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7

And very gay birthday gift

我和Orange看阿妹的演唱會

一個故事有很多面向,通常我會在我們的遊記同時呈現二個觀點.可是這一篇不是二人的遊記,是完全屬於Fruit的心情.除了前言之外,請容我暫時銷聲匿跡,把舞台都留給她.


就像一般的情侶般,一起慶祝生日,一起慶祝每一個節日和紀念日,從第一次網路上認識的日子,第一次見面滿月、滿週年,甚至是中西情人節,聖誕節還有生日、過年等等,我都要過,而且大肆慶祝!!!

Orange曾經告訴我---她是不過節的,心中有些納悶:這個小朋友怎麼這麼灰色?這麼Blue呢?原來是Orange的母親忙於工作,父親不常在家,所以都是她獨自一個人在家,真是自閉蚵仔!!我告訴Orange,沒辦法,我小時候和家人和同學和朋友、死黨一起慶祝每個節慶,所以我每個節日都要過。

今年阿妹的演唱會是在高雄提出。其實在她提出這個要求之前,我們正在冷戰,就因為賣德國香腸漢堡的小弟多給我些酸菜,倆人一口接一口時,酸菜掉在「我的褲子」上和地板上,Orange就發火,真是氣死人了,好好的氣氛給搞砸了,我本想回家不想理她。

後來到書店,我翻自己想看的書,Orange拿本冊子翻到阿妹的演唱會,便指著說:我要看阿妹的演唱會,這就是我的生日禮物了。我說:ok,要那一天?原本是選22日那場,因為隔天是星期天可以好好休息的,沒想到店員一查才知票全賣光了。Orange有些失望的表情。

回來後,一有空便上網搜尋看是否有人退票?沒想到網站出現在平安夜加演一場的消息,我立刻打電話給Orange問她是否還想看?Orange當然說沒問題!我立即請假開車去買票。想不到阿妹的演唱會超酷的,不能刷卡只能付現金,還不能退票,要退票須和台北的有關單位聯絡才行。

Orange正好連休四天,所以她可以很悠閒的等待看演唱會,甚至早上還當孝女帶媽媽搭高鐵去台中玩(可能是報答母親的偉大和母難日吧) 。我覺得這一定是受我的影響,知道要報恩,要飲水思源了,出去也知道要帶名產給家人吃,嗯,孺子可教也。

但我覺得她日子挑錯了,台中下大雨,天氣不好,我笑她挑的日子不好,因為不是我挑的!她很不服氣!

但我可慘了,白天要上班,得拜託同事換課調課才得以成行,四點下班就離開,再趕搭火車上台北,誰知火車慢分,足足誤點31分鐘。未上車前曾去站長室詢問那班車會較先抵達台北?誰知回答的是那一輛先來,妳就先上,一切隨緣吧!!這是那門子的答覆?這樣的答案,我還需要問你嗎?看樣子台鐵養了不少的冗員和米蟲,那有這樣子的服務業?公司行號敢有這種心態,不倒閉也一定被開除的!好不容易來了莒光號,大家上車,但車卻不肯開,廣播說要等下一班自強號開走再發車,開什麼玩笑?我又被騙了,只好下車再跑去搭自強號一路站到台北。

最後15分鐘,我們趕搭計程車終於準時到達小巨蛋。不過在會場門口竟然沒有買螢光棒給Orange,有點後悔。因為周遭的人都有螢光棒,Orange沒有拿,看起來很可憐(第一個錯誤);表演到後段,Orange跟著喊、跟著唱到嘴巴渴時又沒有水可以喝(第二個錯誤) 。很心疼Orange讓她受苦了,奇怪了,上面不是寫說禁止飲食嗎?為什麼周圍的人都有帶飲料或礦泉水呢?這對守規矩的我是一種懲罰,對Orange 深感抱歉。

一進場就看見後排的同志朋友在替他們的朋友安排位置,他們的穿著很有型,一眼就可認出。Orange坐在我的左手邊,而她的旁邊外加後面都是同志。當阿妹向同志致意時,他們好開心喔,我右邊三個小胖妹也又唱又跳的。尤其是阿妹唱有關分手的情歌時,他們都好像於我心有戚戚焉,我覺得很奇怪他們到底是失戀了幾次啊?還是被心愛的人傷害很多次啊?這時的我內心很得意,我是陪著心愛的人來看演唱會,看她玩的很開心,我就很開心了,萬一她玩累了,我回家再幫她按摩吧!!

Orange在演唱會上又叫又跳的,很少看她那麼開心,上次是Saving Face 的基隆首映會,再上一次是Dreams Come True美夢成真的演唱會。Orange還嫌我看演唱會太斯文,但是我才不要像我的同學看Bon Jovi的演唱會後,回家失聲一個禮拜。我不能在阿妹的演唱會上把聲音唱啞了,然後回學校上課時跟孩子說:各位同學不好意思,老師因為在演唱會上大吼大叫聲音啞掉了,無法上課,接下來的時間自修,待會兒考試!! 我丟不起這個臉,我連學校運動會加油都會啞掉了,更何況是這高分貝的場合。Orange可能是辦公室的壓力太大需要紓解一下,所以就讓她叫吧!

阿妹在一開場時就說要唱三個半小時,我心想慘了,我回程的火車可能會跑掉。所以阿妹謝幕後,立刻衝出到對街叫計程車,沿路司機狂飆還闖紅燈,原以為趕得上最後一班火車,誰知明天第一班是大清早的四點半,開什麼玩笑,Orange和fruit要流浪台北火車站了嗎?Orange突發奇想:我們來去開房間。真是神經病的,聖誕夜去開房間,有沒有搞錯,這麼晚了怎麼找的到呢?

後來,站前的計程車司機來拉人湊車位,本來說好一人四百元,誰知他還要等另一位客人,另一位客人突然不見了,我說不用等了我付一千元給你,誰知對方硬要一千二,我覺得有受騙的感覺,我跟司機說不用了,我不坐你的車了。打電話回老家有來往的車行,請他專程出車來台北火車站接我們回去。

我們午夜在車站大廳等專車來接,其實沒有班車的台鐵大廳往來的人還真不少,我們還在那拍照留念,沒多久便被車站的工作人員請出大廳,因為他們要鎖門了。很奇怪的經驗,我們好像流浪漢,竟然被驅離台鐵大廳!還好,專車很快抵達,在黑夜中駛回我們的家。嗯,有平安夜的感覺,車窗外忠孝橋兩旁的燈火閃爍,心愛的人就在你身邊,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Orange洗完澡吹乾頭髮,立刻鑽入被窩,等我走進房間,她早就呼呼大睡的了!

4 意見:

WY 提到...

哇, 果然是很甜蜜的fruit! 不過我發揮我愛推理的本性, 怎樣也看不出來你們到底住哪兒?

Orange 提到...

不要推理了.去查查看半夜12點之後,沒有火車的是上行,還是下行?再去問問火車站的司機,湊人頭,400元可以到那裡.....但是我們住那裡有關係嗎?

WY 提到...

哈哈, 當然不重要. 抱歉我就這怪毛病愛亂推理. 謝謝Fruit & Orange分享平安夜的演唱會!

小妹迷 提到...

哈,很喜歡妳們,fruit的形容有種淡淡的甜蜜感:)我覺得...張惠妹的演唱會就是要大吼大叫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