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8

歷史的一刻:第1000篇文章


有什麼能比寫一篇Pillow Talk+網友動態最能紀念這歷史的一刻?

回想當初寫部落格的動機只是為了寫相關的電影和電視影集,原本不想提到我家裡的生活情況。但是十一年前專注同志影片的部落客不多,難免會收到一些熱情愛慕的來信。除了回覆自己名花有主,或是「我的年紀可以當你的大阿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覺得要適度公開我的感情狀態,免得陷害不知情的人。

第一次在正文中,不是在留言欄,提到我家那口子,是在2006年6月29日寫完Sugar Rush第二季最後一集劇評「210:舉棋不定」。我在最後一段寫道像貓一樣的Fruit:

週六日我不寫blog,因為家裡那口子會吃味,為什麼要佔用二個人共同休假的寶貴時間去滿足陌生人的期望。但是這個"210"的週日下午,得到特別寬容的待遇:我可以坐在沙發上,用耳機反覆看著PMP (註:那是一台隨身AVI播放器,在智慧手機普及前,很方便的看片工具),聽寫劇中人的對話。她將頭枕在我的膝上,像貓一樣蜷伏,沒多久就睡著了,沈睡到還留著一絲垂涎。電扇執著地搖頭晃腦,窗外蟬鳴像意興闌珊的海浪,我的背已濕漉一片,卻不覺得煩燥。看著戲裡套著圍巾的早春,還覺得多一個體溫是幸福的。戲要結束了,但我的人生,和一個此刻在夢裡流口水的人,繼續生活著。

事實上刊出這一篇後,Fruit居然向我抗議:「你怎麼把我們家寫成沒錢開冷氣的樣子?」

我們的生活故事在2007日本立山黑部雙人遊記,充分發揮一冷一熱拌嘴搞笑的效果,第一次獲得大家熱烈反應。我在2007年6月2日的留言首次提到命名Pillow Talk的靈感:

其實她(註:指Fruit)對我的意見非常多,還常常對我的文章吐嘈。我打算把她的「嘉言錄」寫成Pillow Talk,她說要譯成「皮肉痛」。我寫這一段時,她正在瞪我,我決定要認真考慮推出時間。

我是很老派的人,沒有曬恩愛討讚的習慣。Pillow Talk 不是用來展現「刻骨銘心」、「悸動情懷」⋯⋯當然,我會用這樣的角度看電影,但是在現實生活裡,每天都這樣會膩死人。拜託,你幫忙刷一下浴室和馬桶,好嗎?

酸甜苦辣的時光飛逝,漸漸地我也覺得我們的故事對同志族群有一點參考作用。像我們這樣能捱過催婚生子關卡,在一起快要17年,兩人相處還笑得出來,而且版大還有體力拉著大家68天倒數看《卡蘿》首映⋯⋯我們還真是稀有品種。

距離上一篇Pillow Talk已超過半年,暫停的原因就是《卡蘿》的更名請願和首映倒數活動。一方面是我的心思都在電影上,二方面是站上突然爆增陌生訪客,那個節骨眼聊個人私事不太適合。現在風平浪靜,終於可以清清庫存。

《卡蘿》首映會是我改變自己部落客態度的重要轉折點。以前我絕不會見網友,現在覺得年紀到了,而且不出面怎麼辦首映會?Fruit對這件事樂觀其成,她很自信地要我去探探外面的情況,「妳就知道我對妳多麼好,自己有多幸福」。噢,我有時很受不了她的自我感覺非常良好,而且那又不是我會見網友的目的。目的我以後會說。

後來我陸續見了幾位在部落格和臉書上往來較久的網友:
  • 首映會結束當天和來自新竹的S和她幾位朋友一起聚餐,S是我在臉書上互動最多的臉友。每次我看到她要飛日本看寶塚劇團,我就想介紹她認識臉友圈另一對寶塚迷。
  • 我在微涼下著小雨的四月天去淡水,拜訪一對很投入各項社會運動的拉子伴侶,她們常在週末發佈當天早餐照片,所以那天我特別請求參與brunch,親身體驗。順便聊了一下日本歷史悠久的BL漫畫。
  • 在華山園區收到L從日本帶給我《卡蘿》文宜,她現在負責某旅遊粉絲團日本通,她希望將來能開一家同志友善旅行社(或是行程吧),我想找個機會引她認識臉書上另一位在大型旅行社上山下海的導遊。
  • K常從世界各地寄明信片給我,這次回到台灣帶來《卡蘿》藍光,用義賣方式捐助「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我們在板橋火車站餐敍,當場約定等到台灣同性伴侶合法後,我要幫她的婚禮成立應援團。
  • 上個星期我到公館金石堂親送《卡蘿》藍光得主。其實A在7年前曾寄給我歐洲電信公司Orange的招牌照片,那時候大家會寄給我Orange相關的照片。A還分享一則男同志公開告白的短片:


第一次面對面聽網友的反應的經驗很特別,她們幾乎都異口同聲提到Pillow Talk,雖然我很認真寫影評 (L:影評是還不錯啦⋯⋯),但似乎我們的拉雜小事才是最大的共嗚。

這讓我想起2012年9月我第一次對外提出考慮把Pillow Talk的文章重新編輯成書,而且故事要從1999年從頭開始寫起,新增很多不為人知的內容。當時打算:「這本書會是我們十五週年慶紀念物(我買不起鑽戒),可能手腳快一點就是十四週年吧。等到那天伴侶法通過,就可以當作陪嫁品(講嫁妝好像太俗氣了)。」

天呀,我真是怠惰,七月份就是我們十七週年,我有一堆素材,但還沒寫完。我的藉口是因為我們搬家、她的再進修、我的工作轉換⋯⋯我的書寫進度變得零零碎碎。

4月下旬有位大陸網友輾轉和我重新聯絡上。其實我們從2008年在「豆瓣」互通有無多年,後來因為大陸封網越來越嚴格,對岸看不到我的部落格,我漸漸不在「豆瓣」出沒,她也有別的事務轉移重心。我們中斷聯繫4年後,透過臉書再度溝通,她最掛念的,除了華老師的作品,就是我們的Pillow Talk。她很鼓勵我完成,還建議了很多出版方式。

我感到很不好意思,這件事情,不論就我自己的期許,還是上述多位資深網友的期望,真的要有個結論才是。先不管是什麼樣出版形式,最近我重新回到書寫,把第一章整個翻轉一遍,找尋說故事的味道和節奏。這次,我大概曉得該怎麼辦了。


好吧,在我重新回到書寫之前,要提到我發生一件狀況:上個月我在治療肩痛。

在談到肩痛之前,得先提到三年前我深受偏頭痛之苦,最初以為是更年期所致。試過一些中西醫都無解,甚至求助台大醫院心臟科。不過那位年輕的心臟科大夫看完我的抽血、X光、心電圖報告還是找不到原因,最後結論是年紀到了,該開始吃心臟藥控制。三年前的我才不接受「年紀到了」這種理由(現在我可能會接受),後來再也沒去台大醫院。

有天我去了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的中醫門診,特別找了掛號人數不多的年輕醫生。他的問診和紀錄都很仔細,幾次下來我們找到偏頭痛的原因:消化不良和便秘。因為當體內有壓力時,有些人出現高血壓,我則是偏頭痛。中西醫是完全不同思考方式,這個經驗讓我對西醫更敬而遠之。

我六年前一直有參加瑜伽課,但是去年冬季因為一連串原因,沒有繼續上課。人真的有惰性,不上課就少了操練的動力,再加上那時不是寫案子就是收集電影資料,不知不覺靜止的時間增長。兩個月前,有天晚上我發現右肩突然疼痛,痛到連被子都拉不動。後來是看中醫針灸解決。

但是情況時好時壞,有時做多了刷洗動作,後遺症就會出現。那時候我只要看到Fruit坐在沙發上滑手機,我就會責怪她不幫忙分擔家務。而且我有點性急,受不了別人說「等一下會做」。這點我特別告戒網友L。

那時在床上的最大問題是我爬不上去(我不太想解釋啦,並不是我控制欲太強,而是我有呼吸不順和被壓迫恐懼症)。一開始是我有點撐不住,晃動會造成肩關節疼痛。後來我只好像擱淺的海豚,扭著扭著推滑上岸。有天我感慨,怎麼辦我全身都是傷。Fruit很愧疚自己像在迫害良家婦女,決定帶我去看一位老中醫。

以前老中醫治療過她參加校隊的運動傷害。第一次看診,我就被放血處理,還好看不到後肩的光景。醫生說肩關節沾黏。接著是每兩天埋一次耳針。

耳針像米粒大小,金屬小圓盤狀似蚊香,但是中間卻是突起的小小針,直接刺在穴位皮膚上。右肩關節附近就散佈了9針。刺下去不會流血,通常不會疼痛,而是有酸麻感。但是剛好壓到耳針的位置時,真的很刺痛。

通常我都睡大床的左側,因為我轉右側面向Fruit,不會壓迫到我虛弱的心臟。後來我得改睡到右側,就不會在左轉面向她時壓到右側耳針。

有次Fruit站著順手抱著我,一低頭靠著我的肩,我就哇哇叫,「妳的下巴壓到我的耳針啦。」在耳針的控制下,我變得很沒有興致。Fruit仍然不死心地和我討價還價,像是慣老闆追問每週業績目標。我也學會耍賴,眉毛一挑就推說存貨都被學姊用完了,需要重新生產製造。

她的棄婦怨有時變成醋酸味。換成我挨近示好,她會突然脫口演戲:「老納無欲無求,六根清靜,請施主速速離去。」我被逗得大笑,笑到肚子好痛。

幸好經過二週耳針治療,我慢慢恢復活動力和搞笑力。

最近發生什麼好笑的事?6月5日我在臉友圈提到兩件事:

今天我們要出席重要的活動,在月台上,Fruit舉起手湊到我鼻子前,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麼,問她幹嘛?她說聞聞看。
我愣了一下,我說你的洗手乳沒洗乾淨啊?(呵,我有聞到一點香味)
她開始氣急敗壞:「還説你是什麼卡迷?我擦了寶格麗的香水,你居然不識貨!」
我抗議:「你應該叫我聞你的頸部啊,這手隨便湊過來,我怎麼知道是要聞手腕?」
她又補了一句:「這是月台啊,叫你聞頸部,不就嚇死大家?」(我就說我們是老派的人,不會嚇死大家,只會先嚇死自己)
她覺得我很沒情趣,我覺得她幾百年沒擦香水,而且我嗅覺不好,怎麼知道這是那招?(卡迷只知道聞頸部,不䁱得聞手腕啦。電影情節與生活應用是有差距的。)

還有更搞笑的事。
有天她回家一進門,為了表示熱烈歡迎,我上前啄了她的上唇,接著馬上退了三步,狂吐口水:「媽呀,你怎麼抹那麼多綠油精啊!」

(綠油精是她的提神劑和阻臭劑,我真擔心她會吸入過量中毒)


好了,這是第1000個閱讀愉快。

12 意見:

Sharon 提到...

恭喜橘大第一千篇文,也恭喜橘大與 Fruit 十七週年啊!
嗯...,我是去看寶塚的「柚香光」,不是去看寶塚,哈哈哈...
祝福大家都能好好保養身體,等到同志婚姻平權那天的到來喔!

YC 提到...

真的,我愛看 Pillow Talk,很有趣。恭喜十七週年呀~

Orange Fruit 提到...

謝謝兩位資深讀者的祝福,希望在我頭髮沒有全白之前能等到同性伴侶合法,要不然拍照不好看啦。

虾虾 提到...

我是去年才加入的新读者,很喜欢你的文字,方方面面,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看完的,祝福二位,真是一个特别的纪念!!

Orange Fruit 提到...

哇,原來要花個把月才能看完,我還真是囉唆的人啊。

虾虾 提到...

错过了版大最活跃的时期,愿您一直啰嗦啊……

Orange Fruit 提到...

就像短跑和長跑一樣,太活躍是跑不久,現在要慢慢動,但是動的久。

Dawn 提到...

香水 vs. 綠油精 簡直太促鼻!!
恭賀十七週年!(恭賀是這樣用的嘛?)身體保重呀!等著兩位的下一個十七週年!

林佳蓉 提到...

好像有兩三年沒來了,最近在整理Google書籤時,發現Orange部落格,今天剛好來看,恭喜Orange & Fruit即將邁入十七週年!!

Orange Fruit 提到...

我一定會努力,不但我們兩個人有下個17週年,這個部落格也有下個10週年,最好也有下個1000篇。

loveJB4ever 提到...

哈哈哈哈哈,快被綠油精笑死了~~
另外,橘子大大的身體要保重呀!

by阿木

Sonja Gautier 提到...

這些日常趣事真讓人看得會心微笑。讚。
另,十七年真不容易啊!希望我的也能這麼長久。:)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