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3

Bedtime story

不少人關心我們怎麼樣了,所以更新一下近況,請勿擔心......

我以前不喜歡過特定節日.因為那表示大部份的人集中在同一個時間,做同樣的事情.我不喜歡擁擠造成品質低落.當然這是我的孤僻想法,Fruit完全不是這樣想.人多熱鬧啊!

她一直問我情人節要怎麼過?還能怎麼過?我現在不太敢做任何預定計劃.去年台北電影節的票,因為別的旅程,送了.金馬影展的票,因為去年那一場病,也送了.為了慶祝我們十週年,存了一陣子要去歐洲的旅遊基金,因為全球景氣變化,現在不敢輕舉妄動,算了.

還好,我們預購太陽劇團的票,最後成行.只是當時預購的市道,距我們觀賞時的景況,轉變極大.如果是現在才購票,我可能會放棄了.

計劃比不上變化,所以最近我們大部份時間都窩在家裡.但這次農曆新年散漫太久,我到週五晚上便忍不住發火,隨機「離家出走」.Fruit手腳不及,很可憐地在手機問我怎麼辦?我告訴她趕快跟上,如果火車來了,來那一班我就搭那一班先走.

她倖倖然地和我會合,我們終於協議要到礁溪.那一天不巧,火車因故要延誤五十幾分鐘.時間已是晚上八點,難不成虎頭蛇尾要打道回府?Fruit不喜歡開車跑遠程,我們靈機一動便轉往高鐵直奔高雄.

我們選旅館的方式也很隨興.心裡只有一個模糊的方向,在高雄捷運的一個大站下車,我們研究捷運站上的地圖,看見一個熟悉的品牌,就決定投宿.

隔一天,我們就看看高雄新近落成的捷運、巨蛋、世運會場,去橋頭吃吃冰,最後再領教一下愛河旁萬人空巷的點燈儀式.這種都會流浪記,只是對「無從掌控」的小小反動.24小時就急速北返,免得遇上週日收假人潮.

Fruit一直嘲笑我沒有本錢再像農曆新年般發神經,所以情人節我都聽從她的點子.接二連三看了典型的異性情侶約會電影:<Bride Wars 新娘大作戰>和<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
    看<新娘大作戰>老毛病就犯了!我喜歡彎著看,斷章取義地看.若讀過之前我寫的<Gentlemen Prefer Blondes 紳士愛美人 (1953)>評論,就知道有些鏡頭是可以拿來衍伸解釋.

    兩個小女生迷上結婚典禮,扮家家酒時,一個扮新娘,另一個得扮新郎.社會對兒童遊戲中性別裝扮的容忍度是比較大的.一旦成人,手帕交只剩下伴娘的位置.故事的衝突點,在於二個新娘意外地在同一時間舉行婚禮,為了讓對方成為伴娘,想盡辦法要另一方改期.

    我起先不懂,這為什麼會是爭執點?大家各自結婚就好啦!原來,婚禮中的新郎只是其一,伴娘才是核心--只有「新娘vs伴娘」的組合,才能讓姊妹倆「完婚」.

    這種女性情誼sisterhood凌駕男女愛情的情況,最近在好萊塢越來越流行,好像每個編劇都認為這是<慾望城市>成功之道.關於片中的sisterhood,我推薦這篇:achia:新娘大作戰 ,她還發現:「好像缺乏sisterhood的傷害比缺乏愛情更大」.

    我讀到AfterEllen一直討論<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對著片中曾演過女女情節的主角Jennifer Connelly 憑空想像.這部片執行成績很笨拙,要不是在情人節檔期,應該引不起太大注意.片中男女的交往守則若放在女女關係,就變得很好笑.

    美國電視影集最完整的女同交往守則應該是<Ellen 艾倫愛說笑>第五季(1997).從Ellen一開始找尋新女友受挫,如何融入同志社群,與新女友的約會,爭執時誰該打電話道歉,與雙方家人的關係,同居的問題,對婚姻的看法...當年收視率走低,被自家人批評too gay.現在回過頭看,是當時的美國社會還沒準備好,沒辦法承受這麼直接的內容.

    反觀英國人便開通多了,<Sugar Rush>第二季根本是小拉拉的交往全紀錄.回想Kim不斷打電話給Saint,還到酒吧故意與Saint不期而遇.....這和<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傻乎乎的女主角不是如出一轍?


情人節下午我們在家看Kylie Minogue(凱莉米洛)演唱會DVD.可能是對她的曲子不熟,看到一半竟覺得睏,索性暫停跑去睡了午覺. 晚上出去吃飯(她吃宗教素,我吃健康素),外面交通阻塞,人聲鼎沸,完全看不出經濟不景氣.

晚上我們繼續凱莉米洛演唱會,Fruit一邊看還一邊幫我按摩肩膀.或許睡足吃飽有精神,覺得下半場比較精彩.我們的情人節特別節目就在凱莉米洛80年代歡樂的"I Should Be So Lucky"謝幕曲中收場.

*凱莉米洛也是歷經乳癌的波折,總覺得她抗癌復出後,比以前更活躍.

真正的枕邊細語

我們兩個晚上常說話,雖然大部份是她說我聽.她有好多事情要報告:同事之間的對話和家人之間的事情.我一直很奇怪她怎麼有如此強烈的表達慾望,可以詳細說明每件事(甚至可以像說書一樣劇情表演),而且有時不只說一次.我常常被逗得抱著肚子咯咯大笑(我的笑聲是出自丹田,每次大笑就會很辛苦).

相反地,我是一個很好的聽眾,不太講周遭生活的故事.一方面是我口述不吸引人,另一方是我都講嚴肅的題目,例如家裡要怎麼整理,要添購那些東西,未來規劃.....

當她沈默沒有回應時,我就知道該閉嘴了.可是當她講到我終於受不了時,我會大打哈欠,外加淚流滿面.Fruit會試圖要我保持清醒繼續聽講(沒辨法,她是老師).她還取笑我,打哈欠流淚是老阿婆才會發生的情況.是嗎?我從小就是這樣,所以從沒有乾眼現象.

另一對couple曾問我們,誰睡在床的左邊,誰的枕頭比較高?誰就是強勢的那一方.結果統統都是我.天地良心啊!我心臟不好,不適合轉左側睡壓迫心臟,所以睡左邊,便於轉右側睡可以看到Fruit.以前我的枕頭比較高,是因為Fruit只給我高的枕頭,後來我們買同高對枕,就公平了.

我常在捷運看到其他成對的拉子,不管對方是矮個子,還是想歪著頭靠在對方肩上.這是情侶間不可控制的吸引力.Fruit有時在火車上也會靠過來,沒多久便取笑我肩膀太矮(好啦,我比Fruit矮6公分),她脖子歪得難過.所以我都會把外套捲成枕頭,墊在肩上增加高度.

兩個人入睡的時間不同,我可以聽到她輕緩不惹人厭的打酣聲,在暗夜中格外有安撫效果.Fruit偶而會出現手腳不自主的抽搐,她從夢中驚醒,半夢半醒中仍不忘有禮貌地道歉:「對不起吵到妳了」.我最喜歡聽她說夢話,咕噥咕噥地又不知在發表什麼話題.

大致而言,我比她熟睡.她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起身,常常一有蚊子飛過,她就要開燈拿起捕蚊拍趕緊殺絕.因為她體溫高,蚊子只叮她,不叮我.我只會更緊閉睡眼,想辨法躲回夢裡.

她體溫高是因毛孔細密,不易排汗.好處是她臉部光滑,膚質看起來年輕細緻.每到冬天,我都叫她先到床上暖被子.但夏天對她是折磨,我都吹風吹到頭痛,她還是熱得受不了.我則是汗腺發達,常保低溫.有時我一進被窩,她就搖頭不已:「我們家是沒繳瓦斯費嗎?妳沒用熱水洗澡呵?」

講到雙人床,我總會想起The Night Watch 有一段描述Helen與Julia入睡:
    "They were silent after that. Julia lay tensely for a time, but soon her limbs began to slacken and her breaths to deepen and slow. Once, as if startled by a dream, she jumped, and that made Helen jump, too; but then she settled back into slmber

    ......She lay open-eyed, still pressed close to Julia, still feeling the heat of her limbs, the rising and falling of her breaths. But in time she changed her pose, and moved away."

我總有絲絲遺憾:有些事情就是非個人所能控制.睡前不論是她抱著我,我抱著她,還是兩人相擁.越到睡意深濃,越是各自入眠.幸好,我們睡前一定會互道「我愛妳」才睡(我們一天會說上好幾次).就算意志主控不了睡眠的肢體,至少可以在潛意識裡日積月累幾個甜蜜美夢.

4 意見:

norma 提到...

我也是個不愛過節的人,一來是有伴也常常不能一起過,就算能一起過也不想暴露在外.
下次水果家族若想出走,宜蘭(礁溪)真的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千萬不要搭火車,票價貴、時間長又常誤點.搭客運吧!捷運市政府前就可以搭了,沒塞車不用一小時就到囉!自己開車也很方便.但不建議假日去,人多太可怕了!

wildeny 提到...

Next time, you may say:"Take your passport and come quickly. Or I may jump onto the next plane to Japan." :-)

Orange 提到...

記得<Sugar Rush>第一季最後一集,兩人偷車開到倫敦.Sugar表示她從未出去渡假,因為媽媽說,家就在渡假勝地,根本不必再出門.Kim告訴她,渡假的重點就是「離開」.

我現在已沒膽拿起護照就飛到不必辦簽證的國家.只要能「離開」一下,轉換心情就可以,距離不是重點了.

Yean 提到...

真让人羡慕。。。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