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6

當初美國民眾為什麼認為同性戀是需要治療的精神疾病?

Photo by Hoshino Ai on Unsplash
來談談《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on Post》(她的錯誤教育)深層的歷史背景。

同性戀被許多精神分析理論家和臨床醫生討論多年,從最初佛洛伊德非病的中性角度,50年代起漸漸被定位成難堪的心理疾病。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決議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但是妄想治癒同性戀的腳步並未因此緩和,反而就從1973同年開始大力推廣「性傾向扭轉治療」(conversion therapy, reparative therapy)。



1973年之前,主要是有偏見的精神分析學者結合保守政治勢力,1973年之後這群精神分析學者搭上基本教義派教會力量,並將「性傾向扭轉治療」升級為美國全國連鎖經營商業模式,進而跨國輸出。

精神分析學很艱澀,加上早期資訊不普及,民眾只能聽從一般的傳播管道。如果電視報紙和教會牧師不斷灌輸同性戀有問題,就算再正常的同志都逼出精神焦慮。

醫學界並非沒有人站出來振聾發聵,可惜當時沒有人改編成淺顯的電影電視糾正反同理論,專業聲音只能在學術圈打轉。

Kenneth Lewes堪稱是撥亂反正先鋒,從歷史角度系統化檢視過往精神分析對於同性戀研究和看法,1988年出版Psychoanalysis and Male Homosexuality,讓我們得以一窺各個心理學家說法。

Homosexuality第一次出現是1869年由德國醫生使用。19世紀精神分析學興起,醫學對於當時社會不認可的行為重新定義,從宗教之惡或是法律之罪轉換成心理疾病。例如飲酒過度是酒精成癮,偏執是種精神錯亂,肛交成了「同性戀」(當時視為疾病名稱)。

佛洛伊德是精神分析學的創始人,他並不認為同性戀是需要治癒的疾病。可惜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納粹侵略行動讓精神分析學術中心維也納的人才,包含佛洛伊德,紛紛避難至倫敦和紐約。維也納思想開放的學術風氣因此中斷。

麥卡錫時代視同性戀與共產主義同樣危險有害

50年代美國接棒成為精神分析學術重鎮。受到冷戰保守思潮影響,麥卡錫時代視同性戀與共產主義同樣危險有害。

我在拙著《拉子時代》第一部整理到台灣報紙報導美國公部門開除同志公務員:

  • 1952年3月26日「聯合報」特別框出一個小方塊:「美公務員同性戀愛・百餘人被免職」,美國國務院自1951年1月1日起,一年多來已有126位因同性戀愛被免職。聯邦調查局認為同性戀會影響國家安全。因為俄國尋找美國官員的「性變態」弱點加以威脅利用。
  • 1953年7月3日「聯合報」又有一篇,美國國務院光是在這年上半年就有107人被解職。上述公務員免職正是FBI 聯邦調查局實施「忠誠安全審查」的結果。

精神分析學者附和主流政治,對於同性戀提出許多偏頗的調查研究。學者取樣錯誤,沒有找身心健康的同志,而是鑽研已在精神病院的同志病人。他們不是有精神分裂就是有性格障礙,由他們代表同志族群母體,最後推論出:同志都有病。

早期學者對於同性戀的理論,現在看來非常可笑

  • Herman Nunberg (1884 - 1970)認為猶太人的同性戀較少,因為男性總是抗拒對父親的依戀,藉由割包皮把部分陽具還給父親,猶太人就能放棄滿足本能,將同性戀情感昇華。
  • H. Lewinskt 認為禁止男性在幼年時自慰,會導致成年後想碰觸其他男性的陽具。
  • I. Berent聽到一位同志病患表示一直害怕自己出生時傷害到母親。醫生很天才地建議讓同志目睹生產過程就能矯正為異性戀。

1956年Edmund Bergler認為同性戀是可治癒的疾病

為「性傾向扭轉治療」開路的祖師爺是Edmund Bergler(1899–1962)。他早年著作多以婚姻為主題,1954年出書批評金賽性學報告,1956年大轉彎出版Homosexuality: Disease or Way of Life? 




Bergler認為同性戀是可治癒的疾病。

據稱Bergler經手評估和治療上千名同性戀者,99.9%都能治癒。大家對他的功力信以為真,也一併接收他對同志病患偏見和不屑:
I have no bias against homosexuality…(but) homosexuals are essentially disagreeable people, regardless of their pleasant or unpleasant manner . . . (which contains) a mixture of superciliousness, false aggression, and whimpering.''
我同性戀可沒偏見⋯⋯但同性戀者天生讓別人無法認同,無論他們有沒有愉快的態度⋯⋯(其中包含)傲慢,假裝敵對和嗚咽啜泣。''

Bergler成為50年代研究同性戀權威,造就後續主病派的學者。

1967年Irving Bieber和Charles Socarides在全國電視網主張同性戀是疾病


60年代接棒者Irving Bieber(1909–1991)出版Homosexuality: A Psychoanalytic Study of Male Homosexuals(1962)。他累積十年取樣106位男同志和100位異性戀,從450題問卷調查彙整。看似石破天驚的研究,後人發現他的取樣是原本就有精神病的同志。

Bieber後來站上全國舞台成為家喻戶曉的同性戀專家,因為CBS電視台於1967年3月7日推出一個小時的新聞專題節目"The Homosexuals",由權威新聞主播Mike Wallace主持。這是第一部討論同性戀的全國電視節目,估計四千萬個美國人收看。



很不幸,這個節目籌備三年,消耗兩個製作人,在Bieber的引導之下,將原本同性戀正面訊息,翻轉成社會集體負面印象。

節目提到同性戀危害社會,比賣淫、墮胎、通姦更嚴重。

Bieber認為母親太過保護小孩以及父親太軟弱或長期缺席。只要父親的角色做得好,就不會有同志小孩。(這個論點影響深遠成為宗教團體最愛用的說法,使得子女一出櫃,家長都以為自己沒做好,矯正同志子女就像是在修正家長的錯誤)

節目還有另一位同性戀專家Charles Socarides(1922-2005),安排一段他上課的畫面,帶出他的主張:同性戀就是疾病,沒有一個同志會永遠幸福快樂。

Socarides在1978年出版Homosexuality,膽敢在1973年同性戀去病化之後繼續高舉治癒同性戀的大旗,因為他看見「性傾向扭轉治療」的龐大商機。 
1992年他進一步協助成立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 (簡稱NARTH,同性戀研究及治療全國協會)成為各家「性傾向扭轉治療」組織的情報支援。它不進行原創的研究,而是重新包裝過時理論以新的研究呈現出來。
奇妙的是,他兒子Richard Socarides是出櫃同志,90年代當父親忙著不斷證明同志是病人,他卻成為克林頓前總統的首席顧問。父子兩人立場完全相反。
1995年後人追問新聞主播Mike Wallace對那個電視專題的看法,他老兄覺得很後悔,應該要多做點功課,而不是被Bieber牽著鼻子。也有人覺得他的腦子始終轉不過來,因為他仍認為同志可以選擇成為異性戀。

社會變動像鐘擺,一左一右,一前一後,互有影響。1967年全國電視節目把同性戀說得如此不堪,1969年就來場全美知名的大反撲:Stonewall Riots(石牆暴動)。

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決議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並不是透過一場投票程序就解決了事。有同志平權團體拉旗抗議、有良心的科學家提出新的研究事證、有同志精神科醫生公開出櫃⋯⋯這些壓力和拉力促成最後結果。

我建議參考這篇:「美國精神醫學會在1973年將同性戀去病化的來龍去脈

接下來的故事是同性戀去病化之後,「性傾向扭轉治療」卻在同一時間起飛,到處有人求助。

0 意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