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6

台灣需要同運的成長駭客

這不是同志的傷心,這是愛家公投的居心

下一篇建議行動方向:我有一個夢:一天一元挺平權

我先回顧一段歷史,台灣此時有點像美國80年代初期。美國同運團體和基督教保守派透過政治領域在公共政策互相角力。

美國保守教派第一次嚐到嗜血滋味,起因於Anita Bryant(安妮塔·布萊恩)。這個導火線堪稱劃時代的分水嶺,保守教派憑著豐富資源早一步在美國政治領域呼風喚雨。


Photo credit: CarbonNYC [in SF!] / CC BY

1977年邁阿密Dade County(達德郡)隨同四十多個地方政府通過法案保障同志就業、購屋、租屋的權益,不因性傾向受到歧視。這個法案已經實施5個月,有位牧師在教會對信徒宣揚同志很噁心,不配享有基本權制,就該受到歧視,寧願把教堂燒掉也不希望同志教師進學校教書。安妮塔·布萊恩認同牧師的主張,同志和小偷、妓女同樣不配擁有社會權益。她不願意同志老師在她小孩就讀的學校工作,認為同志會使用金錢和毒品誘惑,把兒童「轉變」(convert to)為同志,所以同志應該離大家越遠越好。這與愛家公投背後的牧師灌輸偏差觀念,認為同志教育會把兒童教育成同志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安妮塔·布萊恩是奧克拉荷馬選美后冠得主,當過流行音樂歌手,擔任多項全國品牌代言人,具有極高知名度。她成立”Save Our Children”(拯救我們的孩子),連署六萬多人提出公投主張中止這項平權法案。我想起公投前夕捷運站有個中年婦女對另一個老婆婆咬耳朵:「我們要超過450萬票才能推翻大法官的釋憲結果」。

”Save Our Children”的全名其實是Save Our Children From Homosexuality( 拯救孩子免於成為同志),他們是美國第一個有計劃「反同志團體」,不只是推翻達德郡同志平權法案,並且推翻其他郡市保障同志的公共政策。

投票結果出爐,總計有97393張選票贊成廢除保障同志的法律,33626張選票反對。將近7:3比率,像極了愛家公投歡欣鼓舞贏得屬靈戰爭的比數。



她吸引Jerry Falwell(傑瑞·法威爾)等有錢有勢的教會領袖協助宣傳,保守信徒熱烈捐款,重挫缺乏組織的同志社群。教會領袖從她的例子發現反同是凝聚保守教徒的最好招牌。曾任保守教派發言人Rob Boston評論當年的第一場勝役:

Most Americans supported abortion rights. Nobody believed communism inside the U.S. was really a threat. Slamming feminists, you risked alienating half the population. But gay people? Anita Bryant showed that gay-bashing could bring in some real money.
大部份美國人支持墮胎。沒有人相信境內的共產黨是威脅。攻擊女性主義,等於和半個美國作對。但是同性戀?安妮塔·布萊恩證明反同真能吸金。

這件事情深深影響保守教派未來策略,傑瑞·法威爾在”Save Our Children”投票案兩年後成立自己的政治遊說團體Moral Majority(道德大眾)。80年代雷根贏得兩任總統大選,他鼓吹信眾支持成為重要推手。他們開始主動結合保守共和黨勢力,介入反同、反墮胎公共政策。一直到90年代克林頓打敗老布希,才抑制保守教派的氣焰。

同志的政治遊說團體也在同一時期逐漸發展。

目前全美最大的平權倡議組織Human Rights Campaign (HRC) ,前身由Steve Endean於1980年創立。他原本負責幫同志平權團當遊說者,後來乾脆成立組織打群體戰。同志以前都在體制外抗爭,容易被誤解和忽視。HRC認為要從立法著手,從體制內爭取保障才是最有效的方法。發展到1992年才成為克林頓勝選推力之一。當時只有三十幾位員工,除了公關,另外分設四個部門:

  • 「政治行動」:針對能夠幫助同志議題的候選人,贊助競選經費。1982年他們成功幫助理想中的候選人贏得選戰。
  • 「立法」:遊說國會議員支持同志平權法案。
  • 「選區動員」:深入郊區和鄉間,那些同志比較不敢現身的地方。他們推出SPEAK OUT的代言計劃,會員每次繳費 13美元,委託HRC寄四封信給當地選區的議員,提升同志議題的聲量。
  • 「發展」:負責募款餐會和聯絡其他民權團體。1992年HRC的年度預算是500萬美元,絕大多數來自個人捐款。他們行腳走過三十個城市以上舉辦募款餐會,每個人150美元,就有三萬人以上共襄盛舉。




回到台灣的公投結果,有些專家認為有大法官釋憲和性平法,對同志婚姻和性平教育影響有限。愛家公投對社會帶來最糟糕效應就是讓人誤以為公開喊出「同志很噁心」是站在正確的大多數,將歧視合理化。未來他們可以從每一件小事反對同志權益,大則在法律草案刪減權利,小則剝奪參加聯合婚禮的資格⋯⋯

其實愛家盟終極利益是隱藏在宗教偏見背後左右社會輿論和操縱公共政策的力量。擁有幾十萬的連署名單和Line群組通路,以及一群信徒奉獻金錢人力和每週接受洗腦調教,再加上稅負優惠,又無透明有效的監督機制,真的會變成可怕的巨獸。

接下來他們要不是派出自己的立委參選人,就是收服氣味相近的候選人。其實他們現在差不多已經準備好了。同志平權團體什麼時候要應戰?不是兩年後,現在就要起步了,甚至是今天擦乾眼淚就該著手。

以一個局外人而言,我感覺台灣的同志平權運動到了需要轉型階段。除了透過臉書同溫層訊息傳播,號召大家集會遊行,臨時廣告專案募款⋯⋯這些都是很美妙的眾志成城,不過我們需要整合更多應變資源。

我衷心期望這次聲援同志公投各行各業團體能夠集思廣益凝聚目標和策略,甚至產生類似智庫的組織。尤其希望能思考如何透過科技發展任務編組機制、網路輿論分析、突破同溫層、簡易募款、財務監控⋯⋯

未來絕對是場漫長的拉鋸,沒有人是局外人。不要只是告訴大家加入志工就好了。如果可以知道較清楚的藍圖,有三百多萬人可以發揮更多的貢獻。

喂喂喂,有人聽到嗎?






上面的故事是我寫作過程發現,了解美國故事可以預見保守教派如何在台灣移植
《卡麥蓉的錯誤教育指南:以及你所不知的性傾向扭轉治療》


請參考電子書:ReadmooKoboGooglePlay

7 意見:

匿名 提到...

BHSU 覺得很好; quite insghtful & infoming, thank u for take ur time writing this piece.

thinkingfish 提到...

你寫得好好!獲益良多
(有在聽啦有在聽的意思)

Orange Fruit 提到...

基督教不論優點和缺點都會一起從國外進口。美國教派反同模式也會發生在台灣,我們真的該早點準備。

馮彥碩 提到...

United we'we invincible.

Orange Fruit 提到...

好吧,下一篇我來提一個瘋狂的夢想:「一天一元挺平權」

LOUIS 提到...

回想 "婚姻平權" 及 "性平教育" 公投 , 雖然沒有資源 , 而很多人自動自發 , 不分異同 , 不分年紀 , 且出錢出力出時間地行動 ; 雖然有些人看不見這些單純的美好 (甚至還產生誤解成政治組織 或 某種陰謀論) , 雖然恐懼容易煽動 , 我相信社會總會從中學習 , 用智慧及愛來克服恐懼 , 一起加油吧 .. ^_________^
請支持 #愛滋 #HIV #性別平等教育 #性教育 #情感教育 #同志教育 及 #婚姻平權 #民法修正案

Orange Fruit 提到...

我覺得反同團體極盡所能壓制,造成傷害讓社會倒退三十年。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