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8

Exodus:脫同的全球擴散與陰魂不散


脫同團體的形成,大致可以歸納四個誘發條件:

  • 堅信同性戀行為是罪孽的教會
  • 內心是同志但害怕成為同志的領導人
  • 有心理學背景但誤用所學的專業人士
  • 一群痛苦不知所措的同志教友




「內心是同志但害怕成為同志的領導人」是這一連串脫同歷史最荒謬的悲劇人物。是什麼樣可怕力量會想要否定自己和否定別人?很多教會只看見同性戀的痛苦,很少反省教會本身對同性戀的敵視才是促成痛苦源頭。否定同性戀和拯救同性戀根本無法併存。只要以宗教為導向的性傾向輔導諮詢,本質上就失去客觀立場。就算他們運用科學的心理學技巧,都不改「偽科學」本色。

美國東岸1969年Stonewall Riots(石牆暴動)是同志社群平第一次發出最大聲量。社會劇烈改變肯定讓保守派感到惶然不安。不過心神最不寧的人是身在教會的同志族群。當同志議題越來越公開,他們對自己的處境就越徬徨。

1973年美國西岸舊金山灣區出現Love In Action,1975年洛杉磯東南方大城市Anaheim出現EXIT。它是Love In Action在龐大的教會體制內爆破震波誘發的後續反應。

EXIT的創始人也有段荒謬的悲劇,最大的不同是他比別人及早覺醒,而不是幾十年後才出面道歉。

Photo by Velizar Ivanov on Unsplash

Michael Bussee巴斯、Gary Cooper庫柏


巴斯年輕時常受到同儕霸凌,他自覺同性傾向與四周格格不入。他投入宗教想要改變。1974年研讀心理學碩士期間,他在大型教會的熱線中心擔任義工。報名表詢問參加者有沒有成功克服各種罪孽的經驗。他第一次看到formal homsexual。

他向熱線中心主任坦承有同性傾向。對方告訴他,只要成為基督徒就不再是同志。只需虔誠禱告,上帝會幫助你。這是神學上”name it and claim it”,也是心理強化作用,聲稱自己獲得治癒,最後就會治癒。

當時巴斯從未有同性交往經驗。他向女友解釋過內心掙扎,女友非常諒解。兩人不久走入婚姻,生了一個小孩。巴斯對於親密關係並不投入,不過能證明自己可以接受異性。

過一陣子,年輕的庫柏加入熱線中心。他已結婚有兩個小孩,他也有同性傾向的困擾。

巴斯和庫柏的經歷相近,兩人互相吸引。第一時間他們不是質疑脫同的概念,而是一起努力改善脫同的技巧。

熱線中心義工素質不一,無法妥善面對同志來電。巴斯運用心理學專業,幫義工集訓,成效良好。其他教堂風聞,紛紛請他們來授課。

他們接著組織互助團體「治療」同性戀,著手規劃一系列的文宣和講義,1975年正式命名為EXIT,全名是Ex-Gay Intervention Team。這是Ex-Gay成為專有名詞之濫觴。有些牧師開始轉介求助者,他們名氣漸增,還受邀參加電視佈道家Pat Robertson節目700 Club。

當時脫同事工一片欣欣向榮,巴斯覺得團結力量大,1976年9月邀集其他團體例如Love In Action、EAGLE(Ex-Active-Gay-Liberated-Eternally)、 Outpost、Metanoia等團體召開研討會,決議共組Exodus International(走出埃及國際組織)。「走出埃及」象徵引領所有男女同志走到上帝應許之地。

巴斯和庫柏積極投入推廣,經常出差到各地宣講。兩人緊密合作,兩家乾脆比鄰而居,妻子和子女就像家人般來往密切。隨著相處時間越久,他們越來越無法抗拒對彼此的愛慕。

兩人開始懷疑脫同事工的真相。巴斯輔導一位男子名叫馬克,他沮喪無法做到脫同,拿剃刀不斷割傷自己外生殖器,還潑灑漂白水。這件悲劇成為巴斯終生無法忘懷的遺憾。(也成為《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 Post》小說與電影情節之一)

最後他們分別和妻子離婚,1979年雙雙退出脫同事工。這件「走出埃及」醜聞可惜未能阻止教會在脫同事業的錢權佈局。到了80年代,AIDS風暴更提供脫同事工另一次絕佳發展機會。

巴斯和庫柏持續向脫同事工挑釁:1982年5月9日舉行公開的同性婚禮:穿著正式禮服,兩排男儐相助陣,牧師證婚,交換戒指,切蛋糕⋯⋯所有婚禮排場一應俱全。他們一定沒想到三十多年後,美國同性婚姻合法了。可惜庫柏沒有機會親眼見證。

左:巴斯,右:庫柏


1991年庫柏因為AIDS併發症去世。臨死前他和巴斯一起現身紀錄片《One Nation Under God》(1993)。

電影推出的那一年,克林頓蠃得總統大選,小說中Cameron Post逃出同志矯正中心。

YouTube找得到片段。片中有很多珍貴歷史資料:性傾向矯正的發展,脫同正反兩派說法,「走出埃及」研討會現場,AIDS衝擊,保守派政治與教會敵視態度。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part 6

國際擴張政策


80年初期「走出埃及」把脫同事工成立的方法化為標準作業指南,加速在美國各州成立類似組織。

陣中兩位大將親自出馬,向海外伸出觸角。一是沃森,二是Sy Rogers。

沃森不只主導Love In Action,也在「走出埃及」用力頗深。1984年他已考慮到南亞推廣,兩年後他到馬尼拉成立Bagong Pag-Asg實地經營。將Love In Action交給史密領導。

沃森原本打算在香港成立脫同事工。然而史密1994年將Love In Action遷至田納西州,使得沃森出租給Love In Action作為集中輔導宿舍的收入泡湯,不得不放棄香港計劃,回到美國。

雖然沃森未直接涉足香港,當地現有兩個輔導同性戀的宗教團體,一是1997年成立「明光社」及1994年受澳洲宣教士影響直至2004成立「新造的人

1991年Sy Rogers在新加坡成立Choice ,還經常到澳洲和紐西蘭宣教。

Sy Rogers出現在紀錄片《One Nation Under God》,他是當時「走出埃及」主席。外貌像是鐵T,其實他是生理男性,曾以女性裝扮生活22年,1979年打算變性手術成為女性,剛好碰上醫院停止所有變性手術。他聲稱後來受到「聖靈感召」,1982年結婚。
Sy Rogers

90年代起「走出埃及國際組織」已陸續在歐洲,拉丁美洲,亞洲,非洲擁有據點。1995年加拿大代表Patricia Lawrence提議另外獨立Exodus Global Alliance(走出埃及全球聯盟)整合國際資源。原有「走出埃及國際組織」就以美加地區為主。

沒想到這個安排竟挽救「走出埃及」命脈。2013年「走出埃及國際組織」結束營運,但「走出埃及全球聯盟」不動如山。

「走出埃及」在台灣


台灣「社團法人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1996年成立,目前仍屬於Exodus Global Alliance環太平洋地區聯盟。

協會秘書長厲真妮自稱從14歲陷於同性戀泥沼六年之久,在教會掙扎兩年才走出來,後來就讀神學院,立志幫助「後同」。她認為同性戀的成因:被性侵或對性不愉快的經驗;家庭環境或從軍就讀女校影響;媒體傳播同志文化影響。除了上述過時觀念,她也傳承美國前輩狹隘的取樣方式,堅信多數的同性戀都不快樂,但可以透過輔導而改變。

服務宗旨強調只是針對「不愉快的」求助者:「以宣揚耶基督信仰為宗旨,並對不愉快的同性戀者及性別認同渾淆者及其家屬、配偶提供輔導諮詢服務」。

恐怕保守派教會對同性戀的態度才是教友痛苦來源之一。

他們迴避「改變性傾向治療」標籤,但協會理事長徐壯華牧師又使用「幫助同志回轉」。「回轉」其實是conversion,不就是conversion therapy。

台南神學院講師林毓芬2004年1月《神學與教會》發表「同志基督徒與信仰團體」,訪談協會及曾接受輔導的教友。不管協會如何包裝文字,神學同業很清楚解釋該協會的觀點:

「主張同性戀是一種罪,並相信同性戀者可矯治為異性戀者,認為沒有所謂的同志基督徒,是基督徒就不能是同志,是基督徒就要付上代價去改變自己的同志傾向。」

協會執行方法也是萬變不離其宗:參加讀書會了解個人和原生家庭的問題、讀經班、小組禱告。

有位二進二出接受輔導的教友提出感想:
「⋯⋯有一種好像催眠一直在就是我要否定自己,我要改變成一個我完全都不會知道什麼樣子的人⋯⋯每次作見證都要搞得那麼可憐,整天都在在那邊苦啊苦啊 ⋯⋯」

中場休息與陰魂不散


2013年6月19日「走出埃及國際組織」 當時主席Alan Chambers(錢伯斯)在年會發表一小時演說,公開向大眾致歉,承認脫同事工是錯誤,傷害無辜的同志朋友。官網同時貼出公告終止所有營運。

錢伯斯也在CNN公開道歉。只是他對關鍵問題都閃爍其詞:



這件爆炸性新聞掀起一片歡欣鼓舞,好像脫同團體將走入歷史灰燼。也像是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全面合法之前精準的風向球。

我非常好奇錢伯斯的動機,除了良心發現,幕後肯定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錢伯斯執行終止營運之前有一些蛛絲馬跡。

2012年1月錢伯斯和幾位離開脫同事工的領導人共同出席Gay Christian Network年會。這是一個對同志友善的教會團體。其中兩位前領導人很有指標意義:

  • Jeremy Marks:1986年他加入英國的脫同事工,1987年來Love In Action見習,90年代成為「走出埃及」歐洲區主席。2000年他看破真相,揮別「走出埃及」。
  • John Smid(史密):於1986-2008年擔任Love In Action負責人,最後親手結束它。2014年史密和同性伴侶結婚了。

錢伯斯在別人的場子承認99.9%受輔導對象並沒有改變對同性的吸引,脫同事工怎能不斷侈言"Change is Possible”。

這番言論引起「走出埃及國際組織」旗下各個脫同事工急於切割,他們互相結黨結派搶資源,形成兩個主要中型組織:

  • Hope For Wholeness network:它原本就屬於「走出埃及國際組織」次團體,想要延續「走出埃及」大家庭,乾脆自己出面當老大。
  • Restore Hope Network:2012年就著手拉攏附近事工,執行長是Anne Paulk 。她的前任樣板老公是John Paulk,2000年他被抓到出沒於同志酒吧,Newsweek刊登照片和故事。2005年他轉行當廚師。直到2013年4月他也公開道歉,算是錢伯斯停業聲明的前奏。

Paulk 假面夫妻

出櫃後的John Paulk

「走出埃及國際組織」結束營運前兩週,於5月28日決議解除「走出埃及全球聯盟」關係。這使得後來美國境內再也沒有「走出埃及」品牌,但是美國境外依舊透過「走出埃及全球聯盟」合縱連橫。

「走出埃及」結束並不代表脫同事工也跟著結束。我看到華人教會網站不斷轉貼袁幼軒回應「走出埃及」,最後一段讓我不寒而慄:

事工在開展後可以結束;地區教會建立後也會離開;人們聚集後也會散去。但我們的盼望從不在這些事情上。我們的盼望必須建立在耶穌基督這磐石之上。有些東西是永不改變的,就是耶穌基督的大好訊息。正是這大好訊息徹底地將死亡轉為生命、黑暗轉為光明;正是這大好訊息改變了我,並一直地被轉化下去。

只要教會堅信同性戀行為是罪孽,一定有人會一直散佈:
The opposite of the sin of homosexuality is not heterosexual; It is holiness。


4 意見:

Unknown 提到...

對於文章的最後一句話,心有戚戚焉。
同志基督教確實蠻辛苦的,
再怎樣跟其他教友友好,
只要碰到這議題,就豬羊變色。
愛主不愛主好像都變成其次了。

Orange Fruit 提到...

基督教內部也有對教義不同看法,不過目前保守的基本教義派佔大多數。

Unknown 提到...

同意而遺憾著…,有時候覺得這更像是階級問題…

Orange Fruit 提到...

我倒不認為是階級,而是龐大的權勢和利益讓基教派不願也不敢改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