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0

電影裡的同志矯正與精神治療



我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到「性傾向扭轉治療」(conversion therapy, reparative therapy) 是《Maurice 墨利斯的情人》。

1988年6月25日在藝術電影院(即「真善美劇院」)上映。電影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兩位主角共同獲得最佳男演員獎。雙王雙后通常是同志影片的傳統。

片商特別喊話:「女性觀眾的最佳選擇」。由於影展大獎加持,票房不錯。當時AIDS仍在各處肆虐,台灣還沒進入90年代同志平權運動潮流,腐女成為最好的客群。

片中墨利斯想要擺脫同志傾向,自行尋求催眠治療。Ben Kingsley飾演醫生,向催眠中的墨利斯暗示,前面有位漂亮的長髮美女。墨利斯不由自主地漲著臉:我比較喜歡短髮。



催眠治療完全無效,醫生好心建議他離開英國,移居到不會懲罰同志的國家。

電影的快樂結局讓同志社群振奮,墨利斯既沒被矯正也沒有逃避,勇敢選擇沒錢沒勢的艾立克共同生活。

第二部談到性傾向扭轉治療的影片是1999年《But I’m a Cheerleader 戀戀模範生》。這是第一次完全以同志矯正為主題的影片。它用喜劇諷刺僵化的性別教育,卻避開了精神醫學與神學在扭轉治療過程的真實樣貌。我們知道同志矯正很可笑,卻不了解可恨與可怕之處。

2004年《Latter Days》描述年輕的摩門教徒愛上帥勁的同志。片出現一小段摩門教的同志矯正中心。然而故事重點在於美好的真愛,我們還是不清楚同志矯正是怎麼回事。

Electroshock
至於第一次見識到同志矯正的慘狀來自2006年西班牙電視電影《Electroshock》,一對女同志教師倍受迫害。其中一位被母親送入精神病院施以電擊療法加上厭惡暗示,本來沒瘋的人到最後也崩潰了。

同性戀尚未去病化之前,同志被視為精神病患。

過去報紙誇大嚴重性,例如「中國時報」1970年5月20日國際消息,紐約醫學教授撰文指出美國「同性戀患者」約有250萬至400萬人之間,超過心臟病、風濕症、背部癱瘓和精神緊張。「同性戀患者現已是醫療問題,而不再是道德或法律問題。」

早期社會沒有精神醫學基礎,只要不同於主流社會價值與行為統統視為異端。跟大家不一樣,就是瘋子。精神病代表沒有正常行為能力,不管你是小孩還是成人,全被剝奪自由意志。同志還得承受雙重迫害,不只是病患,也是罪犯。

民智未開的地區可能使用宗教祈禱甚至巫毒儀式。中世紀歐洲開始由神父進行驅魔,更別說還有隨意羅織罪名火燒女巫。駭人聽聞的是2018年的美國,仍然有神父使用驅魔儀式改變性傾向。

19世紀末治療精神病方式越來越多元化。《Maurice 墨利斯的情人》催眠治療算是最溫和的手段。《Fingersmith》出現Sue被五花大綁接受高壓水療。

性傾向扭轉治療的電影並不多見,要了解同志受到何種待遇,從精神病院為背景的影片,可略知一二。

1930年代發明的電擊療法和前額葉切除術成為銀幕上最可怕的景象。說是治療,不如說更像是懲罰。

電擊療法經常出現在女性角色身上,她們沒有瘋沒有病,只是深受誤解,得不到聆聽。
  • 《Changeling 陌生的孩子》女病人想上前解救Angelina Jolie的角色,被憤怒的醫生電擊至癡呆。
  • 《Dark Shadows黑影家族》維多莉亞從小能看見鬼魂,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監禁,免不了出現電擊畫面。
  • 《Girl, Interrupted 女生向前走》Angelina Jolie的角色害怕電擊而出走。
  • 《Side Effects》醫生Jude Law以電擊療法要脅病人Rooney Mara要乖乖聽話。
Bella Heathcote後來演出《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神秘女超人的秘密》

前額葉切除術多半用來表現角色絢爛活躍的故事最終變成一灘死水,男性角色適用機率大於女性。
  •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飛越杜鵑窩》Jack Nicholson一度逃出精神病院,他不只受過電擊療法,最後還切除前額葉。
  • 《Brazil 巴西》男女主角終場駛向滿天晚霞的畫面,不過是男主角手術後的幻覺。
  • 《Shutter Island 隔離島》李奧納多是假探案真發病。
  • 《Sucker Punch 殺客同萌》前段游戰動漫畫面越虛幻,意味手術越殘酷。

值得一提的是有部經典同志影片也觸及前額葉切除術。

《Suddenly, Last Summer 夏日癡魂》 (1959) 原著為田納西·威廉斯,同志劇作家Gore Vidal改編劇本。伊莉莎白·泰勒目睹表哥Sebastian慘死而精神崩潰。表哥的媽媽由凱瑟琳·赫本飾演,請來腦科醫生蒙哥馬利·克利夫特,打算為伊莉莎白·泰勒切除前額葉。手術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永遠隱藏Sebastian身為同志的真相。

這段影片取自The Celluloid Closet,受訪者就是Gore Vidal。
建議參考The Celluloid Closet系列專題
(凱瑟琳·赫本的銀幕樣貌和凱特布蘭琪實在相像)


若覺得電影太過戲劇化,與現實不同。下一篇就來說明真實個案,比戲劇化的電影有過之而無不及。




本篇文字將收錄於《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指南》電子書。

封面是一張冰山圖,矯正中心每個人都有一張冰山圖,追究自己「罪惡」的成因。

0 意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