想找尋的鑰匙房。腎上腺素常有和動情激素攪和在一起。兩個人一發不可收拾,在無人可見的荒廢房間擁抱狂吻。

這場危樓探險也是卡麥蓉第一次情欲啟蒙,暗示危險與不可預測。

第6章

(mix tape)

不像卡麥蓉與艾琳之間刻骨銘心的初戀,卡麥蓉與林西不是情侶關係,但也不是所謂的炮友。她們把握所有可以親熱的機會,不論是賽前,還是賽後,兩個人在帳棚裡或是更衣簾後面盡情狂吻愛撫。

她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有些隊友早看在眼裡,開始閒言閒語,不想和她們處在同個更衣室,免得「眼睛被強奸」。但是她們的游泳成績太好了,沒有人敢在教練面前告狀。

卡麥蓉聽到別人背後竊竊私語,心裡很不好過。林西一點都不為所動,振振有詞地解釋她喜歡女孩子,具有政治性、革命性⋯⋯理念。卡麥蓉根本聽不懂西雅圖都會文青的想法,她覺得自己只是單純地喜歡女孩子。

卡麥蓉已經加入「大祈門」 (Gates of Praise)的青年團契。每當同志平權活動新聞出現在媒體上,Pastor Crawford(克勞福牧師)就會在講道時指著《利未記》和《羅馬書》,批評同性戀是病態和罪惡,就跟吸毒者、賣淫、精神病和翹家小孩一樣都需要耶穌的大愛拯救。

Steven Hauck飾演克勞福牧師

片中克勞福牧師由Steven Hauck飾演,完全就像那種自以為出於大愛的好牧師。他想要改變卡麥蓉,當他也改變不了卡麥蓉,就建議送到別的地方繼續改變。

卡麥蓉有時內心掙扎,想把同志傾向的過錯全部推罪給林西,誰叫她一天到晚都在講同志好同志棒同志呱呱叫。其實她心底明白,好喜歡沈淪在罪惡中,根本沒有資格說自己是受害者。

夏季終於結束,林西要返回西雅圖。兩人離情依依,相約要不斷寫信、打電話。她們的確遵守約定,林西除了報告一大堆未完成的情史,也是卡麥蓉找不到人傾訴的狗頭軍師。

問題是蒙大拿實在太偏僻了,而且茹絲阿姨還是個會在汽車保險桿張貼(Pro-Choice is No-Choice for someone!)支持反墮胎的虔誠教徒。
pro-choice vs. pro-life:美國70年代因為墮胎自主權而產生的爭論,前者主張女性有生殖自由,有權對自己的身體做決定。後者主張主張胎兒的生命權,深信傳統性別角色,墮胎必須徵得配偶同意。

最後林西向卡麥蓉承諾,一回到西雅圖立刻幫她做mix tape。

你有沒有看過《High Fidelity 失戀排行榜》(2000)?唱片行的師哥老闆和兩位無厘頭店員最喜歡討論Top Five List,為某個音樂主題從各種專輯海選出5首曲子。男主角常常藉由mix tape表達心意,而不是直接說出來。我才知道mix tape原來是示愛的方式之一。
《The L Word》Jenny離開Tim沒多久,曾和水族館工作的男子短暫交往。那個男子也說要為Jenny做mix tape。沒多久AfterEllen網站取笑編劇,mix tape早就過時,現在已經是2005年,沒有錄音帶。沒想到次年曾經是全球最知名的連鎖唱片行Tower Records宣告退出美國市場,連CD都活不下去。



2018/04/27

白髮數綹,三笑人間

攝於小鳥來

我的缺點是小心翼翼,初見面總是讓人退避三舍。在一個環境相處久了還是不習慣交際應酬,我拙於融入七嘴八舌,只好在旁邊坐冷板凳。

Fruit和我完全相反。她擅長攀談,不論在那裡都是焦點人物。光是電梯裡的閒聊,她就能知道每一層樓的住戶有那些人,在那裡工作,有什麼喜好,作息時間如何。那像我只會點頭微笑,沒有下一句。

漸漸地她整理出鄰居的藍圖,我依稀記得幾個:

  • 樓上年輕的新手爸爸原本騎重型機車,小孩出生後就一直沒開過。
  • 每天下午五點到六點,樓上另一位離婚的退休先生會用薩克斯風吹台灣通俗音樂。Fruit說他的音感不好,常走調。
  • 正上方原本的一家子,有個神經質的母親常到晚上12點還在拼命洗東西。還有個愛抽煙的小T女兒,每次電梯都是煙味。最近換住戶搬來兩個男的,Fruit感覺很像一對男同志。他們常常在使用電鑽,好像自己在裝潢。
  • 其實大樓好像還有另一對女同志。
  • 隔壁一家的媽媽是家庭主婦,爸爸在南港上班,晚上八點才回到家,仍要負責倒垃圾。兩個未成年女兒都是九頭身美少女,晚上常傳來鋼琴聲。


我在Fruit的安全泡泡待久了,慢慢變得和顏悅色,開始有陌生人會在街上向我問路。我在家變得越來越三八。

有一天不知發什麼瘋,我把雙手高舉歡欣搖晃,向Fruit走過去。按照默契,她應該要將我環抱。沒想到她伸出指頭抵著我的胳肢窩。我嚇得放下手臂,覺得很受傷。她說我很像可愛的功夫熊貓,想逗弄一下。

我對安全感的看法可不一樣。再也沒有雙手高舉的迎賓舞。頂多像過去一樣,我會把手臂上舉90度,然後像拍振翅膀的動作,表現出發散胳肢窩的味道。然後Fruit就會一邊閃躲一邊說好臭啊。我覺得她那樣才比較可愛,想逗弄一下。

我是戒心很重的摩羯座,不要故意惹我。(Fruit就會在旁邊翻白眼,沒在怕!沒在怕!)

最近我們和另一對老朋友在家聚餐。兩人已經好一陣子不碰酒精,這次居然主動帶來兩瓶酒,還說要不醉不歸。我們猜測一定有沮喪的事情,想要喝酒解悶。

沒想到人家只是因為清明節連續假期太開心。啊?

K開始在服用精神科處方藥,現在看世界覺得非常美好。對於她母親的躁鬱症、不可能達成的教學評鑑、每天要打胰島素維生的老狗⋯⋯一切都看開了。她說老了以後要租個三合院,我們可以一起坐著輛椅在中庭曬太陽。

L也說現在日子好過多了,以前K很容易發怒引起吵架。有一次她氣到抱著狗兒開車跑掉,卻不曉得要往那裡。兩人在一起三十年,她早就沒有自己的家。

我們趕緊伸出援手,下次你要離家出走,我們一定收留。

我們從老後說到死後。Fruit年初時坦言,她希望比我先走,因為她沒辦法處理善後,承受一個人過日子。

以前唸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承受心愛的人先離去的悲痛,在古早的課本中視為大愛。沒想到Fruit現在就高舉白旗。

我不會說她不夠愛我,而是欽佩她有自知之明。

我看過水果爸去世時,她一下子掉了五公斤以上,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恢復正常。她不適合擔任善後者,又沒有毅力現在著手規劃。我只好當壞人耳提面命。

最近這個儲物癖終於做了兩件積極行動,第一是開始把收藏的布偶做了一次義賣,第二是停止她的定期集郵。我警告她我不知如何賣掉,以後可能全部丟棄,不如你現在慢慢處理吧。

以前我覺得父母會長生不老,父母大概也覺得一直都在,很少討論身後事。我沒有子女,自己要先準備,所以我有種期限感,看見餘命的數字一分一秒地閃爍。(你可要珍惜我在這裡能寫的每一個字)

Fruit覺得自己還很年輕,還在看日本動畫,永遠跟得上潮流。我們幾個已有老花眼,她很高興只有近視(我想是她近視太深所以老花不上身)。近年來她不再染頭髮,整頭花白。但是臉上沒斑沒紋,穿著鮮豔,像是年青人故意搞怪裝老。

最近我們在車上接連受到讓座。為了我,她只好接受。

旁人的老化,提醒她也年紀大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水果媽。

我本來每週都要燉肉熬雞湯。現在不用燉肉了,因為水果媽咬不動。幾個月前她的體重一直往下掉,醫生要她改吃流質食物。所有的菜和肉煮熟後,再打成流質。

除了飲食困難,她的作息也難保持正常。多年前水果媽就有服用安眠藥的習慣,抗藥性越來越強。再加上視神經受壓迫,眼睛常痛。演變成早上常睡,晚上睡不著。

Fruit有時白天會打電話查勤,叫水果媽不要一直躺著。但是水果妹意見不同,主張水果媽要多多休息⋯⋯然後三個姊妹對所有事情看法都不一致,就在Line群組裡用文字吵架。這種八點檔連續劇演久了,Fruit就不再過問。

看護告訴我們,水果媽會半夜起來,疑惑為什麼還沒煮飯吃?看護只好準備點心哄哄老人家。有時水果媽會大聲說夢話,牆壁上怎麼都是螞蟻?

最神奇的水果媽最近會半夜起來算錢。Fruit聽到這件事簡直氣炸了。因為水果媽要把錢偷偷給某個人。這個人是水果家族的外掛成員,麻煩人物。

我最近準備《拉子時代》第二部的素材,發現這個人造就Fruit一生的心理陰影,讓她覺得自己像家中孤兒。

想到這裡,我覺得Fruit可能會把我一個人留下來面對水果家族其他成員,真是挺殘忍的。不過摩羯座向來生命力強韌,應該能夠克服困難吧。

(剛剛老媽才告訴我,和我年紀相當的表嫂上個星期才檢查出腦瘤,立刻動手術。現在已出院在家休養。但是細小癌細胞無法去除,未來前景不妙。真是個警訊,要趕快把握想過的人生。)

我既是孤獨地開始,也就習慣了孤獨地結束。



2018/04/22

Alia Shawkat:妳們出櫃,我也出櫃了

Duck Butter魁北克影展首映
Alia Shawkat臉頰滿是雀斑。我對她的印象始終停留在影集《Arrested Development發展受阻》(2003-2018),最酷又超齡老成的Maeby表妹。飾演她媽媽的Portia de Rossi在千禧年初正和Ellen Degeneres(艾倫狄珍妮絲)交往。2008年兩人結婚。

右一為Alia Shawkat


2009年《Whip It 飆速青春》,她飾演Ellen Page(艾倫·佩姬)角色最親近的朋友。

艾倫·佩姬於2014年公開出櫃




緊接著2010年演出《The Runaways蹺家女聲》。她好像背景圖片,焦點都在Kristen Stewart(克莉絲汀史都華)和Dakota Fanning(達珂塔芬妮)。

克莉絲汀史都華在2017年《週末夜現場》節日so gay 開場白算是非正式地出櫃。

左一為Alia Shawkat


2018年4月《Duck Butter》在魁北克影展首映,它會進入北美院線上映,5月1日在Netflix播映。劇本由Alia Shawkat與導演合寫。原本是一男一女演出,後來改為兩個女主角,相處24個小時的經過(還約定每個小時做愛一次),探討性與愛的關係。

原本是男主角的角色由西班牙明日之星Laia Costa取代。她的前作《Victoria維多莉亞》(@Netflix)也有類似的情境,女主角在柏林夜晚探險。全片採用一鏡到底攝影,獲得柏林影展最佳藝術貢獻銀熊獎。


去年電影拍攝過程中,Alia Shawkat對The Advocate雜誌表白她是雙性戀。於是我回顧她的電影經歷,清點這一路上美國電影圈逐漸改變。

能活著看到這些社會轉變,真是挺幸運的。

2018/04/15

Thelma:艾莎女王的表妹,魔女嘉莉的遠親


挪威深受注目的新銳導演Joachim Trier(尤沃金·提爾)從清冷寫實的《 Oslo, 31. augus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Louder Than Bombs 記憶乍響》轉變成炫目瑰麗的驚悚類型《Thelma 魔女席瑪》。不曉得過往支持他的文青觀眾是否能接受新的嚐試?

導演尤沃金·提爾和多年的編劇搭檔Eskil Vogt(艾斯基·佛格)表示他們這次想從形式主義著手,極力發揮影像風格。雖不同於以往的拍攝路徑,主題仍是一向關注失衡的家庭關係、周遭壓抑與個人意志拉扯。過去作品偏好男性主人翁,這次改為女主角。這點可能要歸功於編劇艾斯基·佛格。

2018/04/03

Just One Of The Guys終於上架Netflix


Just One Of The Guys是1985年出品的YA電影,跨性別裝扮影片票房排名第17。女扮男裝的題材雖然是電影笑料,還是具有一點女生當自強的鼓勵意味。

在女同影片足跡罕見的80年代,當時女同志把Joyce Hyser當成夢中情人。片中人物造型現在看來頗為過時,但是女主角的男裝扮相依舊帥氣。

最近驚喜發現老片終於上架Netflix,請年輕觀眾不要再錯過。

衍伸閱讀:MV《Just One Of The Guys》

2018/04/01

Lola Kirke連番酷兒演出:Gemini, AWOL


新生代演員越來越不忌諱演出酷兒角色。以前我會特別注意演過女女角色兩次以上的演員,現在快變成稀鬆平常之事。

Lola Kirke三月底在美國推出的新作《Gemini》,她演大明星(Zoë Kravitz飾)的貼身助理。大明星除了有男朋友,還有位韓裔女友。有天大明星死了,警探懷疑小助理涉嫌重大。

2018/03/30

電影裡的同志矯正與精神治療



我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到「性傾向扭轉治療」(conversion therapy, reparative therapy) 是《Maurice 墨利斯的情人》。

1988年6月25日在藝術電影院(即「真善美劇院」)上映。電影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兩位主角共同獲得最佳男演員獎。雙王雙后通常是同志影片的傳統。

片商特別喊話:「女性觀眾的最佳選擇」。由於影展大獎加持,票房不錯。當時AIDS仍在各處肆虐,台灣還沒進入90年代同志平權運動潮流,腐女成為最好的客群。

片中墨利斯想要擺脫同志傾向,自行尋求催眠治療。Ben Kingsley飾演醫生,向催眠中的墨利斯暗示,前面有位漂亮的長髮美女。墨利斯不由自主地漲著臉:我比較喜歡短髮。

2018/03/24

30年後依舊是「閨蜜」死後託孤


好萊塢60年代之前受到Motion Picture Production Code(電影審查法規)管控,電影裡看不到同志。但是山不轉路轉,再加上同志是天生敏感的族群,我們會看得到別人沒注意的東西。就算表面上完全看不到同志情節,大家仍然可以「斷章取義」,重組絃外之音。

70年代年起Production Code不再有約束力,電影創作人直接面對票房殘酷挑戰。broader appeal 變成一句緊箍圈,既使在2015年《Carol》上映時,還有人用這個詞批評這部R級電影不夠「大眾取向」。如果三年前R級電影裡的女同志情節還被挑剔,三十年前同志觀看一般普遍級影片鐵定要具備高度的聯想力。

我最近發現一個隱藏版共同公式:「閨蜜」死後託孤。

2018/03/18

Wild Nights With Emily:Emily Dickinson喜感歷史翻案

1998年買了兩本格林文化精裝詩集,一本是《惠特曼.草葉集》,另一本是《愛蜜麗.花之歌》。這是我第一次閱讀英文詩,動機很可笑:國外的討論版有人提到,這兩位都是同志。顯然我買錯版本。兩本書介紹作者生平,完全沒提到任何同志線索。愛蜜麗(or艾蜜莉)還有三位男友呢。沒辦法,這是二十年前的環境。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