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9

Tateyama Kurobe Alpine Route

早上從旅館望向遠方,只覺得雲層不少,有點擔心天公不作美,怎知上山氣候更是變化多端.今天是整個行程的重頭戲,日本名之為: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這個多國語言的官網介紹非常詳盡,日本人在觀光資源的規劃再度顯現細膩精緻的風格.只是,我不懂,為什麼要借用歐洲阿爾卑斯山脈的名稱呢?

搭了二~三十分鐘的車程,大家都在車上充電補眠,脖子睡得快抽筋了!Orange幫我按摩,團友好心要借我暈車藥,我趕快回說:不是暈車啦,是脖子睡的快扭傷了!

當別人問我們平常有什麼休閒活動,答案就會包含按摩和刮砂.她的腳底按摩還真得有模有樣.

到了「立山站」,準備就搭電車上「美女平」,途中發生一段小插曲,日本旅客為了看風景,全部擠在走道上,把我們擠得很火大,是我們先來的耶!但因受不了擁擠,只好從人群中退出,移到其他空位。

他們的電車不像香港或舊金山的車廂是全平式,一上坡,旅客就往後仰;立山的電車是階段狀,車廂走道就像樓梯伏級而上,所以上坡時旅客還是垂直坐著.


在「美女平」改搭高原巴士到「室堂」,一路上都是白雪。團友們在看路上的櫻花就一直哇的不停,看到雪景也是一直讚賞不已。只是白茫茫的,太亮,太刺眼,只好戴上墨鏡。Orange還穿上襪套,有那麼冷嗎?我都快中暑了,還脫下羽绒外套,好舒服哦!

巴士內是放暖氣,外面的雪深卻是越來越厚.我有種內外矛盾的感覺.穿上襪套是一種視覺反射動作.

在「室堂」,享用高山風味料理,但我因為高山症的影響,沒啥味口,肉是涼的,菜是涼的,只有茶和飯是熱的,只好學日本人茶泡飯了,一邊吃白飯,一邊喝熱茶,才把一碗飯吃掉。

那像她,我真的很好養,不挑吃,也少有胃口不好的情況.

我們很快吃完,立刻去玩雪。這傢伙不愧是長在亞熱帶地區,看到雪反應超High,第一次做個小雪球扔我,沒瞄準卻扔到路人甲,害我直向對方道歉,第二次拿個比排球小的雪球往我肚子扔,嗯,有點痛,第三次更過份,拿籃球大的雪球直接的丟過來,不偏不倚的正中DV的鏡頭,氣死我了,DV壞了怎麼辦?雪直入衣服中,好冰哦!待會衣服濕了怎麼辦?她知道闖禍了,趕快跑過來道歉,才收斂她的行為。真是土包子,我第一次看雪時也沒那麼大的反應啊!(其實她跑過來是擔心她的機器是否能運作?才不是擔心我是否受傷?真是氣死我了!)


我一直以為雪像夏天吃的刨冰,其實它質地細密像奶粉.剛上山的時候,滿佈雲霧,四周灰濛濛,但是溫度並沒有想像中的低.有幾個滑雪客背著大型滑板,走向我們這種肉腳旅客不敢前進的遙遠邊際.著名的雪壁,開放一段路程讓旅客近身體驗.去程時,一片灰濛.

回程時,突然開雲見日,高聳的雪壁在藍天襯托下,展現出最佳景觀.那個穿紅衣的工作人員憑添畫龍點睛的效果.陽光直射下,我們開始走得渾身發熱,連羽絨外套都脫下來,她只穿二件長袖衫還直喊熱.我終於相信國外新聞裡,只穿比基尼滑雪是有可能的.


接下來坐隧道巴士到「大觀峰」,在那才叫驚險,空中纜車和月台有間隙,需要有人扶著,一不留神踩空會掉下山裡,日本人最自豪的一項是途中沒有用任何的柱子來支撐。

我第一次搭空中纜車是多年前在澳洲的藍山,現在回憶起來,簡直是小巫.去年在香港搭昂坪纜車令人耳目一新,不曉得黃山的纜車是什麼景況.纜車下站回望山頂,山景煞是壯觀.纜車線直通上下,兩頭相望卻不見終點站.


後來到了「黑部平」搭地下纜車至「黑部湖」,其實從大觀峰開始就是下山了,再從黑部湖徒步至水庫,水庫很宏偉,由上往下照的話還蠻像有部電影(黑社會偷黃金,黑吃黑的地點,電影名字我忘記了,要問Orange)的場景,在水庫那還有眺望台,導遊說800多階,我們一聽,就放棄了,團友回來說導遊騙人,才280多階而已。接著搭巴士到「扇澤」,原來的交通車在那邊等著,回程穿過六公里長的山洞隧道至「大町」。

那部電影是<Italian Job 偷天換日(2003)>. 「黑部水庫」的海拔已降,但時間已至下午,日照轉弱,溫度反而比在山上更冷.立山黑部行程的賣點之一是各點之間多種交通工具的接駁,整套觀光路線的發展,令人歎為觀止.最近,看到台北車站有旅行社大型燈箱廣告宣傳這個行程,看來會是上半年熱銷商品.

當天晚上是歐式自助餐,用餐前我和Orange還先跑去泡湯。她晚上拼命地吃螃蟹,我還拿了很多海瓜子給她 (PS:那是她的催情劑。)我很期待晚上有特別節目。結果那天晚上她頭痛外加體力不支,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根本就是她的迷信!從來就沒有催情劑的存在,新竹米粉也可以有同樣效果!我知道頭痛是常用的「藉口」,可是我每天都有很多事,要整理行李,還要....太累當然要休息一天啊.說到泡湯,原本我很「閉俗」,可是去年二月我們的日本泡湯之旅,五天之內泡了八次湯,不論室內室外、清晨夜晚、樓頂海濱...讓我習慣了一整排赤裸女性併肩坐著小板凳,在鏡子前洗洗刷刷.這是很好的身體解放經驗.(圖中是Fruit的剪影)

那家飯店不算大,只有四個樓層而已,可是和室臥房空間很大,Orange很滿意。可惜有些悶,由於僅在二樓,不敢開窗戶,只能開大空調。但她嫌空調太吵,把它調成中度,結果我太悶,一直翻來覆去到一點多,我忍不住起來開成強度才能睡著,很可憐吧!她一直打呼耶!睡得真好啊!真是個幸福的小孩!

我們一個像北極,一個像赤道,對於開冷氣,吹電風扇,被子的厚度....要求完全不一樣.最理想的情況是她先睡著就沒事,如果我先睡著,她可會把所有睡不著的帳都算在我身上.

10 意見:

匿名 提到...

其實在出發去立山的前一晚,從新聞報導得知發生雪崩還是山難的事,造成一死兩傷的結果,本來有些擔心去不成,但那是和Orange八週年之旅不能有任何的狀況才行!!還好那天的安全管制做的很好,還起霧,白茫茫的一片很美!!

匿名 提到...

第一個提到這座山脈的英國人登山家兼工程技師William Gowland在對歐洲人介紹日本的導覽書裡面,用了Japanese Alps的名字,結果就沿用至今(日本wikipedia說的)

erica 提到...

Erica 說
你們也太甜了吧... 但orange怎可放過在外地還配了海瓜子的好時機呢...雪地吃水果應該是人生一大樂事吧~~~

Orange 提到...

雪地吃水果?這是個比喻嗎?

Iviven 提到...

你们玩雪那一段快把我笑死了:一是orange终于没有那个正经的架势了,竟然傻气起来疯玩;二是你们对雪的兴奋和好奇表现还真是可爱啊。
我生在盆地,成都平原上偶尔也会下雪,如果想看堆积成山的大雪,一般就去盆周的山地或者我们那儿三四千米的山上游玩。雪地里打仗的经历,我和她也有的,我们疯玩得还要厉害些,就不止用雪球打架那么简单了。嘿嘿。

Orange 提到...

我們只是城市鄉巴佬,只會鬧一些沒見過市面的笑話,開心就好了.

Iviven 提到...

城市鄉巴佬

这个词用得很地道的,可那跟你们的地理位置还有关系。

其实我也想过一把生活再没有寒冬的城市的瘾,不用被厚厚的衣服裹着,因为冬天会使我懒惰。

erica 提到...

雪地吃水果~~~是個比喻沒錯~~呵呵呵
但這旅行的故事...應該還沒結束吧。

B.L. 提到...

看來這系列的遊記是我出國這段時間唯一錯過的東西了.
:)

還好, 補了回來.

Orange 提到...

B.L.族長,你沒錯過太多,流水帳才寫到五分之四而已.家族裡一定要求你多寫些你的彩虹之旅.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