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入購買【拉子時代】

串聯每部電影和每段感情的時空背景

自己寫作,自己出版

台灣第一本以自出版介紹「如何自出版」,看看三家電子書平台主管怎麼推薦

點入購買《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指南》

一部拉子成長小說的啟發,從讀者、觀眾到意外的ex-gay專題研究

活著,就要繼續寫下去

希望保持一年一書的進度

2019/07/17

艾莉莎與瑪榭拉,後來怎麼了?


Netflix發行西班牙影片《Elisa & Marcela 艾莉莎與瑪榭拉》經過少數院線上映,於2019年6月7日在平台播放。

電影倒敘1925年瑪榭拉的女兒造訪阿根廷,見證這對冒險假結婚的同性伴侶,費盡千辛萬苦終能白頭偕老⋯⋯

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我們總會好奇排除多少真實,做了那些更動。

2019/07/12

Jacqueline Audry: 法國女導70年前Olivia重現情欲


二戰後,法國第一位獲得票房成功的女性導演當屬Jacqueline Audry (1908-1977)。2019年8月16日起紐約院線重新上映1951年《Olivia》修復版。

2019新版海報


《Olivia》或可歸入早期歐陸女子學校情欲覺醒三部曲。第一部當然是法國女作家Colette成名小說Claudine at School (1900),第二部是1931年德國由舞台劇改編的電影《Girls in Uniform》。《Olivia》改編自英國女作家Dorothy Bussy於1949年出版同名小說。

Dorothy Bussy雙性情史相當流動,她與夫婿在英國Bloomsbury Group藝文圈頗有淵源,這本小說便是透過維吉尼亞·吳爾芙夫婿經營出版社發行,再加上圈中友人推薦法文譯本,受到Jacqueline Audry青睞。

Jacqueline Audry偏好將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常和她從事編劇的姊姊及夫婿一起合作。她一連將Colette三部作品搬上影幕,包含比好萊塢更早的《Gigi》非音樂劇版本。

左Julie(Edwige Feuillère 飾),右Cara(Simone Simon 飾)

《Olivia》描述英國貴族少女Olivia就讀巴黎近郊女子寄宿學校,由Julie(Edwige Feuillère 飾)與Cara(Simone Simon 飾)共同管理。園區女學生分成兩派粉絲,各自崇拜心儀女老師。兩位女老師也較勁爭取學生擁戴,Olivia馬上捲入雙方又愛又妒的旋渦之中。隨著Olivia觀察,其實Julie與Cara私下也有曖昧情愫。Cara感情太過強烈,最後吞藥自殺,換來Julie坦承最愛的是Cara。

當時對同性情欲欲言又止,劇情簡介看起來分散零碎。但從新版預告看來,那些眼神交錯和點到為止的碰觸,在50年代已經足夠擊中坐在黑暗劇院裡的知音。Edwige Feuillère還獲得提名英國影劇學院外語片最佳女主角。

Jacqueline Audry與同期的女導演,都有一套中性化穿著打扮。在Gettyimags有幾她穿著夾克和長褲的現場紀錄照片,與電影的戲劇性不相上下。


1954年她將存在主義大師Jean-Paul Sartre(尚-保羅·沙特)劇作拍成《Huis-clos》(No Exit)。三個人死後在一間只進不出的旅館房間等待被送進地獄。一個男子生前是記者,背叛法國反抗軍遭到處決。Estelle常以美色誘騙男子。 Inès是拉子,不是個正面角色,折磨伴侶導致兩人自毀。

左:Estelle;右:Inès


Inès試圖引誘Estelle,當然一定有記者居間作梗。 三人交談互相批判,所謂的地獄其實指別人的說三道四。

Jacqueline Audry導演事業在60年代末期漸趨暗淡。1977年因車禍喪命,眾人逐漸忘記她的作品。70年後因為《Olivia》,同志角色電影歷史再發現,我們有幸認識Jacqueline Audry在法國電影界的存在。

Would you, 願意請我看場電影?

2019/07/09

先友待婚二十年,艱福誾歐隨興錄




Fruit親自撰文慶祝二十週年慶

Fruit(福祿)和歐輪舉(Orange)相戀整整20年了!真是可喜可賀(請大家掌聲鼓勵)。

我們真的如字面上這麼順利,兩位公主真得過著甜美快樂的20個寒暑嗎?不可能啦,每天如楓糖般sweet,會膩的;但是像沖繩的山苦瓜汁,那還不如棄甲投降,換個伴侶會快一點。

這二十年就像搭四季不同的雲霄飛車,有不同的體驗與感受,單憑我個人,我半途可能像《少林足球》大師兄舉白旗般地說:不玩了!支撐我走過這二十年,完全是因為我家那口子堅持到底。

2019/06/29

台灣同婚滿月統計,兩項短期世界第一



6月23日許多新聞媒體報導台灣同婚滿一個月有多少人登記,女性多於男性,分佈區域等訊息。只有自由時報額外提到一個數據,讓我眼晴一亮。

在這個假新消息充斥的時代,最好找到官方資料確認。這就是我書寫《同性婚姻全球大數據》最重要的考據工作。

2019/05/24

524同婚開放之前的二三事

2018年10月27日走在前方的一對母子,媽媽背袋別上一條彩虹。以前我一定以為是拉子媽媽,現在我會覺得那是一個理性的異性戀母親,為了孩子生活在平等開放的未來,支持同志也有選擇婚姻的自由。

2019/04/08

對於現代家庭我們認識太少了

今年寫作重新回到電影文章和《拉子時代2》之前,我忍不住要先完成一個自我增長研究:用白話文了解同性婚姻在世界各地到底怎麼回事?

2019/04/01

20週年快到了,現在過得還好嗎?



最近電影看得少,就算看了,心境也不太一樣。我對電影的感覺有些轉變。就像過去我一定會祝賀《真寵》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這次我卻覺得疏離。別誤會,我一向很喜歡 Olivia Colman(奧莉薇雅·柯爾曼)傻大姊性格。這次她不斷開玩笑另外兩位女星在片中為她爭風吃醋的趣味,講久了像是小心翼翼的話題控制。這真是保守派反挫的社會嗎?

2019/02/23

婚姻平權幾乎沒有一步到位,除了南非之外

從伴侶制走到同婚的國家:棕色塊是同性伴侶制,紅色塊是同性婚姻

整理全球同性婚姻發展,有四個發現:

1. 婚姻平權幾乎沒有一步到位,除了南非之外:

目前已知實施同性婚姻的國家,都經歷過civil union、dosmetic partner的過渡階段。有的國家比較辛苦,必須從個別區域慢慢發展才能獲得全國正視,例如西班牙、加拿大、美國、阿根廷、澳洲。南非是唯一不經伴侶制便直接實行同婚的國家。相信他們歷經種族隔離,不平等人權的傷痛,對於同婚有全新的看法。

2019/01/17

Orange's Books小站開張暨《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指南》紙本書問世

Orange's Books是我所有出版品的伸展台。我花了快一個月的時間研究該怎麼進行。現成的架站平台,我試了好幾家都不太喜歡,長遠來看又有專屬網址的問題,想來想去就在Orange's Review裡頭設立迷你小站。為此乾脆研究Bootstrap學習寫RWD網頁。後期過程有點艱辛,半個月斷斷續續失眠,沒有力氣在網站發文。

請各位到Orange's Books逛逛吧,技法仍很生澀,未來會慢慢改善,接下來考慮連同Orange's Review一起再改版。

這個作品也是因應《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指南》紙本書而推出,現在能從Orange's Books線上訂購。



不過Amazon上架有些問題待解決,目前我是拿著提交Amazon的檔案在台灣終於找到能小量印製美規6x9的廠商。所以這次成本下降,售價比較親民。 

我知道這部電影並不受歡迎,性傾向矯正的主題看起來也不令人愉悅。我邀請四位寫推薦序的作者,剛好是兩岸三地,不同成長背景,都對這件事感到驚訝。經過愛家公投一役,很佩服自己選了一個現世預言的題目。我看台灣的角度,永遠改變了。 

今年我要投入《拉子時代》第二部。到了7月,我們認識將滿二十週年。我沒有辦法以她的名字為天生的星星命名,但是寫一本完完全全關於她的書,應該比一枚鑽戒價值永恒吧。(啊,她會說是我沒有錢的藉口)

2018/12/24

公投之後接下來怎麼辦?我的延長申論題之二



聽完婚姻平權大平台「公投之後,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講座,其實我還是不太清楚「接下來怎麼辦」。12月19日挪用「網友贊助我的電影票錢」付費參加關鍵評論舉辦講座「當青年力量碰上政治-網路戰是選舉萬靈丹嗎?」,三位主講內容能提供同運團體一些靈感。

2018/12/22

公投之後接下來怎麼辦?我的延長申論題之一


婚姻平權大平台環島舉辦講座「公投之後,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我參加12月18日台北場。晚上頗有寒意,報名上百位,出席率約七成。

2018/12/05

來自日本的祝福:你不需要受歡迎,只需要做自己



10月20日有一本書寄到我的郵政信箱。因為公投選前選後太多訊息干擾,直到12月4日我才去北門郵局取件。封套是時報出版,大概是希望我寫些書評吧。其實只要是同志相關主題,我幾乎都義不容辭。

夾帶的名片抬頭很特別,不是常見的編輯或是行銷企劃,而是版權室。我心想,現在連版權人員都要加入宣傳工作啊?他附上紙條表明是作者牧村小姐希望推薦作品給我。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